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三章 半夜找苏季小说

第十三章 半夜找苏季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06-23 21:58:49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状态:连载作者:林宸岚全文阅读

白迢月是上清仙门万剑堂的弟子,在讲师与长老们的眼里,那是一颗袅袅升起来的新星,论修佛她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虽然为人高冷性格孤僻,人情世故上也没任何天赋。苏季是摘星派炼金术堂的弟子,炼得左手好装备,虽然落在扛剑的白迢月等人面前,那是望着身形羸弱,弱不经风,打起架来还得有个保护好他。可明明是他以一己之力挑起来了摘星派炼金术堂与上清仙门万剑堂的仇恨。比邻而居的两个宗门朋友见面就对掐。那次狭路相逢,打起架来,接着,两个人身体就交换了。一个淡漠,一个热情;一个性格孤僻,一个懒懒散散,本就年年月月拌嘴说狠话,此时更是相互看不不顺眼。咔嚓——。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 精彩章节

提剑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他知道白迢月做事心无旁骛,冷静睿智,未达到目的那是不会感性用事的。

但是这其中风险必然有之,万一白迢月要是着了苏季的道?可白迢月也从来不做无把握之事。如果苏季棋高一招呢?咱们白迢月也不是傻子是吧?可……他欲言又止。

“我跟你说这个事情……洛书城来了,一会儿再说。”提剑抬头就看见前面一些光亮,洛书城腰间悬挂着夜明灯正走来,他赶紧收了话匣子。

戛然而止的话让苏季心里很不得劲,但是我……我不好奇。

看着来人踩在地上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苏季学着白迢月的模样,故作镇定,面无表情凝视着来人。

“你们有没有感觉到有不同寻常的灵力聚集点。”洛书城温润的声音直接发问,他不好奇这二人在这里鬼鬼祟祟的做什么,毕竟他们两个好的跟一个人似的。

提剑摸着下巴说:“日间的时候,那一阵滂沱大雨看起来是翻江倒海,但是我觉得除了天空不一样,其他这地上的东西都很平静,安安静静的。通常来说,这些地方有灵兽很正常,就看品阶了。运气好,我们能遇见上品灵兽就不错了,依照我们的能力还可以制服它。如果中品、下品、甚至是凡品的,我们全都打杀掉取灵兽丹即可,无需犹豫。但如果是高于上品的,也轮不上我们,长老们早就纳入囊中抢起来了。”

提剑知道洛书城问的就是灵兽。

洛书城也在二人对面蹲了下来,他颔首说道:“虽然我们现在只看到不可计数的水倾木,但是我总认为,这万籁俱寂的样子,是风雨欲来。这地方,总不能真的只有水倾木。”

夹着雨水的小风丝丝吹过苏季的后脑勺,他正了正身子,裹了裹衣衫。

洛书城将视线放在他的身上。

“白迢月,你应该也感受到了吧?如果我们的想法是一样的,今夜要打好精神了。”

苏季一愣,略微不解的目光看向洛书城,方才他们在讨论什么?

灵兽?

提剑刚才也只是随口一说,此时见洛书城把重点放在灵兽上,他立刻好奇问道:“洛书城,你感受到什么了?是我修为不够?”

洛书城沉吟说:“我也无法确定,也不好轻易与大家讲,先与你们商量商量。”

做事倒是挺周全。

但苏季能感受到什么?他啥感觉也没有?不顺着洛书城的话说,可能啥事没有,但万一有好东西,岂不是错过了?

如果顺着洛书城的话说,到时候遇见了危险,他不是要当缩头乌龟?他这二两肉的小身板可是弱不经风的,哪里扛得住?

遂,他试探问道:“你什么意思?或许有上品灵兽?”

只见洛书城抿唇说:“说不好,这种环境像不像山海志中,雷兽的栖息地。”

提剑吐了吐舌头,眼里泛着光,顺话说:“雷兽最低品阶也是幼年的上品灵兽,可成长为绝品,神品都有可能,还会进化成仙兽。这种灵兽我们能遇得上吗?你要是说别的,我们还能期望一把。”

灵兽也分为可进化不可进化。那是与生俱来的天赋,有些灵兽究极一生修炼也离不开自己的品阶。而有些灵兽,只要长大了,血脉觉醒自然就提升了品阶。

果然,这世间万物都有三六九等。

就像这地上的草药,所见的资源,哪一个不是分出了等级?

但,人,是不信命的。

好比知道自己遇到危险可能抱头乱窜,但苏季此时眼里带着火热的光芒,可进化的雷兽?他进入宗门历练已久,也从来没有遇见过这般灵兽,这次,真是运气太好了!

“雷兽!提剑,祈祷一下就是雷兽!要别的低级品阶灵兽过多,我们来干什么?干苦力?那些随随便便丢给咱们宗门的子弟,只要时间到位都可以如数奉上灵兽丹这些材料,那不是我们的追求。现在,雷兽既然有想法,就应该搜索就有雷兽,我相信洛书城的感应。就是有雷兽!”

苏季的激动落在洛书城眼里,他温润如玉的面庞微微错愕,他忍不住问道:“白迢月,你今日为何这般高兴?就因为可能会遇到雷兽吗?还是说,你自己心里也有谱了,感受到了雷兽的存在?”

这个……我哪会调动白迢月满身的修为,我哪会感知雷兽在哪里?

苏季轻咳一声,镇定说道:“自然是高兴的,难得会遇到。”

洛书城轻笑说:“我心中虽然有所感应,但是犹豫不决,现在与你寻求答案,听你也肯定此事,我也就明白了。”

遇见雷兽,他自然也开心。

我什么时候肯定了?苏季这心里头纳闷,感情洛书城也是来找白迢月证实的?毕竟这队伍里修为最高的两个人,并驾齐驱的就是洛书城和白迢月。

其中一个人如果不确定,另外一个人也说出同样的意见,那不就真相了?!

苏季有些懊恼自己是不是说错什么了,不过他摇摇头,就算没有雷兽,就算是‘白迢月’也失误一次,做出了错误的判断,也没什么大不了,嗯,没事!

远在千里之外的白迢月冷不丁打了个哈欠,是刑霄霄猛地推门而入带动了一阵夏日的微风与燥热。

白迢月微微蹙眉,不悦地看着刑霄霄杵在她的面前。

“苏季,今天没见着阿云?”

白迢月看了他一眼,“你听说了?”

“我问阿云了,她说她爬墙走了。”刑霄霄也面露凝重。

闻言,白迢月忍不住挑眉,轻咳一声,打趣说:“身为我的未婚妻,她连个屁都不放,通讯器仿佛是摆设,跟你倒是随时汇报,你说,你们之间的关系能不让人质疑?”

这话逼问的刑霄霄语无伦次,就连钱暮雨都在一旁起哄说:“可不是吗?之前跟我说种种,我都觉得他是真心爱慕他的阿云。你说这个事情闹的?”

温云墨赶紧抬手,平稳众人说:“这事情,大家摊开来说一说就好,都不要胡思乱想。苏季你不希望与林歇云成婚,你对她无感,这是事实。刑霄霄,你撮合二人,但是林歇云对苏季也无感,所以半路翻墙逃走了,见一面都不肯,也是事实。所以现在,你怎么想?”

此言一出,刑霄霄恨不得流下两行清泪。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你看看,这个房间里,还是温云墨对他最好,不像那两个,他平日为他们两肋插刀,关键时刻,他们两个人把他拉下水。

平复半条命的心情,刑霄霄说:“现在,自然是让我的好妹妹与好兄弟都不受苦,以前觉得长辈的决定是对的,如今看来,两个人开心最为重要。既然不能一起,那就分开。大家一起想个办法,看如何说服两家长辈解了这婚事。”

这档口,白迢月发表了不同意见。

“你说这个我就不同意了。自古以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不能做个不忠不孝之人。还是要试着好好相处的,实在不行,再分开。”

温云墨原本一听开心了,苏季终于恢复自由身,可以寻求自己的幸福了,但苏季怎么又改口了?

“你俩本来就不行!”刑霄霄瞥了她一眼,这口水差点吐了她一脸。

钱暮雨盘着腿乐呵呵说道:“苏季是个孝顺的人,刑霄霄,你别管这么多,让他自己决定。”

刑霄霄撅嘴不高兴了,“你说我多管闲事?你们是不是兄弟!”

温云墨看白迢月一眼,郑重其事道:“我看这个事情咱们都别插手,让苏季自己决定吧。苏季,你说说你的想法,有需要,我们会帮忙。”

白迢月摇了摇头,“这个事情……”

“先睡觉,回头再说。”

是夜,已深沉。

“呼!”

刑霄霄手一挥,烛光灭了,他琢磨着还说:“其实现在的重中之重,我觉得还是整白傻子,苏季,通讯器找她。”

白迢月瞪了他一眼,冷声说:“这都几时了?他不睡觉吗?”

“她睡觉才显得你跟她关系不一般。”刑霄霄说。

“我自有分寸,睡觉!”

“苏季……”

“啪啪!”

就在此时,突然有人捏指弹门,清脆的声音,像是个女子。

然而那女子说出来的话,却是低沉忧郁。

“苏季,我找你有事。”

就听着此时,外面也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听着清脆的声音,因开着窗,也透进来一阵凉风。

苏晓曼被拒后两三天没露面,今天是黑着脸来找苏季,白迢月刚盖好的被子惊疑的抬起脑袋,听了听外面的声音。

“苏晓曼来干什么?”刑霄霄率先说话,他咧着嘴,朝外面喊了一嘴,道:“我们都睡觉了。”

“苏季,我有事想与你说。”

苏晓曼重复来意,刑霄霄看白迢月一眼,后者撩开帷幔,坐了起来。

她想想这可怜的妹子,就穿好了衣服。

刑霄霄朝她挤眉弄眼掌了灯。

“哎呦,有的人就是艳福不浅呐。”刑霄霄低声打趣。

那边钱暮雨和温云墨也是刚躺下,这会也来了精神。

白迢月打了伞,刚推开了门,就见苏晓曼往外走,白迢月想了想跟了过去。

走出住所大门,苏晓曼还往外走,白迢月喊了她一句,就听苏晓曼说:“我不想让刑霄霄他们听见。”

白迢月扭头一看,掌了灯的室内三个人影晃动,最是刑霄霄那个瞧起来尖嘴猴腮却自诩风流倜傥的人活蹦乱跳,正扒拉着门楣准备偷听。

都是女孩子,没什么不好说的。

白迢月点了点头,跟她一起往外走。

这刑霄霄一看人要走,当即要凑个热闹,脚迈出去半步,胳膊叫人拉住了,温云墨拉住他,“这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万一苏晓曼继续败坏苏季的名声呢?这大半夜孤男寡女的,多危险。”

“走走走,一起去!”

钱暮雨忽悠一推门,刑霄霄顺势就出门了。

“拿伞……”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状态:连载作者:林宸岚全文阅读

白迢月是上清仙门万剑堂的弟子,在讲师与长老们的眼里,那是一颗袅袅升起来的新星,论修佛她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虽然为人高冷性格孤僻,人情世故上也没任何天赋。苏季是摘星派炼金术堂的弟子,炼得左手好装备,虽然落在扛剑的白迢月等人面前,那是望着身形羸弱,弱不经风,打起架来还得有个保护好他。可明明是他以一己之力挑起来了摘星派炼金术堂与上清仙门万剑堂的仇恨。比邻而居的两个宗门朋友见面就对掐。那次狭路相逢,打起架来,接着,两个人身体就交换了。一个淡漠,一个热情;一个性格孤僻,一个懒懒散散,本就年年月月拌嘴说狠话,此时更是相互看不不顺眼。咔嚓——。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