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026 说和小说

026 说和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05-14 18:41:50
我就是如此娇花状态:完本作者:月下无美人全文阅读

新书《软玉生香》已发,爱所有大宝贝们~————全京城的人都明白,冯家三爷选婿的标准苛刻到令人发指。个矮的切记,体胖的切记,家有恶戚的切记,身无功名的切记,文武不双全的切记,姐姐妹妹过多的切记……快活很容易来个最合适的,又嫌人家长得太好,产生怀疑人家光有一个花架子。冯乔捂额:快活很容易复活一回,还能不能够让人很愉快的谈谈恋爱?--------冯三爷:每日都有想要叼走我家闺女的狼崽子会出现,不高兴→_→。狼崽子:每日都要和因为未来岳父斗斗智斗勇勇,心好累←_←。连续一个月的大雨,沧河决堤,洪流淹没了临安周遭十数城镇。。

我就是如此娇花 精彩章节

王姨娘捂着脸嘤嘤的哭着,好不委屈。

“大爷,明明是夫人的错……”

她只不过是凑巧路过后花园,听到了冯乔和冯长淮兄妹的争执。

当时冯乔的话她听的清楚,刘氏母女坑了二房的东西,她们如果不把东西还回去的话,冯乔就会把此事告诉冯蕲州,到时候冯蕲州必会为冯乔出头来为难大房。

她只是怕此事波及到大房之后,她原想求着冯蕲州帮忙,替她娘家小弟寻的差事给闹黄了,所以才找到了冯老夫人,可谁知道一向冷静的冯老夫人会气冲冲的去找冯恪守质问。

两人没说上几句,冯老夫人被冯恪守给气晕了过去。

这事明明是刘氏的错,再不济也是冯恪守顶嘴才气晕了老夫人,冯恪守凭什么怪她多嘴?

冯恪守闻言气得还想再打,床上的冯老夫人直接睁开眼。

“冯恪守,你还嫌你们大房不够丢人现眼?!”

冯恪守扬起的手僵住,扭头看着冯老夫人。

“母亲……”

“你别叫我。你自己管不好你媳妇和女儿,把手都伸到自家侄女儿身上去了,如今还有脸来怪王氏。你自己修身不善,齐家不宁,你哪来的脸怪别人?!”

冯恪守被骂的难堪,眼见余光看到站在门口,冷着脸面无表情的冯蕲州时候,忍不住紧紧绷着下颚,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

冯老夫人简直气得要死。

她向来都知道自家老大不争气,处处不如二儿子,可是她也没想到,老大居然能糊涂至此,纵着刘氏母女这般欺辱冯乔。

他们真当冯蕲州是摆设吗?!

冯老夫人梗着气看向站在门口,当看到缩着脖子不敢过来的刘氏时,顿时怒声道:“你还站那干什么,还不滚过来!”

刘氏颤巍巍的走过去。

冯氏头一次这么大的怒火吓着她了,她把手放在大腿上,刚准备狠狠掐了自己一把,把刚才因为知道王姨娘告密,瞪着她时因为怨恨而憋回去的眼泪再给憋出来,却不想才靠近床边,冯老夫人直接抓着床头的瓷枕,劈头盖脸的就砸了过来。

那瓷枕虽是空心的,可外面却瓷实。

刘氏只来得及避开脑袋,肩膀上就狠狠挨了一下。

这一次,刘氏也不用装了,肩膀上火烧火辣,疼得钻心刺骨。

她眼眶里的眼泪跟不要钱似得,奔涌而出,瞬间就糊花了那张脸。

冯老夫人怒指着刘氏。

“刘氏,我冯家自认待你不薄,你嫁进我们冯府之后,也一直乖觉,所以我才会把府中中馈之事交由你来处理。可是你呢,你都干了些什么?!”

“你罔顾我对你的信任,毫无长辈之德,居然敢和你那个不知事的女儿一起,欺辱一个才十岁的孩子。”

“你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把手伸到卿卿房里,你真当我这个老婆子是死了不成?!”

刘氏捂着肩膀“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神情慌张。

这跟李嬷嬷说的不一样啊?

“母亲,我没有……”

“你还敢说你没有?那这些是什么,啊,你当所有人都是傻子吗?”

冯老夫人把一叠东西直接扔到了刘氏跟前。

东西散落出来,摊了一地。

那里头不仅有冯乔交给冯妍的那一张清单,还有刘氏珍之重之藏好的账本。

刘氏一直觉得自己嫁进冯家之后,没有安全感,冯家高门大户的,又出了个冯蕲州,在加上远在越州的冯远肃,冯家上下只会越来越富贵。

冯恪守对她早也没了当初成亲时的亲热,特别是在纳了王姨娘进门之后,冯恪守就越发的冷待了她。

她想尽办法,甚至学着妓子的手段,才稍稍把冯恪守的心拉回来些许,可她却仍旧觉得不安。

她总想着能够有更多更多的银子傍身,这样哪怕将来冯恪守真的彻底厌了她这个发妻,她也有本钱能够让自己过得更好,让自己的儿女不受委屈。

冯老夫人把府中中馈交给她之后,刘氏便开始一点点的把府里的东西朝着她的私库里挪。

为了不让冯老夫人起疑,她一直都做了两套账本。

一套放在明面上,应付冯老夫人,随时都能察看;

另外一套,却被她小心翼翼的藏了起来,就连与她最亲近的女儿冯妍也不知道在哪里。

刘氏没想到,那账本居然会出现在这里,更没想到,账本会直接落在了冯老夫人手上。

她吓得神魂俱丧,嘴里惊惧的打了个嗝,一时竟是忘了再哭。

“你…母亲…,这些……你是怎么找到这些东西的……”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诺大的冯府,总有几个人是知道良心的!”

冯老夫人简直气得心都疼了。

今天王姨娘找过来的时候,她还以为冯氏只是贪二房的东西,虽然怒其不争,可好歹东西还在府里。

可当她去刘氏房中看到这册子,看清楚刘氏是怎么一点一点如同蚂蚁搬家一样,把冯家的东西装进她的私库里,还偷偷让人运出府去交给他娘家的人,她简直撕了刘氏的心都有了。

冯老夫人捂着心口,气得差点又厥过去。

冯蕲州吓了一跳,连忙快步上前,扶着冯老夫人用手替她顺着气,沉声说道:“母亲,您别气,身体要紧。”

冯老夫人喘息了半晌,好不容易才缓过劲来。

她老眼中一阵湿濡,声音哽咽道:“别气?你让我怎么能不气。”

“自你父亲去世之后,这诺大的冯家,就靠我这一个糟老婆子撑着。”

“我想啊盼啊,好不容易才咬牙把你们兄弟三人拉扯大,看着你们中举入仕,光宗耀祖,总想着将来就是到了地下,我也能跟你父亲,跟冯家的列祖列宗交代。”

“可是他们呢,他们干了些什么!”

冯老夫人指着冯恪守和刘氏,气得手指头发抖。

“一个是大理寺丞,身居朝堂,自诩聪明,却管不住自家女人孩子。”

“一个是冯家明媒正娶的夫人,眼皮子浅到为了点钱,连脸面都不要了。”

“我冯家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居然出了这么两个混账东西,管不住儿女,管不住后宅,我……你让我将来怎么有脸去见你父亲!”

冯蕲州听着冯老夫人的哭诉没说话,只是伸手替她拍着后背顺着气。

冯老夫人双眼湿润,本以为冯蕲州会顺着她的话说几句什么,可是她抬头时却只看到二儿子冷硬的嘴角,和丝毫没有动摇的面色。

冯老夫人手心微紧,眼底更湿了了几分,她突然抬头看向一直站在门口的冯乔。

“卿卿,你过来。”

冯乔听到冯老夫人唤她,迟疑了片刻后,见冯蕲州看着她,这才默默的走了过去。

冯老夫人一把将冯乔揽进了怀里,抱着娇小的人儿哭出声来。

“我可怜的卿卿,早早便没了母亲,如今还要被这几个丧了良心的东西欺负。都是祖母的错,是祖母没有管好他们,是祖母没有照顾好你,我可怜的孩子……”

冯乔被冯老夫人抱的极紧,她感觉到冯老夫人那双手上传来的温度,还有那滴在她脸颊旁的泪水,整个人都僵硬了起来。

她仿佛又回到了上一世时,冯老夫人在她面前哭诉她害死了冯蕲州的日子。

那一声声声嘶力竭,那悲痛到极致时,掐着她的脖子问她怎么不去死的狠毒。

那些她强压下去的恐惧,那些噬骨的怨恨,那一夜夜哭着哀求却不得解脱的痛苦,如同潮水一样汹涌而来……

我就是如此娇花状态:完本作者:月下无美人全文阅读

新书《软玉生香》已发,爱所有大宝贝们~————全京城的人都明白,冯家三爷选婿的标准苛刻到令人发指。个矮的切记,体胖的切记,家有恶戚的切记,身无功名的切记,文武不双全的切记,姐姐妹妹过多的切记……快活很容易来个最合适的,又嫌人家长得太好,产生怀疑人家光有一个花架子。冯乔捂额:快活很容易复活一回,还能不能够让人很愉快的谈谈恋爱?--------冯三爷:每日都有想要叼走我家闺女的狼崽子会出现,不高兴→_→。狼崽子:每日都要和因为未来岳父斗斗智斗勇勇,心好累←_←。连续一个月的大雨,沧河决堤,洪流淹没了临安周遭十数城镇。。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