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九章 捡两个孩子小说

第九章 捡两个孩子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06-23 21:58:47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状态:连载作者:林宸岚全文阅读

白迢月是上清仙门万剑堂的弟子,在讲师与长老们的眼里,那是一颗袅袅升起来的新星,论修佛她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虽然为人高冷性格孤僻,人情世故上也没任何天赋。苏季是摘星派炼金术堂的弟子,炼得左手好装备,虽然落在扛剑的白迢月等人面前,那是望着身形羸弱,弱不经风,打起架来还得有个保护好他。可明明是他以一己之力挑起来了摘星派炼金术堂与上清仙门万剑堂的仇恨。比邻而居的两个宗门朋友见面就对掐。那次狭路相逢,打起架来,接着,两个人身体就交换了。一个淡漠,一个热情;一个性格孤僻,一个懒懒散散,本就年年月月拌嘴说狠话,此时更是相互看不不顺眼。咔嚓——。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 精彩章节

“周挽风和云诺纪事,你们保存好纸笔,随身携带,不可丢弃。”

周挽风和云诺相视一笑,好姐妹一起做事自然是开心。

“白长亭和白迢月打图……”

“咱们两个好搭档又是一起打图,开心不开心。白长亭,这名字真好听!”提剑一听到自己名字,立刻乐呵呵跟白迢月说话。

他本就是个孤儿,哪有本名,随口唤个小名叫提剑,大名,长亭,姓白,随掌门夫人姓。

遥想当年,那日正值中秋佳节,掌门夫人每年都回娘家。若是掌门有空,便一同前去,若是没空,她自己一人回家。

本来是当天去,第二天回来的路程,从宗门的传送阵直接到掌门夫人娘家浮游城城外,当时的青山绿水之下,有一个小亭子,那里站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嘹亮的哭声,正对着她,让她不得不看过去,走过去,安抚起来。

那个小娃娃当时4,5岁的模样,手里头提着一把木剑,就站在那长亭当中。掌门夫人立刻心软了。

而这边,侍女手里头还抱着一个刚两岁的白迢月。

捡着白迢月时,那是两年前,她还是个襁褓当中的孩子。那小脸蛋圆圆的,她抬头一望,就犹如天空中皎洁的一轮明月,这总要有个名字,就取了一个迢月。迢迢远望,月色融融,白迢月。

掌门夫人也觉得有意思,这逢年回来总要捡上一个娃娃才好。她回到家中,让白家人张贴了榜文,这孩子暂时先寄养她家中。

她也觉着无聊,顺手带回了宗门日日照料着,这一晃20年,从来没有人来寻他们,这榜文也张贴了如此多年。

在宗门这些年,提剑开心。一听到自己的名字就更开心了。

苏季自然对这件事情摸的一清二楚,他就好奇问他,“你不好奇你的亲生父母是谁吗?”

提剑反问:“说得好像你知道你的亲生父母是谁?我现在是很满足,我这名字这般好听,自然应该高兴。”

的确,白迢月也是个没人要的孩子。听说当年这二人的着装都不错,一看就是富贵显赫之家,但是这捡到孩子一事从来无人回应,怕是自己想要丢掉的,或许有苦衷,或许有其他原因。

其实,如此多年,白迢月和提剑也不易吧?苏季这心里头生出怜悯之心,并没有了当初针锋相对之时的一丝痛快之感。那时候,就是卯足了劲儿往对方痛处上踩,巴不得一次性干掉他们。

虽然这都是刑霄霄爱挂在嘴边的事情,他苏季不揭人短,只明枪暗箭搞你,但知道对方惨,那还是有点高兴的,毕竟这人气的他牙痒痒!

克星!

但是他想到更重要的事情,立刻嚷嚷出声,“我的确是有些不舒服,打图可能会耽误大家的进度,不如换一个人,我留在侧方,随时准备加入战斗,如何?”

打图,真是笑话了!

萤草渔洲本就是从未有人开采过的试炼场地,里面的情况谁也不了解,是以需要有人前方打探,画好地图,而后众人分工明确,尽量开采资源带回去。

而试炼场所这些地方的植株与资源是采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吸收天地之灵气,感受日月之光华,大自然的产物。

每个试炼场所开放之后便是关闭,过段时间,或者待到来年,里面的资源还是那些资源,只是分布的具体情况,以及是否有新资源,大家是不清楚的。

而每年大家的使用权,只有三次,也就是说,这同一个地方一年之内可以去三次,时间不限。

当然有刚入门的弟子觉得,我可以年初去,年中去,年尾再去。留到第二个宗门,第二年开年就没什么资源了。

事实上,大家很少这样做,因为区域不同,里面的环境不一致,一些资源和植株会在特定的时间段才有。

换句话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源,并非真的是让你库存满满,而是当你需要时,它可能就会出现,不会让你一个宗门占为己有别人分不到。

而这些选择初次前去的时间,更多的是分析这个试炼场所里面所有资源的状态。譬如何时是最好的,譬如何时会出现何物。

所以,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充满了未知数,打图的那个人一定要身手矫健,思维敏锐,苏季觉得自己如果站在白迢月的身份来看,他就是个废物。

如此冒险的地方万一碰见个蛇虫鼠蚁都能把他累够呛,不行!

当然不能去打图。

“洛书城,你方才不是说可以调整吗?”苏季抬头看。

洛书城点了点头,“好,那就这样,舒壶,你和提剑打图怎么样?”

舒壶,正是那个借衣服给提剑的弟子,他一口痛快答应。

“可以!”

提剑搞不明白苏季想干嘛,他们之间配合的多默契?不过换成舒壶,他还是能接受的。虽然说舒壶这个人鲁莽了一些,爱说大话一些,平日里话本子看多了一些。

但是看他轻轻松松甩着洛术剑,那是让人放心不少的。

突然的,咔嚓——

骤亮的光芒闪了一下众人的眼,天边的雷电让人惊觉可怕。

“打雷了,闪电了?!这什么鬼天气?!”提剑抬头一看天空,眼神明亮,没心没肺般吐槽一句。

洛书城赶忙说:“萤草渔洲上大致勘测过一遍,里面有茂密的水倾木,我们只要过了这茫茫海域,就能避雨,大家快些前行。”

“是!”

水倾木,此等树木很是奇怪,它伫立在那里,仿佛自成一个世界,这雨水根本不会落在它的身上,若人站在树下,不但不会被雷劈不到,还会犹如回了四面有墙可挡雨的家中。

听闻这里有大量的水倾木,众人乐坏了。

不是因为能够遮风挡雨,而是用提剑的话来说,咱们就化身海盗,打劫一空最为合适。

的确,水倾木难寻,往往见到可能就一棵,两棵,而且都必须是在暴风雨的天气。

这水倾木的材料对于炼金堂来讲是重要材料,是高级炼金师从八品升到九品不可缺少的材料之一。

他们都觉得,很多子弟不是没有天赋,是资源不够,导致现如今升阶困难。因为没东西练手。

所以别的不说,水倾木一定要都搞回来!

虽然这里没有几个炼金师,但是稀有资源人人都想要,完全可以换成同等价值所需要的东西,此次自然全力以赴。

苏季一听,那也是真开心,不然也不会死活也想要来。本来还能商量着和白迢月身体换回来,没成自然也有原因,一是半夜偷偷再出去引人注意,指不定节外生枝,二来,他是真的特别特别想要水倾木,千载难逢的一个好机会!

洛书城祭出洛术剑,率先起身,凌风的姿态真是帅气。

舒壶等人迅速跟上,提剑拍拍苏季的肩头,“我在那边等你!”

“好!”苏季一口应下。

他抬头看去,眼前的船怎么也是乌篷船,里面能站下六七个人,如果真是提剑口中的一叶扁舟,那不是要命了?

指不定刚起身,这一阵狂风而来,众人都得长眠于水底下,不,是他苏季这个旱鸭子容易遭殃!

撑着乌篷船,前行。

本来苏季想偷懒躲在乌篷里避雨,谁还站在外面,就见周挽风丢过来一套天蓝色的衣衫。

听周挽风说:“我们都不是习武的材料,身体素质自然比不得你,知道你没有带防雨的装备,我的借给你用,你去撑船。”

苏季愣了一下没接。

见他就是不乐意的,云诺嘲讽说:“没想到你弱成这个样子,撑船都不会了?”

“谁规定我必须撑船?”苏季觉得好笑,云诺以为这里是半阳城,是她老爹的天下,她可以为所欲为?开玩笑。

云诺却反唇相讥,“那你觉得在这里谁比你更合适撑船?”

“说实话,我不会撑船,往年也没遇见过这种情况。”周挽风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所以,帮忙一下吧,这都是你擅长的事情。”

你这话说的,给不给别人留条活路?

苏季无语的接过那衣衫,他不想跟这些女子多计较,回头身体换回来了,再一个个报复回来。

他看了一眼其他几个人,见裴玉秋站了起来,平缓的声音安抚说:“我跟你一起撑,周挽风她们确实没弄过。”

苏季也懒得搭理云诺,谁撑船今天都得要过去,浪费时间越多,在这水上就越危险。

他应了一声,“好。”

套上了天蓝色的衣衫就出去了。

还依稀听里面云诺叽里呱啦,“周挽风,你怎么把你的装备给她了?”

“她今天不舒服,就这样吧。”

“周挽风,你可怜她干什么?她这个人皮那么厚,有的是人关心她。”

“行了,别说了,再让她听见不是找事嘛?什么事情历练结束再说。”

这两姐妹好像还不愉快了?苏季心里就挺想笑。

不多时,船靠岸,众人在等。

“白迢月,赶紧下来,看看这么多东西!”提剑眼睛眨啊眨,脸上写满了欣喜。

苏季一扔船桨,真是忍不住心花怒放。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状态:连载作者:林宸岚全文阅读

白迢月是上清仙门万剑堂的弟子,在讲师与长老们的眼里,那是一颗袅袅升起来的新星,论修佛她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虽然为人高冷性格孤僻,人情世故上也没任何天赋。苏季是摘星派炼金术堂的弟子,炼得左手好装备,虽然落在扛剑的白迢月等人面前,那是望着身形羸弱,弱不经风,打起架来还得有个保护好他。可明明是他以一己之力挑起来了摘星派炼金术堂与上清仙门万剑堂的仇恨。比邻而居的两个宗门朋友见面就对掐。那次狭路相逢,打起架来,接着,两个人身体就交换了。一个淡漠,一个热情;一个性格孤僻,一个懒懒散散,本就年年月月拌嘴说狠话,此时更是相互看不不顺眼。咔嚓——。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