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11章 暗流涌动小说

第11章 暗流涌动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1-02-23 22:34:12
龙狱战王状态:连载中作者:新丁全文阅读

家族抛家受尽屈辱屈辱,含恨入伍后,想逃避三年,但惟独真的对不起她!上一次婚礼是为了母亲而当演员,如果我便再许你一场惊世婚礼!九龙域王,归来时!秦秋收回目光,面色恍惚:“五年,我和她的约定只有五年,这就是我一定要回来的原因。”。

龙狱战王 精彩章节

三千万对于在场不少公司来说,并不算触不可及,特别是唐氏集团几个大家族,这笔钱不算多!

但毕竟沫秋药业刚刚成立,在江城尚未站稳脚跟,甚至连一单项目都没有成交,和一个空壳公司无异。

再者说,秦秋只是秦家弃子,没人敢保证买下公司就能和秦家攀上关系。

所以,三千万是一笔天价!

此时唐子阳满脸阴沉,赶紧给老夫人传去消息,简单说了一番现场情况。

得到的答复却让他异常疑惑,唐子阳目光闪烁不定,站起身来,扬声道:“唐氏集团出价三千五百万!”

“四千万!”神秘声音再次出现。

唐子阳顿时怒了,他之所以摆出唐氏集团的名头,就是要让竞价的人知难而退,这也是老夫人吩咐的意思。

并且这里可是江城,是他唐氏集团的地盘。

“是谁?”唐子阳喝道。

紧接着转身看向秦秋,眼眸阴冷,质问道:“秦秋,难不成出价的人是由你故意指使?想羞辱在场的各位老板吗?”

“是啊,秦总,恐怕你得给大家一个合理的解释!”

“哼,打肿脸充胖子,还想羞辱我等,秦家给了你多少胆子?”

“若是不让出价的人现身,哪怕前去帝都得罪秦家,也要给我们一个说法!”

一道道声讨层出不穷,大厅里一片嘈杂,秦秋见唐芸沫满眸担忧,投去了一个充满自信的笑容。

“区区江城而已,井底之蛙!”

就在此时,在大厅最角落的位置,一名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站起身来,又道:“秦总,我很愿意入股沫秋药业,如果没有人和我竞价,您看能否签订合约了?”

中年男子目光看向秦秋,眼底隐藏着一丝激动,但更多的是语气中包含的敬意。

当然,此刻所有人的注意力并未放在这些细节上。

“他是谁?有认识的吗?”

“不知道啊,江城什么时候出了这号人物?简直太狂妄了!”

“不会是秦秋专程安排的托吧?”

几乎没人相信中年男子真有实力,愿意拿出四千万拿下一个空壳公司,但接下来的一幕震撼了所有人。

只见他平静的掏出一张黑金色银行卡,对秦秋道:“秦总,资金我已备好。”

“那不是帝夏银行的七星黑金卡吗?最低额度一个亿!”一个见识广企业老板惊呼道。

秦秋朝着中年男子微微颔首,含笑道:“既然无人再次出价,请这位老板随我一起去办公室签订合约。”

接下来,环视一周,满脸笑意,说:“各位,今日招待不周,多有得罪,一定要吃好喝好,如有需求与合作,找苏秘书即可。”

说罢,低头在唐芸沫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这才带着中年男子一同来到三楼办公室。

刚进办公室,中年男子顺手关上门后,赫然跪倒在了秦秋面前。

“域主,方才我言语有不敬之处,请域主责罚!”

“刘锦南,起来吧。”秦秋坐在沙发上,语气无比平静。

“九龙域最近可好?”秦秋问。

“域主放心,九龙域的珠宝,古玩,烟草生意一切顺利,三爷的经商理念您是知道。”

“其中珠宝阁上月入账三千万,古玩殿两千八百万,烟草行入账一千九百万,其他的生意也都有涨幅。”刘锦南满脸笑容。

秦秋微微颔首,道:“你是他最得力的下属,沫秋药业今后多上上心,我交代的事情万不可泄露出去。”

“域主尽管交给属下!”刘锦南挺直了腰杆。

能够接到域主亲命,放在九龙域可是莫大的荣誉。

秦秋并没有过多寒暄,将早已准备好的合同交给刘锦南,剩下的事情交给他去办就好。

另一边,主桌上的唐子阳难以抑制怒意,摔桌而去。

周淑萍脸上的兴奋表情没有丝毫掩饰,低声对唐芸沫道:“女儿,四千万是真的?”

“妈,我也不清楚。”唐芸沫由最先的担忧变成了不解。

只不过,唐芸沫知道秦秋有很多事情都瞒着她...

拍卖结束后,大家皆是无意闲聊,更多是去询问苏轻语新公司事宜,以求后面可以合作。

两个小时过去,宾客散得差不多了,秦秋这才独自一人来到大厅。

“秦秋,你和芸沫的公司卖了四千万,不会真的一百万就想把我唐家敷衍了吧?”周淑萍有些心虚的说。

“我的就是芸沫的,只要芸沫愿意,多少我都没意见。”秦秋道。

唐芸沫白了秦秋一眼,合着就会仍皮球,不过这话说得倒是挺好听。

哄着把周淑萍送走以后,两人并肩离开公司。

地下车库,唐芸沫在开车门的时候一不小心将脚裸撞伤了,本来就传了一天的高跟鞋,此时更感觉一股钻心的疼痛。

可是她硬着头皮,没有表现出分毫痛苦之意。

回到家里,她第一时间脱掉鞋子,发现脚裸已经红肿起来。

这时秦秋从洗手间端着一盆温水放在她身前,蹲下来身,道:“我给你揉一揉,上些药。”

“你...”

“你怎么知道我脚受伤了?”唐芸沫耳根一红。

秦秋不以为然说:“你走路一瘸一拐,我又不是瞎子。”

说着,硬生生拉着唐芸沫的脚放入水中,轻轻的揉了起来。

唐芸沫身子猛然一抖,眼角湿润起来,感受着秦秋用心的按摩,心中有千丝万缕说不清的情绪。

许久,等上完了药,唐芸沫只觉得浑身一片清爽。

“休息一天就没事儿了。”秦秋道。

只不过唐芸沫却穿上拖鞋,一言不发,端着洗脚水去了洗手间。

很快,又端着一盆干净水出来,将洗脚盆放在地上,示意秦秋坐下。

“你干什么?”秦秋眉宇一皱。

唐芸沫有些尴尬,语气一转,冷声道:“我才不会欠你这种人情,你给我洗过了,我还给你!”

“不必了吧。”

“你在部队很少穿皮鞋,脚后跟都磨破皮了,别以为我不知道!再者说,我不想欠你什么!”

唐芸沫亲手给秦秋脱掉鞋子,将脚按进水盆里,照着他之前的手法揉了起来...

第二天,两人都没有提起这件事,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般。

傍晚的时候,唐芸沫突然非常不安,自从早上开始,陈鹏便一直给她打电话。

最后一条通话内容是:“唐芸沫,我听说你和帝都秦昊打了个赌,只要你肯来龙腾酒吧见我,我陈家愿意全力相助,我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

龙狱战王状态:连载中作者:新丁全文阅读

家族抛家受尽屈辱屈辱,含恨入伍后,想逃避三年,但惟独真的对不起她!上一次婚礼是为了母亲而当演员,如果我便再许你一场惊世婚礼!九龙域王,归来时!秦秋收回目光,面色恍惚:“五年,我和她的约定只有五年,这就是我一定要回来的原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