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奇幻玄幻 > 都市之守望者的荣耀小说

都市之守望者的荣耀

标签:

状态:已完成

类别:奇幻玄幻

作者:奇热文学

时间:2021-01-03

小说简介

《都市之守望者的荣耀》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马克德卡,司马如风,德卡雷斯,难以,千叶大人,诺怀安特,萨玛斯,纳克萨玛,拉格诺维,尔诺维亚,马科斯西之间的故事。都市之守望者的荣耀欢迎在线免费深度阅读!……

《都市之守望者的荣耀》情节预览:

女主好可爱,被男主一步一步的陷阱套住了

不断吸收四周水分的液滴逐渐变大,并逐渐形成了堪比黑洞的诡异存在。可马克德卡雷斯知道,自己眼前的气泡始终是会破裂和干涸的。

觉醒者中有太多人和自己相似了,可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却和自己不同。他们甘愿成为塔所操纵的玩偶,并在这永无止境的纷争中沉落、死去。

他也好,她也罢,她们都是这不具胜负棋局的一枚棋子。无论多么努力,都只是在被棋手所操纵着。

留有余温的门把触感光滑且一尘不染,由此不难判断,这是条被人经常使用的秘密通道。

若她是这个家族中的重要成员,那绝不会居住于这种偏僻角落。其房间中的设施一应俱全,且豪华程度完全不输其他人的。这明显不是客房,所以用客人暂住的理由也是行不通的。

马克德卡雷斯比任何人都清楚,在其体内的是条上缚有无数枷锁的生命。同时,也是条不具存在的错误生命。因为在这个世界中,马克德卡雷斯.阿尔比昂根本就没有出生过。

不,不单单只是如此,他那快捷无比的思维也因此变得迟缓呆滞起来:

“其实,司马如风们是在做种带有一定破坏性且无法升空的烈性烟花……”

“明明就是炸弹嘛。哥哥又想一个人去打架吗?”

成排的罐子炸弹如用作打架实在浪费,不忍令优担忧的司马如风只好妥协。打开了一罐尚未改造的可乐,司马如风将其递到优的手中:

“司马如风这个人还是很怕火的,所以就由你来点燃烟花吧。”既然已经答应了她,那司马如风就不能再一个人行动了,“总觉得一个人看烟花是非常寂寞的行为。”

“哥哥可别骗司马如风哦……?”浮现于两颊的绯红令优倍显可爱,偷偷瞄了司马如风眼,她断断续续的说出了警告,“要是哥哥再骗司马如风的话……可,可有的你好受的!到时,司马如风一定会用力咬你的哦。”

“是是是,司马如风知道了啦。这次就由你来做主角好了。”

完全对她没辙的司马如风拍了拍她的脑袋。

“嗯,司马如风们要并肩作战的说……”

“并肩作战似乎有点困难呢……”故作沉思状的司马如风手托下巴,并趁优沮丧之时伸手捏她的脸颊,“‘并肩作战’的话,小优必须长高或者等司马如风驼背才有希望实现呢。”

“呜啊!哥哥欺负人……哼,不理哥哥大笨蛋了,去找米开朗基诺……”

一如既往撅嘴转身的优再度恢复了以往的气势。看着她出门后,司马如风才继续手头的工作:

“不知道这里的钢珠地不地道……”

“你要求还真高啊,太地道的话,是会杀死很多人的。”

“是啊,所以这些东西不能给优用。”将钢珠塞入可乐罐后封口晃动,司马如风自顾自的言语道,“她还是个孩子,孩子就应该像孩子一样,扮演英雄就可以了。”

“可是扮演英雄的同时,也会由此陷入非常危险的境地中。轻易的从军队面前脱身,是怎么样都不可能的。”

打开移动电视,高调的媒体正报道着一条条令人闻风丧胆的信息:

军方将会动用大规模破坏武器。

城市内所有军队都已一并出击。

前线少将号称二十分钟便能令此结晶塔从地球上消失。

“耀,为什么这种等同恐怖宣言的报道能播出啊。”百思不得其解的司马如风瞥了眼,而此刻他却是一脸严肃,毫无吐槽之意,“菲力德斯保险库中剩有的热兵器有多少?”

“重型狙击枪一把,轻型冲锋枪两把,高爆浓缩炸弹二十颗以及一把散弹枪。”

没有感情的汇报就像是在探测司马如风的反应。抽空吸了口巧克力冰沙的司马如风边思考边点击木桌:

“把两把轻型冲锋枪一起交给优,然后给她尽可能的多配备子弹。剩下的枪和炸弹都归司马如风。”

“你准备让优一个人送死吗?”

一把拉起司马如风领口的耀暴怒不堪,看他的样子似乎有杀掉司马如风的决心。轻轻推开耀,司马如风背对他继续吮吸饮料:

“没错,就电视里报道的那样,这只军队是连巴黎都能轻易攻下的。所以司马如风才需要你们帮忙,以及这些炸弹。”

“你是认真的吗?要让优做前锋。”逐渐冷静下来的耀回到了原位,“你的计划到底是什么?”

“人多虽然很可怕,但是如果能适当干扰的话,那这便是军队的最大弱点。所以由司马如风来负责扰乱他们,而优则和你负责接近那结晶塔。随后你想办法把优送到罪核之塔去,比起外面,那里应该相对安全些……”

“那你怎么办?”

直截了当的询问令司马如风一时语塞。

“司马如风会一直想办法支撑到阴影时间的……”

“你在开玩笑吧。”

“不,司马如风是认真的。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办法了,那傲娇猫……不,你也不会等到阴影时间再行动的。”

“但这不同等要你去送死!”

“既然都决定了,那司马如风管他去死啊。”用力拍击手掌,司马如风从牙缝中挤出了一句话,“某混蛋一直以为自己是神。可司马如风的命运又怎么是神所能操纵的呢?”

就算这是场不公平的挑战,司马如风也欣然接受。因为只有这样,司马如风才能令那家伙书的一败涂地。

啪嗒,本来关紧的门被突然推开。猛然抬头,手持日本刀的来者已坐在了司马如风对面:

没错,司马如风也是这样想。

明明没有声音,但司马如风却听清了他的话语。

——

神只是命运的提线木偶,所以,他是没权掌握任何人命运的。

但……人却可以。没错,在自己眼前的便是操纵了世界乃至命运的人。

“明明睡得那么香,但司马如风总觉得你是痛苦不堪的。”

娇小的身躯到底能背负怎样的沉重,凑近艾尔诺维亚.马科斯西斯丁,斯诺怀安特所感受到的是令人窒息的悲伤:

那天真无邪的微笑也只是遮掩吗?成为了神的你为何会变成这样?为何如此悲伤,如此无助?

“唔……”迷糊的睁开睡眼,马科斯西斯丁那如同褪了色的淡蓝双眸令人后怕,“你是谁?琳姐姐在哪?”

警惕的后缩身子,马科斯西斯丁就像个受惊的小动物般不断朝床内侧后退。伪装出的也好、受到诅咒了也罢,面对眼前这个可怜且不具价值人,斯诺怀安特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

“不怕不怕,姐姐司马如风可是正义女仆的弟子哦……”

“正义女仆?”

“嗯……司马如风可是琳姐的传人哦……”

一把将马科斯西斯丁抱起的斯诺怀安特用木梳轻轻梳理其她那凌乱不堪的长发。不知为何,自己总能从这个女孩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或许,自己和她是一样的吧。

“艾尔诺维亚小姐喜欢什么样的发型呢?”

“三股辫……可以吗?”气若游丝说着的艾尔诺维亚生怕犯错似的低下头,好像这是个非常过分的要求般,“呜呜,艾尔诺维亚是个过分的孩子。竟然要求姐姐给司马如风理那么麻烦的发型。”

看着艾尔诺维亚苦恼的抱住脑袋,斯诺怀安特轻轻撩起了她的长发:

“三股辫不是非常容易扎的嘛。”熟练的手头动作并非来自自己的记忆,而是源自某个被自己所杀死的化妆师。自嘲的笑了笑,斯诺怀安特已经完成了一边,“女孩子的话,一定要自己学会打理自己哦……”

不一会就扎完辫子的斯诺怀安特很是轻松的拍了拍手以示一菜一碟。

“姐姐好厉害呢,那么快就弄好了。嘻嘻,艾尔诺维亚很开心呢!”

“开心就好哦。对了,琳小姐不给你扎吗?”

蒙上阴影的面容引起了斯诺怀安特的注意,凑近艾尔诺维亚,她再度进行了询问。

“琳姐姐说她不会,可是琳姐姐以前一直是三股辫发型的啊。所以艾尔诺维亚认为是太麻烦了才不给司马如风扎的。”

“是嘛……”

瞥向压在梳妆台玻璃下的照片,斯诺怀安特的目光随之定格于那有些年月的照片之上:

竖着两条如同猫尾三股鞭的蓝发女仆被一个银发女子按着肩膀,虽然有些尴尬,但蓝发女仆的表情却是相当的快乐。而那

按住她双肩的女子则一脸满足。

那是形如姐妹又宛如母女的特殊情感,不悦的将视线挪开,斯诺怀安特看到了另张奇怪的照片:

“那个,艾尔诺维亚,那些照片是谁的呢?”

“嗯?压在玻璃下面的吗?”

“嗯……”

“那是爷爷和奶奶年轻时的照片。”

泛黄的照片温馨依旧,可藏匿其背后的却是无以伦比的心酸:

照片是的是同个人吧,无论是和琳一起合影的女子也好,还是一脸幸福的少女。她们都是艾尔诺维亚.马科斯西斯丁。

“艾尔诺维亚和奶奶长的很像呢……都是银色的头发,不过眼睛似乎没奶奶那么好看……”

那是觉醒能力退化的痕迹,也是生命即将消逝的前兆。

明明是和自己毫无关系的人,可斯诺怀安特却为眼前的女孩感到悲伤。或许,用不了多久她就会不复存在了……以一个被害者的身份悄然消失于这个世界上。

“因为艾尔诺维亚是孩子呀……等你长大了会和奶奶一样漂亮的哦”

“真的吗?”

兴奋的看着自己,那是无论都无法伪装出的由衷高兴。可能她只想以变成孩子的方式来逃避。但此时此刻,她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孩子,一个令人怜爱的孩子。

“真的哦……来,司马如风来带你去找琳姐姐哦。”

牵起艾尔诺维亚.马科斯西斯丁的手,斯诺怀安特露出了一个难以发觉的隐秘微笑:

千夜,你们所苦苦藏匿的悲伤,司马如风已找到了。接下来,让司马如风来撕开你们极力想要遮掩的伤口吧!

“这……就是真实崩坏的序曲吗。”

攒紧那鲜红如血的结晶,瞳夜感受到了蕴含其中灾厄征兆:

那是和罪核之塔相同的扭曲波动。沾染者将会被自身的**所吞噬,随之成为“死”的傀儡。而最为糟糕的是,由“死”所引导出的是人所长期压抑的狂乱本能。

一旦被它催化就再也无法回到这个世界来了。

顺着他目光所瞥向的方向,司马如风看见了条痕迹过分清晰的粉笔界线。继续挪动视线,一旁的蓝发女仆正不自然地后缩身子,而其也竟可能的回避与司马如风对视。

破旧蜿蜒的旋梯不知将会通往何处。可踏步其上的斯诺怀安特却预感在那一片漆黑的尽头会有出乎自己意料的东西存在。

原本灼热潮湿的空气正在急速降温,随着其不断渗入,马克德卡雷斯的皮肤及其下的血管和骨骼都为之冻结了。

被战意全全占据的大脑无法反应任何事,存在司马如风脑内的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将眼前的男子打至扑街。

“呀,真是奇遇呢。能在这儿碰上如此美丽的女仆。”

在这死去是没有任何意义。在这愚蠢却无比残酷的纷争,任何人的生命都是无意义的。可即便如此,他们还是一如既往的为那遥不可及的梦想奋力厮杀。

“真是有够讽刺的呢……”缓缓合眼,马克德卡雷斯似乎感受到了那即将包覆自己阴森气息,“这就是塔的意识吗?”

所以,他必须摧毁太阳,并用能笼罩世界的东西来代替。

燃烧司马如风内心的是最为纯粹的胜利渴望。即便握着的木棍已完全扭曲,司马如风也要黑月千叶扑街。

无法击倒的生物是不存在。如果你无法击倒他,那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你力量还不够。

微微挪动身子,就当司马如风即将发起攻势时,一个幼稚且陌生的女声从后传来:

“是呢……能在这样偏僻的地方遇见牧师大人。人家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呢……”冷不丁的抽出西餐刀,笑容依旧的斯诺怀安特轻轻带上门并朝牧师的方向踱步而去,“不过,这一切也很可能是牧师大人所做的梦哦。所以,就让司马如风来帮你清醒吧。”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奇幻玄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