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幻想 > 寻找生命之星小说

寻找生命之星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科幻幻想

作者:噤寒

时间:2021-01-12

小说简介

2065年,找寻宇宙生命的“启明者”号意外神秘失踪。作为宇航员的文森和穆斯如何机缘下流落异乡别的生命星系,并进而引起宇宙的争端。   找寻生命之星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正如无数学者猜想的一样,地球并非是宇宙中的唯一生命集合。宇宙的广袤令无数人生畏,即使志虑张合有度的人在面对广阔的宇宙时也会生出令人恐惧的无力感。就好比沙石沉于大海,随波涛汹涌而去,同奇鱼怪诞而灭。不错的运气并没有剥夺文森和穆斯的生命,光源吞噬了飞船却没有摧毁它,当两者完全相遇时更为强烈的光芒被激发出来,照亮了那一片黑暗的天域,然后归于黑暗,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飞船里的两人紧紧的闭着眼睛感受着四周强烈的光芒,穆斯不得不在这个时候再次问候万能的耶稣,即使明白耶稣的扯淡却无法抵制习惯带来的自然性。强烈的光芒刺激着全身各个感官,疲倦慢慢袭来。······························嘈杂的争论声使文森不得不慢慢醒来,听不懂的语言此起彼伏,不明白状况的文森打算多听会儿,感受一下外面的动静。从感官上来说自己是没有死的,外面嘈杂的争论也证明自己活着,并且来到了一处陌生的生命地。思虑还没有捋顺就有东西拍着自己的胳膊,看来外面的生物已经发现自己清醒了,文森不得不睁开眼睛环顾四周的一切。八支爪子?一个头?这是变异的章鱼?还是会说话的章鱼?一只腿?三只眼睛?这是什么怪物?会跳的球体?一只眼睛?这又是什么东西?六个吸盘的生物?这都是什么东西···文森看着这些异域的生命感觉自己的脑袋快炸了,长得像章鱼的家伙有八只触角却是透明的朱红色皮肤,透过皮肤能看到流淌的血液;一只腿三只眼睛的生物在跳过来看他,三只滴溜溜乱看的眼睛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六个吸盘的生物不断地拿吸盘摸自己,这算怎么回事,我们根本不是一个种族啊···文森的脑袋已经炸了,完全陌生的环境,完全不能理解的生物,完全不能动弹的身体,文森觉得这时的自己比囚徒还要悲惨,在失去自由的同时还要被异族的生物亵渎肉体。那六个吸盘的生物已经把他的全身摸遍了,还不时的和三只眼睛的生物说些听不懂的话,随后那三眼生物的目光就更加赤条条了,看的文森全身发毛。八爪的生物现在就站在文森的面前,一只爪子裹着一颗黑的发亮的珠子在文森周围绕了一圈就离开了。这时的文森才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很大的金属房子里,房子里还有很多“囚室”,其实就是一个被白色泡泡圈起来的狭小空间,空间里囚禁着一个又一个生物。全身毛发的怪物,全身是刺的小东西,还有一个体型庞大的家伙,等等,这和地球还原的恐龙模型很像···文森几乎忘记自己的处境,不断打量着周围的一切,到后来死死地盯着那个疑似恐龙的家伙。文森记得在自己离开地球时已经听闻生物学家尝试用蛋化石中的基因碎片制造这种生命,基因链的链接已经完成了一半,如果成功的话就和这家伙差不多吧。文森暗自想着,不知觉间空虚和无助席卷了全身,往日的一幕幕一遍遍地在脑海中浮现出来,严厉的父亲,和蔼的母亲,拥挤的城市都聚集在脑海中,无论怎么清理也无法安静下来。无法接受奇形怪状的生物,无法接受被囚禁在异域,不知道穆斯现在怎么样,那么率真的汉子现在一定疯了吧,他一定会念叨他的孩子····不知想了多久,文森再次醒来的时候面前站着一个女孩,和人类很像,只是皮肤更黄许多,蓝蓝的眼珠和宝石一样夺人心魄。文森很惬意的打量这个女孩,一米多的个子,蓝蓝的眼睛,还有淡淡的笑容,配上一种说不出的气质让文森觉得很舒心。熟悉的感觉总会让人舒服,并提不起烦躁的意愿,起码这时的文森喜欢这个孩子超过昨天的那些怪物。女孩抓起文森的右手,柔柔的看着他的眼睛,从目光中文森能感受到善意。文森的脑海里出现了几幅画面,一个婴在成长,一粒种子在发芽,还有飞船触到光源时绝望的场景···文森盯着女孩的目光越发神奇,他能感受到彼此在交流,没有语言和文字,就是一幅幅画面彼此传递着信息,了解着过往。女孩会因为文森失去亲人而伤感,会因为被囚禁而悲伤,善良的种子在哪儿都能发芽,女孩的善良让文森暂时忘记了悲伤,就这样用一幅幅画面交流,微笑,彼此传达着友好。被囚禁的日子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封闭的金属空间无法看到外面的天日,每过一段时间就有用锡纸包裹的蛋白质块送进来还附带些水,文森的胡子已经很久没有刮了,躺在狭小的空间里发呆,想想在地球的日子或思考一下现在的境遇是文森唯一能做的事情了。蓝眼睛的女孩每过段时间会过来一次,有时也会带些不认识的吃食过来;那些奇形怪状的生物每隔一段时间也会过来一次,看看文森的状态,或者在他身上乱七八糟的摸一两下,有时也会抽取一些血液。文森一动不动的想着这些日子,由和小女孩的画面交流来看这里有很多不同种族的生物,有广袤的土地。值得欣喜的是有和自己很相似的种族,这一点是很值得高兴的,起码不会一直生活在怪物群里,大概小女孩就是那个种族的吧。人一闲下来就会想很多,就如现在的文森就在理顺在这里看到的一切。金属囚室的门又开了,那一瞬间透进来的光是多么令人向往,文森烦躁的拍着大腿,躺了这么久估计都不会走路了。蓝眼睛的女孩又来了,和往常一样淡淡的笑一下这就算打过招呼了,接着取出盒子里的吃食,一块不知什么动物的肉,一包干干的黑色浆果,一咬开满嘴的黑汁,味道也不好。文森很烦躁,却不愿意在她面前发泄出来,毕竟在这里唯一能和他交流的就是她了。粗暴的撕咬着肉块,像极了饥饿的野兽,并不饥饿的文森仅藉此发泄内心的抑郁。············“你很烦躁。”女孩的声音突兀的回荡在囚室内部,像极了春天小鸟的鸣叫,清脆,婉转。肉块掉在了地上。文森偏过头死死地盯着她,各种思绪如浪潮般涌来,久别的声音,久别的语言···文森不得不重新打量这个奇异的女孩,脑海里已经无数次的问过自己为什么她会地球的语言,却不得其解。蹲在地上,胡乱的抓着已经可以扎辫子的头发,几次张口,却又说不出什么。“你···你···”“我破译了你的脑电波,用了很久才翻译出你的语言。”无限的恐惧侵袭了文森的全身,这时的他感觉自己就像被剃了毛的小白鼠,赤条条地展现在这个女孩面前。破译脑电波的手段在此时的地球也能做到,但翻译语言就会涉及到提取记忆,这根本不可能!记忆的独特性是无法寻觅的,大脑皮层上存储的信息无踪无迹不可寻查,文森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可是眼前的一切恰恰证明了这种不可能的事情。“很惊讶是吗?”女孩对着文森笑了笑,随手剥开一枚浆果递给文森,自然的就像很熟很熟的朋友。接过浆果的文森站了起来,深深地吸口气再吐出来,邹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就把浆果吃了下去。“我告诉你你们想知道的东西,但要保证我和我朋友的生命,在我们没有价值的时候能安稳地活下去。”文森看着女孩的眼睛等待她的答复。“你朋友被赤图家带去很远的地方,你们见不到了。”文森仰起头看着金属的天花板,深深地吸气呼气持续了很久,想到那个又倔强又偏执的父亲,想到那个总爱和自己竞争的家伙,想到那个冰山一样的女孩····现在自己什么都不剩了,唯一熟悉的人也见不到了,熟悉那问候耶稣的粗犷汉子,熟悉那拥挤又慌乱的都市生活····眼角的湿润化作无数飘渺的念想,想念家人的情感再次坚定了生存的意志。蓝眼睛的女孩已经离开了,这狭小的囚室又变的寂静。平复下来的文森坐在地上思考活下去的可能性,一切又变的和往常一样,可怕的安静,可怕的荒芜,可怕的未知恐惧。在极北的地方,茫茫的沙漠一望无际,一座赤色的城矗立在这里,顶天的高度让人仰望的脖子发酸,城内最高的堡垒直插天际,恢弘的气势压得人心慌,红发的长毛生物穿行在巨城中,诡异的气氛让人不适。“尊敬的赤图王,能将我的朋友也带过来吗?他现在一定痛苦的发疯····”(觉得不错请给个收藏,谢谢。)。……

《寻找生命之星》情节预览:

如果没有爱哪来的恨。

  正如无数学者猜想的一样,地球并非是宇宙中的唯一生命集合。宇宙的广袤令无数人生畏,即使志虑张合有度的人在面对广阔的宇宙时也会生出令人恐惧的无力感。就好比沙石沉于大海,随波涛汹涌而去,同奇鱼怪诞而灭。不错的运气并没有剥夺文森和穆斯的生命,光源吞噬了飞船却没有摧毁它,当两者完全相遇时更为强烈的光芒被激发出来,照亮了那一片黑暗的天域,然后归于黑暗,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飞船里的两人紧紧的闭着眼睛感受着四周强烈的光芒,穆斯不得不在这个时候再次问候万能的耶稣,即使明白耶稣的扯淡却无法抵制习惯带来的自然性。强烈的光芒刺激着全身各个感官,疲倦慢慢袭来。······························嘈杂的争论声使文森不得不慢慢醒来,听不懂的语言此起彼伏,不明白状况的文森打算多听会儿,感受一下外面的动静。从感官上来说自己是没有死的,外面嘈杂的争论也证明自己活着,并且来到了一处陌生的生命地。思虑还没有捋顺就有东西拍着自己的胳膊,看来外面的生物已经发现自己清醒了,文森不得不睁开眼睛环顾四周的一切。八支爪子?一个头?这是变异的章鱼?还是会说话的章鱼?一只腿?三只眼睛?这是什么怪物?会跳的球体?一只眼睛?这又是什么东西?六个吸盘的生物?这都是什么东西···文森看着这些异域的生命感觉自己的脑袋快炸了,长得像章鱼的家伙有八只触角却是透明的朱红色皮肤,透过皮肤能看到流淌的血液;一只腿三只眼睛的生物在跳过来看他,三只滴溜溜乱看的眼睛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六个吸盘的生物不断地拿吸盘摸自己,这算怎么回事,我们根本不是一个种族啊···文森的脑袋已经炸了,完全陌生的环境,完全不能理解的生物,完全不能动弹的身体,文森觉得这时的自己比囚徒还要悲惨,在失去自由的同时还要被异族的生物亵渎肉体。那六个吸盘的生物已经把他的全身摸遍了,还不时的和三只眼睛的生物说些听不懂的话,随后那三眼生物的目光就更加赤条条了,看的文森全身发毛。八爪的生物现在就站在文森的面前,一只爪子裹着一颗黑的发亮的珠子在文森周围绕了一圈就离开了。这时的文森才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很大的金属房子里,房子里还有很多“囚室”,其实就是一个被白色泡泡圈起来的狭小空间,空间里囚禁着一个又一个生物。全身毛发的怪物,全身是刺的小东西,还有一个体型庞大的家伙,等等,这和地球还原的恐龙模型很像···文森几乎忘记自己的处境,不断打量着周围的一切,到后来死死地盯着那个疑似恐龙的家伙。文森记得在自己离开地球时已经听闻生物学家尝试用蛋化石中的基因碎片制造这种生命,基因链的链接已经完成了一半,如果成功的话就和这家伙差不多吧。文森暗自想着,不知觉间空虚和无助席卷了全身,往日的一幕幕一遍遍地在脑海中浮现出来,严厉的父亲,和蔼的母亲,拥挤的城市都聚集在脑海中,无论怎么清理也无法安静下来。无法接受奇形怪状的生物,无法接受被囚禁在异域,不知道穆斯现在怎么样,那么率真的汉子现在一定疯了吧,他一定会念叨他的孩子····不知想了多久,文森再次醒来的时候面前站着一个女孩,和人类很像,只是皮肤更黄许多,蓝蓝的眼珠和宝石一样夺人心魄。文森很惬意的打量这个女孩,一米多的个子,蓝蓝的眼睛,还有淡淡的笑容,配上一种说不出的气质让文森觉得很舒心。熟悉的感觉总会让人舒服,并提不起烦躁的意愿,起码这时的文森喜欢这个孩子超过昨天的那些怪物。女孩抓起文森的右手,柔柔的看着他的眼睛,从目光中文森能感受到善意。文森的脑海里出现了几幅画面,一个婴在成长,一粒种子在发芽,还有飞船触到光源时绝望的场景···文森盯着女孩的目光越发神奇,他能感受到彼此在交流,没有语言和文字,就是一幅幅画面彼此传递着信息,了解着过往。女孩会因为文森失去亲人而伤感,会因为被囚禁而悲伤,善良的种子在哪儿都能发芽,女孩的善良让文森暂时忘记了悲伤,就这样用一幅幅画面交流,微笑,彼此传达着友好。被囚禁的日子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封闭的金属空间无法看到外面的天日,每过一段时间就有用锡纸包裹的蛋白质块送进来还附带些水,文森的胡子已经很久没有刮了,躺在狭小的空间里发呆,想想在地球的日子或思考一下现在的境遇是文森唯一能做的事情了。蓝眼睛的女孩每过段时间会过来一次,有时也会带些不认识的吃食过来;那些奇形怪状的生物每隔一段时间也会过来一次,看看文森的状态,或者在他身上乱七八糟的摸一两下,有时也会抽取一些血液。文森一动不动的想着这些日子,由和小女孩的画面交流来看这里有很多不同种族的生物,有广袤的土地。值得欣喜的是有和自己很相似的种族,这一点是很值得高兴的,起码不会一直生活在怪物群里,大概小女孩就是那个种族的吧。人一闲下来就会想很多,就如现在的文森就在理顺在这里看到的一切。金属囚室的门又开了,那一瞬间透进来的光是多么令人向往,文森烦躁的拍着大腿,躺了这么久估计都不会走路了。蓝眼睛的女孩又来了,和往常一样淡淡的笑一下这就算打过招呼了,接着取出盒子里的吃食,一块不知什么动物的肉,一包干干的黑色浆果,一咬开满嘴的黑汁,味道也不好。文森很烦躁,却不愿意在她面前发泄出来,毕竟在这里唯一能和他交流的就是她了。粗暴的撕咬着肉块,像极了饥饿的野兽,并不饥饿的文森仅藉此发泄内心的抑郁。············“你很烦躁。”女孩的声音突兀的回荡在囚室内部,像极了春天小鸟的鸣叫,清脆,婉转。肉块掉在了地上。文森偏过头死死地盯着她,各种思绪如浪潮般涌来,久别的声音,久别的语言···文森不得不重新打量这个奇异的女孩,脑海里已经无数次的问过自己为什么她会地球的语言,却不得其解。蹲在地上,胡乱的抓着已经可以扎辫子的头发,几次张口,却又说不出什么。“你···你···”“我破译了你的脑电波,用了很久才翻译出你的语言。”无限的恐惧侵袭了文森的全身,这时的他感觉自己就像被剃了毛的小白鼠,赤条条地展现在这个女孩面前。破译脑电波的手段在此时的地球也能做到,但翻译语言就会涉及到提取记忆,这根本不可能!记忆的独特性是无法寻觅的,大脑皮层上存储的信息无踪无迹不可寻查,文森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可是眼前的一切恰恰证明了这种不可能的事情。“很惊讶是吗?”女孩对着文森笑了笑,随手剥开一枚浆果递给文森,自然的就像很熟很熟的朋友。接过浆果的文森站了起来,深深地吸口气再吐出来,邹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就把浆果吃了下去。“我告诉你你们想知道的东西,但要保证我和我朋友的生命,在我们没有价值的时候能安稳地活下去。”文森看着女孩的眼睛等待她的答复。“你朋友被赤图家带去很远的地方,你们见不到了。”文森仰起头看着金属的天花板,深深地吸气呼气持续了很久,想到那个又倔强又偏执的父亲,想到那个总爱和自己竞争的家伙,想到那个冰山一样的女孩····现在自己什么都不剩了,唯一熟悉的人也见不到了,熟悉那问候耶稣的粗犷汉子,熟悉那拥挤又慌乱的都市生活····眼角的湿润化作无数飘渺的念想,想念家人的情感再次坚定了生存的意志。蓝眼睛的女孩已经离开了,这狭小的囚室又变的寂静。平复下来的文森坐在地上思考活下去的可能性,一切又变的和往常一样,可怕的安静,可怕的荒芜,可怕的未知恐惧。在极北的地方,茫茫的沙漠一望无际,一座赤色的城矗立在这里,顶天的高度让人仰望的脖子发酸,城内最高的堡垒直插天际,恢弘的气势压得人心慌,红发的长毛生物穿行在巨城中,诡异的气氛让人不适。“尊敬的赤图王,能将我的朋友也带过来吗?他现在一定痛苦的发疯····”(觉得不错请给个收藏,谢谢。)

  茫茫的星空一望无际,一架梭形的飞船漂浮在黑暗的空间中,同外界一样黑暗的飞船内部令人不安。自美国从1960年首次探索宇宙生命以来,迄今已有一百年的历史,为了纪念这一段历史,地球的生命也将开始一次名为“七洲”的计划。这项计划集合了现今世界上最顶尖的资源,由此期望打开宇宙之门。2060年5月,美国卡纳维尔角的航天主控室,中国泉州的监测室,南极七洲联合控制部都沉浸在压抑和迫切中。从七天前“启明者”传回断续的信号分析,他们遇到了极大的危险却发现了令人振奋的东西,但自那次以后“启明者”也与地球失去了联系,由探索器传回的数据显示“启明者”号消失在距地球三千光年的地方。“陆博士,卡纳教授发来消息称通过哈勃红移测算飞船消失的地方距地球三千光年左右。”话音刚落一个瘦小的老人就把手里的粒子成像仪摔了出去,指着身前的男子咆哮“三千光年左右,一群白猪还固执的用哈勃红移测距,光年用左右来测距,一群废物,早听我的建立宇宙镜射数据库何至于此,一群白猪····”暴躁的老人一边胡乱翻找着手边的文件,一边打发身边的男子离开。·······························“穆斯,我们已经三天没看到光点了,这黑暗使人不安。”“请相信我们的同胞和组织,他们会保佑我们平安回去的,临走时我的孩子亲吻了我的额头,他用他所拥有的幸福为我祈祷,我相信这一切是不会让孩子失望的。”穆斯侧过头一边摩挲着手上的珠子一边透过不足十厘米大的窗子向外看去,淡蓝色的眼珠或是这狭小空间里唯一的光亮。“文森,等回去了我带着妻子和孩子去中国,你做我们的导游,一起去秦皇陵,去长城···”(2035年秦皇陵被打开,里面天宫飞仙,万夫朝圣,水银绕天宫等遗迹惊使全世界惊叹,使其被列为世界第八大奇迹。此处为笔者猜想,诸君笑笑即可!)穆斯一边望着窗外一边触了触手边文森的胳膊。“文森,光点,是光点,我们又看到光了,上帝···”激动的穆斯抓着文森的手使劲的捏着,这几天的黑暗快把这个一米八多的黑人壮汉憋疯了,要不是怀着对孩子和妻子的念想他一定会发疯的。飞船上有限的空间不允许他们携带过多的东西,和文森说话的时间也变得奢侈无比,只有最大限度地节约能量才能让他们重返地球的几率增加。文森侧过头眯着眼慢慢地看着飞船窗外的光点。此时的他们是欣喜的,在这时从黑暗中看到光明的喜悦无法用语言描绘清楚。对于宇宙中各色绚丽的彩光他们已经不那么欣喜了,二十几天来他们已从最开始的沉迷中变得镇定自若,此时只是欣赏这一刻走出黑暗的时刻,如此静谧!不知是许久没看到光的不适还是见到光点过于兴奋的错觉,他感觉光点在变大,速度很快···“穆斯快联系最近的信号中转站,构建光膜介质空间,我们遇到麻烦了。”文森死死地盯着主显示台上才出现的图像合成数据,由于距离遥远,这里的介质无法更有效的传回光点信息,显示屏上的曲线断断续续地无法辨别有效信息。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科幻幻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