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四章 这是迷路了?小说

第十四章 这是迷路了?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06-23 21:58:50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状态:连载作者:林宸岚全文阅读

白迢月是上清仙门万剑堂的弟子,在讲师与长老们的眼里,那是一颗袅袅升起来的新星,论修佛她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虽然为人高冷性格孤僻,人情世故上也没任何天赋。苏季是摘星派炼金术堂的弟子,炼得左手好装备,虽然落在扛剑的白迢月等人面前,那是望着身形羸弱,弱不经风,打起架来还得有个保护好他。可明明是他以一己之力挑起来了摘星派炼金术堂与上清仙门万剑堂的仇恨。比邻而居的两个宗门朋友见面就对掐。那次狭路相逢,打起架来,接着,两个人身体就交换了。一个淡漠,一个热情;一个性格孤僻,一个懒懒散散,本就年年月月拌嘴说狠话,此时更是相互看不不顺眼。咔嚓——。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 精彩章节

咔嚓——

是夜,下起雷阵雨,铺天盖地的声音噼里啪啦,突如其来的,把苏季从美梦中惊醒。

他刚才突然梦见白迢月对他唯唯诺诺,服服帖帖的,像个小丫鬟似的。

“我以为你闭目养神呢,没想到你真睡着了?”

苏季刚睁开眼睛就听得旁边打坐冥想的提剑对着他耳朵喊了一句,苏季更是吓得一个激灵,他伸手推了一把。提醒说:“男女有别,注意点!”

“行行行,我知道了,这不是怕你听不见嘛!”提剑咧着嘴,这空气当中传来叮叮当当的声响。

“这雨下的挺大。”

苏季睁着疲惫的大眼睛眨啊眨,心还一阵慌。

果然,美梦不长。

就在此时,他见对面打坐的洛书城突然睁开双眼,径直向他走来。

“白迢月,这空气当中是否有什么喊声,略怪异。”

他什么也没听见。

他只皱着眉头,不说话。他还神游天外呢,能让他说什么?只听见雨声了,其他啥也没有。

洛书城见他沉默以为他也听到了,微蹙眉头是在思索此事,他赶紧说:“与我起身,一同去查看。提剑,一起。”

方才三人一起商量之时,加上一些对敌人知己知彼的了解,苏季算是知道这洛书城为何这么喜欢与他们二人商讨了,实则都是掌门夫人养大的娃,感情能不比一般人深厚吗?

但是,苏季有点迟疑,犹豫,你说这两个人的脚力,他要是追不上,不就出问题了?这可怎么办?!

就在此时,突然听闻空气当中一声雷鸣般的巨响,嚎叫连连。

纵使向来沉稳的洛书城,此时都面露喜色,“这声音,如此明显!”

休息的众人都观望着这一切,“有灵兽!”

“感受这威压,我怎么心好慌?”云诺咬了咬牙。

周挽风立刻说:“这灵兽品阶不低!”

“事不宜迟,西北方向,大家赶紧过去瞧瞧!”

“走!”

澎湃激动之心,犹如浪潮,一浪高过一浪,苏季这心里也紧张激动万分,灵兽!说不好就是上品灵兽,这洛书城的感应还真厉害!

不过人家有那个实力。

但是……苏季立刻又觉得脑瓜子疼,仿佛里面好像有什么要裂开一样,他捂着自己胸口,他现在终于相信为什么旁人说自己弱不经风了,这是事实。哪怕他现在住在一个辟谷高手的体内,也依旧改变不了他羸弱的事实。

糟心!

“哎呀,快走!”提剑撒丫子就跑,苏季一抬头,提剑已经没人影了。

众人呼啦啦而行,就徒留苏季立在原地,这……这是在羞辱他吗?

按道理来说这个时候他就算两条小腿追上去也无大用,搞不好自己要受伤,搞不好还露馅。

但是,他也好想去看一看。等真的遇上困难,他再脚底抹油?可是那时候他逃得过去吗?

啊!脑壳疼!

不管了,去看看!

苏季摸了一把怀中的指南针,东西呢?算了,声音如此明显,循声而去即可。

他撒开两条腿努力奔跑,跑半天也没望见前面有什么人影,只瞧着左侧方有点光亮,他仿佛看见了曙光,赶紧奔过去。

他站在水倾木下,看着呼啸的海面,这亮光是在水中出现的,零星闪烁,密密麻麻,就好像看到了天上的银河,星星在里面眨眼。

咔嚓——

哗啦啦——的倾盆大雨兜头而下,一阵寒风扑来,冰冷的雨水珠子扑倒苏季身上,他赶紧后退了两步躲在水倾木下。

这是迷路了?

一个人影都没有,这是走错地方了?

他心里头嘟囔着,遥望四周空无一人,他刚想拿出通讯器找提剑,说明他之所以落在众人后面,没有赶到灵兽现场,是因为现在发现了东西,也算是有一个借口吧?

说实在话,虽然他不知道这水里头的零星光点是什么,但是那总比追着灵兽要强吧?那么大的威压震慑在萤草渔洲,他还是很惜命的。

“白迢月,你在这里干什么?”

“什么人!”苏季吓得一个激灵,他扭过头一看。

一个女子款款行至面前,腰间的夜明灯亮着光辉,打在她的周身让苏季看清她的人脸。

“夏月影,你怎么在这里?”苏季皱了皱眉,这人虽说和白迢月不对付,但不至于在这历练的时候偷偷跟过来准备下手吧?

白迢月是什么修为,夏月影是什么修为,她在这个时候下毒手,也没那么蠢吧?

如此一想,苏季紧绷的神经放轻松了,他这身体好歹也是辟谷修为,虽然夏月影同为辟谷,但后者不过是辟谷中期的修为,白迢月可是一脚已经踏入金丹修为的行列,这就是区别,只是缺一个契机,就可以提升整个境界,彻底步入金丹。

所以,夏月影要和白迢月单打独斗,还是夏月影要担心自己一些。

“大家都去找灵兽了,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你不是也应该和大家在一起?”夏月影眯着双眼问他。

苏季不答反问,“是吗?那你为什么看见我了?你为什么没有和大家一起?还是说,你是尾随我而来的?”

“白迢月,我有个问题一直想不通,想要问你,希望你能答疑解惑。”

这还挺有礼貌。但是那咄咄逼人的气势,与面带不善的笑容,还有那略带攻击性的面容,都让苏季心生提防之意,这夏月影到底想干嘛?

“你那么聪明,还需要问我?恕我什么问题都无法为你解决。”苏季学着白迢月的冷面,面无表情,爱答不理,目中无人,他心想,这就是白迢月的模样了吧?

可不能露出什么破绽让人觉得奇怪。毕竟白迢月也说了,她和她的那三个室友是连碰面打个招呼,给个笑脸的交情都没有的,纯属陌生人的模式。虽然有时候和云诺不对付两句。

夏月影深深的看了白迢月一眼,不依不饶道:“身为室友,我不过是关心你一下,想着你这几日行为怪异,床铺都不好好收拾,难不成一头磕在摘星河的石头上,转了性子?”

苏季心里一个激灵,难不成夏月影发现了什么?

“少在这里阴阳怪气的,有话直说。”

这问题说了他才好改不是?要是说他不够整洁,这个累几天也不是不可以。

“洛书城方才与你和提剑说了什么?”夏月影问。

苏季脑子里突然蹦跶出来洛书城因为白迢月而拒绝夏月影的事情,你说这不是冤家路窄?

苏季挑了挑眉,说道:“你说这个?我们三人的关系不是你一个外人可以相比的,有什么好打听的呢?”

苏季想了想白迢月这个人,有时候说话也是不留情面,她与夏月影之间虽然不会表面有什么深仇大恨,但也可能就是争锋相对。当然,苏季虽然懂得什么叫怜香惜玉,可是上清仙门的子弟着实没必要让他照顾,这个夏月影也不是什么好鸟。

夏月影冷笑一声,“是关于灵兽的事情吧?所以你现在的行径很让人生疑,你不去找灵兽,展现一下你的存在,在这里做什么?”

“海面上泛着光芒,我是被这里吸引而来,我知道我去了你们大家就没什么机会了,所以留给你们。免得说我白迢月‘仗势欺人’,抢了好东西,独吞。”

像上品灵兽,那可是要认主的。如果雷兽被白迢月制服,它认主了,别人一杯羹都分不到。

如果白迢月大方一点,其他资源给大家一些,大家心里还会平衡一点,但是他觉得,按照白迢月的小气程度,按照白迢月不会做人情的模样,按照大家这贪婪的心思,肯定都是记恨上白迢月的。

所以他就放心大胆说了这话,这倒是让夏月影心里不舒服的同时,又觉得她说的是事实。

的确,白迢月在她面前,就会是一个很大的阻碍,没有了白迢月,大家还有可能得到这个上品灵兽。

只是现在人已经在这里了,她就不得不提醒白迢月一句。

“你只是一个孤女,掌门夫人心善养活了你,就要知恩图报,不要做个白眼狼,觊觎人家的亲儿子。你们云泥之别,做人要有自知之明!”

夏月影步步紧逼,直言试探白迢月是不是想攀龙附凤,以她的地位,不要痴心妄想。

苏季还真是没遇到过谁在他面前颐指气使,除了长老和他爹娘。他说话也就不留情面了。

“你夏月影尊贵?哪怕跻身十大家族前列,也不过是末端一个家族,有什么资格和仙门相提并论?若是我都配不上?你配的上洛书城?”

闻言,夏月影楞了一下,往日的白迢月即便嚣张也不会这般轻浮张狂,疑心的种子虽然种下,但是她此时更是觉得好笑。她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苏季听着夏月影没忍住的失笑,这人是在嘲讽自己?的确,刚才他的话有抬高白迢月的嫌疑,但此时站在夏月影面前的可不是白迢月,而是他苏季,他总不能被人如此贬低到尘埃里,反而事后斤斤计较吧?何况白迢月也不是吃亏的主,有些话咱们当面说了又有何妨?

只是这云诺不知何时跟了过来,犹如幽灵一样,不,是一座移动的火山突然奔跑过来将要喷发。

云诺是追着夏月影的光影而来,好姐妹自然是要一起,最主要的是她也留意到白迢月那个讨人厌的身影居然不见了。

没想到跑过来一听这嚣张的言语,她这对白迢月的待见真是如同熊熊烈火之上又添了一桶柴油,暴跳如雷。

哪怕她打不过白迢月,这时候也忍不住偷袭一把。

还未闻声,还未见人,苏季只感觉后背一阵生寒,糟糕!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状态:连载作者:林宸岚全文阅读

白迢月是上清仙门万剑堂的弟子,在讲师与长老们的眼里,那是一颗袅袅升起来的新星,论修佛她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虽然为人高冷性格孤僻,人情世故上也没任何天赋。苏季是摘星派炼金术堂的弟子,炼得左手好装备,虽然落在扛剑的白迢月等人面前,那是望着身形羸弱,弱不经风,打起架来还得有个保护好他。可明明是他以一己之力挑起来了摘星派炼金术堂与上清仙门万剑堂的仇恨。比邻而居的两个宗门朋友见面就对掐。那次狭路相逢,打起架来,接着,两个人身体就交换了。一个淡漠,一个热情;一个性格孤僻,一个懒懒散散,本就年年月月拌嘴说狠话,此时更是相互看不不顺眼。咔嚓——。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