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校园小说 > 式微之齐鲁柳长青小说

式微之齐鲁柳长青

标签:

状态:连载

类别:校园小说

作者:齐鲁柳

时间:2020-11-18

小说简介

每个地方都该有一段都属于他自己的故事,草原上更应如此。第一部的故事场景主要原因设置一在青城N大。故事里胡不归文笔很好,一次偶然的机会直接加入了文学社,与李式薇便有了瓜葛。两人从大学军训时突然发生的一段龃龉,一步步从陌生到相知,期间慢慢的神秘面纱了男主人公胡不归的身世,出了店门不远有处摊位围了不少人,两人挤了进去,看见一位中年人在为跟前坐着的一个小男孩捏泥人。手艺人系着条围巾,旁边的台子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工具、颜料,架子上也cha满了许多早就做好的模型,有十二生肖,也有卡通人物。架子下面也摆了几个用透明罩子罩起来的人物塑像,衣服、相貌栩栩如生。“师傅,你这泥人怎么收费的。”式薇摆弄着架子上的模型说道。“架子上的十五块一个,现捏的人物像三十五一个,包装另加十块。”“那给我捏一个呗!”“今晚恐怕不行了,捏完这个小朋友,还有一个,这两就很晚了。”手艺人低着头继续捏着,“不过你可以把照片留下,明晚来取。”“没事,我可以等!”“那你得等好一会儿了,那时我也该走了。”“是啊,别等了,改天再来吧!”式薇不甘心,转向旁边的另一个小孩儿,哄道:“**,姐姐给你两块钱买糖吃,把你的位子让给姐姐好不好?”小孩儿眼睛里透着机灵,一听有糖吃,却不紧不慢的说了句“十块”,着实把式薇气的够呛。不过孩子的妈妈却说了声抱歉,说难得有时间陪孩子出来玩。两人又看了会儿,临走时式薇用相机拍了几张手艺人的工作像,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旁边不远就是一处书摊,好多都是盗版的,小册子书十块钱三本随便挑,其它的则是价目不一。不归在小册子书那挑了《诗经》、《楚辞》、《庄子》三本,付过账像是宝贝似的揣在怀里,式薇见此笑道:“买书呢,就得买正版的,还得是知名出版社的,这样也有收藏价值,你这几本算什么!”“切,正版的不得花钱啊!同样是读,内容一样不就得了。再说了越是便宜的越是随意,你能拿着宋版书整天看啊!”“狡辩!你这容易让人笑话。”“我要是有钱也买正版的,这不是穷嘛!”“两位看样子也是读书人,这里有套书,不知二位要不要。”摊主说着从车上的拿出一个箱子,打开后却是一套整齐的线装书。不归翻了翻,一共八本,俱是一样的装订排版,其中四本是唐宋八大家汇编,另外四本是曾国藩家书。书不但是正版,还是中华书局的,竖版繁体,倒是古色古香的,“看着不错,只是可惜啊!”“可惜什么?”式薇问道。“唐宋八大家,只苏东坡文集就不止这八本,而这里八家加起来才四本,买呢没有价值,不买呢却是正版,岂不可惜!”“小伙子,看你ting识货的,便宜点卖你,十块钱一本怎么样?”“这不是钱的事,若是好东西,二十一本也值了,只是你这太不伦不类了。”“哎呀,我看师傅,你就五块钱一本卖给他得了!”“不行不行,五块肯定不卖。”“现在买书很便宜的,在网上就算是中华书局的,八十块钱也能买部东坡文集,比这合算多了。”不归说完,站起身就要走。“好吧,好吧,你要买,五块钱一本拿走吧。”不归想了想,摇了摇头,“这也是我一周生活费呢!这三本小册子就当赠送的,我还能接受。”摊主犹豫了会儿,想必这种小册子实在不值钱,最后也就答应了。两人拿起书,往前刚走几步,不归看向式薇说道:“那小贩没追过来吧?”“没有啊,怎么了?”“谢天谢地,三十块钱买了八本正版书,真是值了!”“你不是说不合算吗,怎么变卦了?”“唐宋八大家当然不合算了,可这曾国藩家书却是全集啊!”“行啊,学的ting快啊!”“都是师傅你教的好。”两人继续走着,这时式薇突然拿起相机对着前方就比划起来,起起落落的,不时变化着姿势。不归跟着也望过去,只见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抱着一个更小的男孩迎面走来,看样子应该是姐弟两。姐姐很瘦,但抱着弟弟走得却是很快,笑盈盈的从两人身旁飘过。那是怎样的一种笑呢?总之是看得人心里暖暖的。弟弟静静的趴在姐姐身前,双手环扣着姐姐的脖子,无辜的双眼浑然不觉,只是安静的出奇,整幅画面温馨的让人陶醉。“拍下来了吗?”“你看到没,那小姑娘的笑真是太美了!”式薇激动的不能自已,“春雨之时润而蕴其善,夏花之绚烂而见其美,秋霜之高洁而映其纯,冬雪之晶莹而返其真。仿佛是空谷中的一株幽兰,暗香若有若无,飘散天地之间;似若那草原初春时的一抹淡妆,遥看盈连天际,洒落一念之间。真是太美了!”“你这么喜欢孩子,咱两变一个呗!”“孩子怎么变啊!”式薇不经意的说道,不过随后就明白过来,立时就冲着不归喊道,“你别跑,我保证不打你!”“币恰木都都日太!币恰木都都日太!……”不一会儿就传来打脑门以及不归求饶的声音。。……

《式微之齐鲁柳长青》情节预览:

往往一个人的一种特质总会吸引另一半。

运动会这天早上,七点不到大家就陆续在综合楼下集合了,等到七点二十,在最后一人高健行慢悠悠赶到后,三班便排成方队向操场走去。等到了操场门口,乌压压的堆满了人,都是各个学院的方队。电信学院到达指定位置后,周行交代了几句,无非是步伐整齐,口号响亮什么的。到了八点整,前面各个方队就开始入场了。不归学院举牌人是唐琳,唐琳今天穿着套装,身材尽显无疑。在众多美女领队里,倒是只有李式薇的大长腿一袭黑丝,物美处却处处流露着不可亵玩的独特气质,惹足了众人的怜爱。在众多方队的入场仪式里,大多都是喊口号走过首脑台,电信学院方队入场解说词还是用的不归军训时写的稿子,只是把十九连改成了电信学院而已,但听到:

大一秋季学期的课程不是很多,算上体育也只有7门,除了高等数学A1与线性代数是专业课外,其它的像大学语文、天朝近代史纲要、大学英语、计算机基础都算是通识科目,且课时不一,有96学时的,也有32学时的。由于都是同时开课,故而开学前期的课程,安排的还是廷紧的,课最多的时候一天足足有8节课,纵然这样,课少的时候也只有上午有课,下午没课的时候也是有的。等过了学期一半的时候,随着某些课程的结束,到时候会更加轻松。那时学生们还不像后来那么爱逃课,几乎每节课上都坐的满满的,尤其是高数、线性代数,每节课都有提前占座的,甚至还有为此发生过抹擦的。多年以后想来,这不是疯了嘛!

两人回到N大南门时已经晚上七点多了,不归把车子放在门口的停车处,就跟着式薇来到了夜市。“这就是你说的大餐啊!”不归瞅着眼前的关东煮有点不甘心,毕竟自己累死累活的骑了一路,最后就这么点酬劳,确实有点不像话,“你的大餐标准不是大龙虾大螃蟹吗?”“地主家也没有多少余粮了,”式薇调皮道,“不过这只是开胃的,今晚南门夜市上的小吃你随便点。”“好嘞!”不归赶紧放下手中的煮串,朝着旁边的摊位走了过去,“老板来半份鸡柳,少加辣椒。”“你这是想吃死我啊!”这时式薇也结完账靠了过来。“哪能啊,没看见我只要了半份嘛!”“你说的,不能多要啊!”不归这回倒是听话了,只要了半份,可架不住每样都要啊:这一路下来铁板烧、烤红薯、炸臭豆腐、烤肠、铁板鱿鱼,甚至是街边的馄饨都来了一碗,量是不大,可所有这些加起来,也着实把不归撑坏了。“这味道还行?”不归看到式薇吃的也是津津有味的,“要不再来碗?”“还来?你属猪的!”“不来就不来呗,至于这么损人嘛!走,下一站。”“还去哪啊?这条街都让你吃完了……”式薇一脸委屈。“我听说去师大的那条街也是片夜市,走吧,瞧瞧去!”不归今天可是拼了命了,好不容易逮着式薇一次,怎么也得好好宰宰她。“不去,打死不去!”“走吧,就当消化消化食。”不归说完就推着式薇往东巷走去。东巷也是一如既往的热闹,路边的各种摊铺也是应有尽有,除此之外两旁的店铺也是鳞次栉比,有符合年轻人品味的服装店像哈韩一族的、运动的、休闲的,也有gao艺术的像舞蹈室、画室、音乐室,当然还有很多蒙族特色的像草原特产、服装、首饰。别的况且不论,只是特产店里的牛ròu干、奶茶、奶酪、马奶酒、ròu苁蓉等就把不归馋的要命,奈何价格不菲,两人也只是看看而已。其中给不归印象最深的,还是首饰店里的那把朦国刀,虽是现代工艺品,但古朴优雅,短小精致,自有一番韵味。“知道这是什么吗?”“朦国刀呗!”“知道干吗用的吗?”“看着不像打仗用的。”“以前这种刀是朦国成年男子防身或宰杀牛羊、吃手抓ròu的必备用具,现在早已成为一种独特的装饰艺术品了,是朦国族工艺品中最具有代表性的馈赠礼品之一。”式薇侃侃而谈,“这里还有一个故事:朦国人民信奉长生天,在那个古老的传说中,美丽的长生天赐予朦国人三大宝和三小宝。其中三大宝为朦国包、草原、牛羊,三小宝为朦国刀、马头琴、奶酪工艺。在朦国人心目中,朦国刀是长生天所赐的圣物,因此它会带给拥有朦国刀的朋友好运和平安。”“哇,你好帅啊!”不归一脸崇拜。“小姑娘知道的ting多啊!你是朦国族的吧?”店主在旁边听了一会儿,不禁问道。“这也能看得出来?”“少数民族的气质是不一样的,尤其是你这双眼睛,一眼就能认出来。”不归听了店主的话,转而望向式薇眼睛:明眸净如秋水,清洌中透着幽邃,再妆点着精致的五官,确实与众不同。二人又看了一会儿,不归不舍的放下这把朦国刀,向着式薇说道:“走吧!”式薇道了声“巴雅尔太”就走了。

出了店门不远有处摊位围了不少人,两人挤了进去,看见一位中年人在为跟前坐着的一个小男孩捏泥人。手艺人系着条围巾,旁边的台子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工具、颜料,架子上也cha满了许多早就做好的模型,有十二生肖,也有卡通人物。架子下面也摆了几个用透明罩子罩起来的人物塑像,衣服、相貌栩栩如生。“师傅,你这泥人怎么收费的。”式薇摆弄着架子上的模型说道。“架子上的十五块一个,现捏的人物像三十五一个,包装另加十块。”“那给我捏一个呗!”“今晚恐怕不行了,捏完这个小朋友,还有一个,这两就很晚了。”手艺人低着头继续捏着,“不过你可以把照片留下,明晚来取。”“没事,我可以等!”“那你得等好一会儿了,那时我也该走了。”“是啊,别等了,改天再来吧!”式薇不甘心,转向旁边的另一个小孩儿,哄道:“**,姐姐给你两块钱买糖吃,把你的位子让给姐姐好不好?”小孩儿眼睛里透着机灵,一听有糖吃,却不紧不慢的说了句“十块”,着实把式薇气的够呛。不过孩子的妈妈却说了声抱歉,说难得有时间陪孩子出来玩。两人又看了会儿,临走时式薇用相机拍了几张手艺人的工作像,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旁边不远就是一处书摊,好多都是盗版的,小册子书十块钱三本随便挑,其它的则是价目不一。不归在小册子书那挑了《诗经》、《楚辞》、《庄子》三本,付过账像是宝贝似的揣在怀里,式薇见此笑道:“买书呢,就得买正版的,还得是知名出版社的,这样也有收藏价值,你这几本算什么!”“切,正版的不得花钱啊!同样是读,内容一样不就得了。再说了越是便宜的越是随意,你能拿着宋版书整天看啊!”“狡辩!你这容易让人笑话。”“我要是有钱也买正版的,这不是穷嘛!”“两位看样子也是读书人,这里有套书,不知二位要不要。”摊主说着从车上的拿出一个箱子,打开后却是一套整齐的线装书。不归翻了翻,一共八本,俱是一样的装订排版,其中四本是唐宋八大家汇编,另外四本是曾国藩家书。书不但是正版,还是中华书局的,竖版繁体,倒是古色古香的,“看着不错,只是可惜啊!”“可惜什么?”式薇问道。“唐宋八大家,只苏东坡文集就不止这八本,而这里八家加起来才四本,买呢没有价值,不买呢却是正版,岂不可惜!”“小伙子,看你ting识货的,便宜点卖你,十块钱一本怎么样?”“这不是钱的事,若是好东西,二十一本也值了,只是你这太不伦不类了。”“哎呀,我看师傅,你就五块钱一本卖给他得了!”“不行不行,五块肯定不卖。”“现在买书很便宜的,在网上就算是中华书局的,八十块钱也能买部东坡文集,比这合算多了。”不归说完,站起身就要走。“好吧,好吧,你要买,五块钱一本拿走吧。”不归想了想,摇了摇头,“这也是我一周生活费呢!这三本小册子就当赠送的,我还能接受。”摊主犹豫了会儿,想必这种小册子实在不值钱,最后也就答应了。两人拿起书,往前刚走几步,不归看向式薇说道:“那小贩没追过来吧?”“没有啊,怎么了?”“谢天谢地,三十块钱买了八本正版书,真是值了!”“你不是说不合算吗,怎么变卦了?”“唐宋八大家当然不合算了,可这曾国藩家书却是全集啊!”“行啊,学的ting快啊!”“都是师傅你教的好。”两人继续走着,这时式薇突然拿起相机对着前方就比划起来,起起落落的,不时变化着姿势。不归跟着也望过去,只见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抱着一个更小的男孩迎面走来,看样子应该是姐弟两。姐姐很瘦,但抱着弟弟走得却是很快,笑盈盈的从两人身旁飘过。那是怎样的一种笑呢?总之是看得人心里暖暖的。弟弟静静的趴在姐姐身前,双手环扣着姐姐的脖子,无辜的双眼浑然不觉,只是安静的出奇,整幅画面温馨的让人陶醉。“拍下来了吗?”“你看到没,那小姑娘的笑真是太美了!”式薇激动的不能自已,“春雨之时润而蕴其善,夏花之绚烂而见其美,秋霜之高洁而映其纯,冬雪之晶莹而返其真。仿佛是空谷中的一株幽兰,暗香若有若无,飘散天地之间;似若那草原初春时的一抹淡妆,遥看盈连天际,洒落一念之间。真是太美了!”“你这么喜欢孩子,咱两变一个呗!”“孩子怎么变啊!”式薇不经意的说道,不过随后就明白过来,立时就冲着不归喊道,“你别跑,我保证不打你!”“币恰木都都日太!币恰木都都日太!……”不一会儿就传来打脑门以及不归求饶的声音。

排练很枯燥,尤其是毫无创意,感觉就像是完成一项任务而不是玩一场游戏。休息的时候,不归和金佳露聊天说:“这么合唱太单调了,应该增加点趣味性,比如挑人领唱,或是中间跳跃活泼些,叠加或是双部什么的,毕竟出奇方能制胜嘛!”“往年都是这么整的,咱们庞老师的性格就是这样,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对了学姐,咱们院最近联系了什么兼职没有,我国庆的时候想找个事干,最好是家教什么的。”“说起家教还真有一个,价钱呢不是太高,三十一小时,只是有点远在大召寺那边。”“三十可以了!有人要没,没人的话我来呗!”“行吧,我帮你问问。听说昨天见义勇为了?”“小叶子告诉你的?不是你们咋这么热乎呢?”“还说我考试不及格,是你说的不?”“……”不归一脸囧相。“咋不说话了?”“人家都说,没有经过高四的高中是不完美的,没有挂过科的大学也是不完美的,想开点嘛!”“我不管,反正高数考试时,你得帮我。”“怎么帮?作弊啊!”“那是你的事了,不过到时再说吧!”

这天不归上完英语,后两节没课,便去了图书馆微机室打字。那时不归对电脑还不是太熟悉,尤其是打字更是慢的要命,更遑论文言文了。一千八百多字的文章,足足打了两个小时都没打完,索性中午饭都不吃了,又打了将近两个小时,下午快要上课的时候才打完。不归确认了下,改正了几处错别字,觉得没什么纰漏的时候,便向给定的邮箱发了过去,总算舒了一口气。

晚上院里组织新生在阶梯教室开会,教室里乌压压的坐满了人,都是今年自动化、电信、通信工程的大一新生。差不多的时候,院团委书记庞骏带着眼镜在一qun学生会干部的簇拥下走上了讲台,先是开了会儿玩笑,紧接着就切入了正题:“大家也接到了通知,本月27号、28号、29号全校开运动会,29号晚上是红歌比赛,运动会你们当中有人报了项目肯定是要参加的了,那些没报项目的同学肯定会感到可惜,怎么办呢?”庞老师顿了顿说道,“考虑到大家的心情,院里决定让你们都去当观众,大家觉得好不好?”说完下面一片哗然,大日头底下有什么好看的!“大家不要这么激动嘛!”庞老师继续开着玩笑,“都是老规矩了,你问问你们学长,这是不是咱们学院的优良传统?”说完便看向旁边的院学生会副首脑黄于飞,黄于飞说道:“不错,都打这么过来的。”说完首脑周行也跟着开起了玩笑:“到时还有开幕式演出呦,好多美女帅哥,han国的ri本的当然还有欧美的!”刚说完下面就炸开了锅。另一副首脑巴特尔也cha科打诨道:“到时咱们礼仪部部长李想会带着她们部的美女陪着你们,包你们不即墨。”巴特尔是朦国族,普通话说的很是费劲。“体育咱们院不是强项,但咱们可以从别的地方加分嘛!得个优秀组织奖还是很容易的。”庞老师继续道,“这些地方已经交代给了学生会,到时按规定执行就行,唯独有两件事情需要大家配合。”庞老师顿了顿说道,“一呢就是需要大家衣服统一,咱们院不是没有院服,只是三个专业一百三十多人,一时没有这么多件,所以就需要大家一身白,这可不是要大家守孝啊,大家别误会!另一件呢就是稿件了。稿件的分也占yǒu一部分,投的越多、越好分越多,所以就需要大家每人写5篇,范文格式会发给大家,运动会开幕前交齐就行,这两天写完不难吧!”说话的工夫,几位首脑和部长就开始分发稿纸了。“这是运动会,还有一个任务就是红歌赛了。”庞老师休息了会儿继续说道,“今年咱们要唱《黄河大合唱》,仗着咱们院人多,得个奖倒也不难,这还得需要大家配合。从今晚开始,到29号之前这几个晚上咱们都在这里练习合唱,这是任务不准请假,到时签到,不来的写检讨。”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校园小说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