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竞技游戏 > 奇葩学徒工小说

奇葩学徒工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竞技游戏

作者:老夫子

时间:2020-10-07

小说简介

他,一位身怀杀母毁家深仇大恨的十八岁孤儿,四处流浪社会被运输公司车队收养,一次车祸获前古灵药及气疗疑难杂症秘籍,随在都市崭露头角。一步步成了集团总裁,快意恩仇,纵只好闭上眼睛,张开口慢慢接饮如注的雨水入腹。不知过了多久,呕吐感减轻,神智也渐渐恢复,谢天谢地!老子竟然没死……。……

《奇葩学徒工》情节预览:

段桂花咯咯一笑开门出去。

“没!他去海南岛送货,再停几天肯定来!哎!咋不见胡大哥呢?”钢蛋怕言多必失,有意转移话题。

山村人生活艰苦,农闲时间一天只吃两顿饭,早上九点,下午四点多。吃过晚饭,农村也没什么娱乐活动,除个别未婚的年轻人在一起打打扑克牌、或到村长家看一会图像极不稳定的黑白电视外,大部分人都早早上炕睡觉。

去哪里练呢?

方法是:司机到附近山村找到愿看车的人,交给车钥匙,任由看车人在驾驶室休息。若司机需搭车下山,一昼夜给看车人十元人民币;若司机须等救援车,就回到看车人家中休息、食宿,不过,得另加五元生活费用。

钢蛋好不容易爬上沟顶公路,望着雨水冲洗过的群山一片葱绿,远处山凹中朦胧可见的小村炊烟缥缈,不由含泪振臂高呼:“钢弹又活过来了!郑福义你个王八蛋!等着我……”

不由一惊,“山洪将至!”逃生的欲望激起体能,挣扎着向对面的高地爬了几丈,在一块较平坦的大石头上躺下。

突然,钢蛋觉得腹内好像吃进一团炭火,浑身灼痛冒热气,接着肚里又像钻进一只火老鼠,不停地到处乱撞……痛的如胃穿孔一般。这才想起秘籍上的练气方法,忙挣扎着拿过书,照着脉络图引着那只老鼠在体内运行。刚转两周天,就觉得痛苦大减,喜极,坚持不懈边练边计数,一直练到不知何时睡去。

醒来已是灰蒙蒙的白天,雨不知什么时间停了。钢蛋瞧了瞧挂破的衣裤、被雨水浸泡的发胀的浑身伤口,苦笑了一下。挣扎到沟底的积水凹里喝了半肚雨水。心想“师父发现车上没人,肯定返回寻找自己,说不定现在正在沟沿观察如何下来呢……”

“其实,生孩子这事与双方的的身体都有关,你们何不去医院检查一下呢?”

钢蛋忍着浑身痛疼用了两个小时,踏遍不足二百米长的沟底,发现此沟北面是高耸入云的绝壁;南面是云雾缭绕的断层深豁;沟两边除了自己掉下来的地方好像有攀爬上去的可能外,其他地方都是连猴子也难上的陡壁。他奶奶的!我说这么僻静的地方怎么见不到山鸡、野兔呢,原来竟是个鳥不生蛋的绝地呀!

“他奶奶的!除非有人用绳子把老子拉上去!否则,老子绝不可能脱困!”

胡老蔫不知这孩子有奇遇,还以为年轻人不知道惜力。心痛地道:“蛋兄弟,快歇歇气!你的身体还没长成,力气出过头会伤身体的!砍这么多已经够用啦!”

想到死钢弹不由心潮滔滔,他是半岛省煤庄市附近的山里人。十二岁那年父亲出车祸惨死,草草葬过的当天夜里,天也像今日下着暴雨,几个蒙面人撬门入室打昏了他,醒来发现母亲已吊死在梁头……

听到狗叫声,段桂花掀帘出来“艾喓!我说小花咋不叫了呢,感情是熟人来了!蛋兄弟快进屋里凉快!”

胡老蔫家有三眼窑洞,中间是胡老蔫与老婆段桂花住,东边住着腿脚不便的老娘,西边窑洞用山杂木做墙隔成两半间,里间是与中间窑洞打通的卧房;外间堆农具兼做小客房。

天明醒来,觉得浑身舒坦无比,略伸懒腰,体内骨络啪啪作响,突感内急,快步出洞小解,随手一拨遮盖洞口的荆棘小树,枝条竟倒了一大片。惊异之下查看全身擦挂破的伤口已荡然无存,马上明白是仙丹起的作用。

钢蛋换过裤将汗味呛人的裤头在盆里洗过,凉到茅房旁的干柴上。转身看到胡老蔫去地回来,忙陪着进中间窑洞说话。

吃人东西嘴软、拿人东西手短,物资上沾了便宜,回报给人家一点豆腐也是礼尚往来,长期住在深山野沟交往个城里的熟人也是好事嘛……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竞技游戏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