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六十三章、秋玉说亲小说

第六十三章、秋玉说亲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05-14 16:22:01
晴儿的田园生活状态:完本作者:千年书一桐全文阅读

好好的的正月十五,非要对着月亮许下愿望,说自己不喜欢简单轻松自在的生活的田园生活,谁知月亮果然听见了她的心愿,把她送进中国古代农家,穿就穿吧,还非要穿到猪圈。什么?父亲是个秀才,但是挣的银子分文落将近,母亲没办法抱着孩子失声痛哭。好吧,一切没办法靠自己,躲在哥哥后面出个主意,把哥哥弟弟培养出来成人成才,自然而然也要为自己挑一个门当户对的好良人,欢欢喜喜过自己的田园生活,生几个包子,没事儿数一数银子,一不当心竟然成了个大财主。*******又开新文了,《庶门风华》,请大家再次需要支持。不知为什么这次寒假回家,曾子晴总感觉刘岑似乎有些不对劲,看她的眼神不知不觉就漂移了,似有似无的莫明情愫,让曾子晴有些恐慌,不知道刘岑究竟在想些什么。所以这次曾子晴想好了,今天一定要让他把心事说出来,不能带着猜忌分开几个月。。

晴儿的田园生活 精彩章节

原来,是秋玉要定亲了,田氏一直为小女儿的事情头疼,秋玉说了不嫁农夫,田氏托人到处打听,秋玉已经十五了,今年定下来,再早也要明年成亲,年龄刚刚好。

这回合着也是巧,刚好邻村西庙村的周家,又是周家,子晴才发现此地姓周的真的很多,周围几个村子几乎都是。

话说回来,这周家的大儿子一直在新州府附近的什么铁矿里做一个记账的,也就相当于现代的统计之类的活,算是比较轻巧,不用下矿,也安全。薪水也还可以,一年说是有十二两银子,比曾瑞庆还多二两。前几天已经相看了,据说对方长得也是一表人才的,双方都还比较满意,这不,赶休假的时间赶紧下定。

沈氏觉得这么远,将来怎么生活,难不成带秋玉去那矿里,听说那可是一个女人也没有的,两地分居的日子也不是那么容易过的,自己这些年又不是没亲身经历过。沈氏把这些跟田氏说了。

谁知田氏听了反说道:“这些你就不用操心了,我是她娘,难道不会真心替她盘算?难得秋玉愿意,看上了他,难不成留来留去真留成老姑娘?秋玉也这么大了,从小又是个心气高的,心里又有算计,她已盘算好了,两人分开各自好好挣几年银子,回来租个铺子什么的,也就苦个三五年。”

沈氏听了才不语。

周家有三个儿子,三个女儿,秋玉说亲的是大儿子,子晴见了,长得确实还行,像个读书人,据说也确实上过几年私塾,家里略有几亩薄地,有一个大姐嫁了。

子晴对这些没什么兴趣,就去后房找秀水,萧家大儿子已经搬走了,那屋如今没人住,屋里的新家具也都搬走了,不过,秀水说她二哥也说亲了。

子晴一听笑了,说道:“今年怎么到处是喜事,我家二姑嫁人,小姑说亲,你家也是两个大哥哥先后要娶亲。”

谁知秀水听了反而有些伤感,说:“依我说,也不是什么好事,我二哥成亲后也会离家,女方的条件不错,是县城的,不会嫁到乡下来,我二哥要搬去县城。我大哥走了,二哥也要走,家里越来越冷清了,想以前咱们大家都在一块,是何等的热闹何等的有趣,如今倒好,一个一个的都走了。”

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哥哥,说不要家就不要了,眼瞅着家里越来越冷清,以前大家都挤在一处,还不够住呢,子晴家先搬走了,接着萧家两个儿子,周氏一家也走了,夏玉出嫁了,原来成天鸡飞狗跳的,如今到处冷冷清清。

子晴想自己现在的家不也如此,大哥出去求学,紧接着二哥要不了两年也要出去。

“真是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子晴感叹了一句。

再一想,自己上世的父母家人此生再无相见的可能,子晴不禁悲从中来,低声啜泣起来。

秀水着急了,一个劲地问:“晴晴,你怎么了,你怎么说着说着就哭了?”

子晴哭了会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擦干了眼泪笑着说:“还不都是你,非要说这些,我一想到过不了两年你也要出嫁了,也不知嫁到何处,过的好不好的,我就伤心了。”

“那还不容易,我嫁到哪里,你就嫁到哪里,咱们最好嫁进同一家,就更好了。”

子晴一听反而乐了,可真是童言无忌了,“这也不是你我说了算的,好了,咱们去看我家的三姑父吧。”

两人过去的时候,周家已经来人了,又是长篇大套的家长里短,不必详叙。子晴只知这三姑爹家里的条件还不如二姑爹,不过,小姑有算计,又有一手好绣活,而且小姑爹拿的银子是旱涝保收的,二姑爹还要看天吃饭,最主要的是二姑的身体每年的药钱也是一笔不小的花费,如此看来小姑的日子肯定会不错的。

转眼就快到端午,进入五月总算下了场大雨,子晴让她三堂叔把四亩旱地全种了洋薯,抗旱高产。沈氏把家里的阉鸡出了一批,这鸡是去年十一月初买的,都有个四五斤,子晴看西瓜长势还不错,可是还是不大熟,还要等个十来天,端午是别指望了。

曾瑞祥和曾子福回来,晚上一家人都爱坐在书房的木板上,各做各的事情,曾瑞祥指导子禄的功课,子福看书,子寿陪着子喜坐在地板上摆木块玩,沈氏做针线,子晴是一会针线一会学字,子晴准备把家里的床上用品都换成一套一套的,她自己先挑了一匹白底浅紫色清淡的小花布,从枕头到被套到床单整个一个四件套,何氏很喜欢,说睡觉做梦都觉得香了。

沈氏见确实不错,买了好几匹布回来,还说买的多便宜了很多,沈氏尤其喜欢这被套,省事多了,难为子晴怎么想出来的,以前每次洗被子都要拆来缝去的,麻烦死了,所以一年也洗不了二次被子,这回拆洗就方便多了,而且,子晴给被子四个角还缝上了带子,绑着就省的被子跑来跑去的。

“娘,这个很简单的,每次我也是嫌每次拆被子很麻烦的,要是有什么东西能把被子套住,每次只拆套子洗就简单多了,我就想到了这个,可是被子在里面爱滑来滑去的,有绳子绑着不就好了,娘,还是我聪明吧,我喜欢屋子里看起来整洁干净,不花里胡哨的,所以我用了一样的花布做床单和枕套。”

子晴的解释彻底打消了沈氏的疑虑,在她看来,这个女儿从小就古灵精怪的,总是能给人带来意外的惊喜。

这次曾瑞祥和子福回家,沈氏就说先给他们赶一套带去学堂,这半年多的练习,子晴的针脚匀细多了,她本想给大哥做一个背包,可是她只要一想到穿着长衫背着双肩包,怎么也不搭,纯属搞笑。

何氏被她大儿子接回去过节了,曾瑞祥就说把老爷子他们叫来一起过,反正那边也就三个人了,这回倒是没出什么幺蛾子,田氏只是看见家里全换成的新床品,抱怨了几句浪费银钱,然后仔细问了怎么做,估计是要给小女儿准备嫁妆吧,还特意喊秋玉看了。

这本来就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一看就会,古代的女人几乎都会针线活,富人不用操心洗被褥,自有佣人,而穷人哪里舍得出去买这些,恐怕连被面都是补丁撂补丁,所以子晴也没想着拿它来做点什么。

田氏说秋玉的亲事定在明年秋收后,秋玉的生日是下半年,田氏想让她满了十六岁再嫁。又说起夏玉,如今也不知过得怎样了,有没有犯病,上次捎信来说分家了,田氏让他们把水田佃了出去,夏玉的身体是一点地里的活都不能做,还有春玉家的生计如何艰难等等。

子晴见田氏满心都是对三个女儿的顾念,对断腿养伤的周氏却无片语提及,怎么说也一起生活了十多年,侍候了她十多年,子晴不禁觉得田氏有些凉薄。

晴儿的田园生活状态:完本作者:千年书一桐全文阅读

好好的的正月十五,非要对着月亮许下愿望,说自己不喜欢简单轻松自在的生活的田园生活,谁知月亮果然听见了她的心愿,把她送进中国古代农家,穿就穿吧,还非要穿到猪圈。什么?父亲是个秀才,但是挣的银子分文落将近,母亲没办法抱着孩子失声痛哭。好吧,一切没办法靠自己,躲在哥哥后面出个主意,把哥哥弟弟培养出来成人成才,自然而然也要为自己挑一个门当户对的好良人,欢欢喜喜过自己的田园生活,生几个包子,没事儿数一数银子,一不当心竟然成了个大财主。*******又开新文了,《庶门风华》,请大家再次需要支持。不知为什么这次寒假回家,曾子晴总感觉刘岑似乎有些不对劲,看她的眼神不知不觉就漂移了,似有似无的莫明情愫,让曾子晴有些恐慌,不知道刘岑究竟在想些什么。所以这次曾子晴想好了,今天一定要让他把心事说出来,不能带着猜忌分开几个月。。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