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奇幻玄幻 > 斋芳事小说

斋芳事

标签:

状态:连载

类别:奇幻玄幻

作者:绵绵花瓞

时间:2022-11-26

小说简介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斋芳事》情节预览:

帅气多金还专情,这样的男人是个女人都爱。

永和三年,冬

寒冬临至,风雪迷眼,生灵尽藏

绵延的雪山上行走着一行人,他们深一脚浅一脚踩着翻过大雪覆盖的高山,风中带来鞭子甩得呼呼的声音。

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干什么呢,快走”,役卒一鞭子甩在地上,恶狠狠的脸上满脸不屑。

“哎,张老三这可有名满盛京的小姐,你不怕富贵回头转啊。”

周围的役卒纷纷哄笑了起来。

张老三听到哄笑声,变了个脸色,随即又恢复自然,往地上啐了口,“往这来的,有几个能回去,哪个犯得可都是抄家灭族的大罪。”张老三嗤笑一声。

几人正说着,一道凄寒慌张的声音打断几人的谈笑。

“五妹,五妹,你别吓嫂子啊,”寒风呼啸下,粗布麻衣被吹得呼呼作响,只用一根木簪挽住头发,却掩不住妇人眉宇间的淡雅高贵。

池景芸半跪在雪地上,脸上满是焦急与慌张,声音撕心裂肺,躺在地上的女子已经失去了意识,紧皱的眉头也未舒展。

“嘚,又死一个,”张老三小声嘀咕道。

其他押送小卒急忙上前,要知道他们虽是流放的犯人,但死得太多,他们讨不着好,也拿不到赏钱

“拿几件厚衣服,铺在雪面上,”一道清脆稚嫩却带着沉稳的声音打断了妇人的惊呼和小卒的嘈切。

循声望去,说这话的女子十四、五岁,被泥糊得脏兮兮的脸上看不清五官,只能隐约瞧见不经意间的顾盼生姿,罩着一件肥大的棉衣,显得有些滑稽,可你一旦望进她的眼睛,便无心关注外在了。

役卒不由按照她的话去做,拿过一件旧披风铺在了雪面上。

“二嫂,把五姐放在衣服上,”斩钉截铁的话语令人不容置疑。

池景芸有点愣愣的,姜斋又叫了一声,池景芸颤抖的手抹了抹眼泪,僵硬地和姜斋齐力把姜容放在了披风上。

姜斋快速地摩擦女子的四肢,看似杂乱却有门道,她不停息地按着重要的穴道。

“热水,”简洁而掷地有声,稚嫩的年纪却给人一种信服的力量。

“哟,你还以为丫鬟婆子围着你啊,使唤人使唤到这来了,”张老三阴阳怪气的开口,脸色也变得阴狠,“死在这可不会有人多看一眼。”

“算了,死多了不好交代,她们到了也落不着一个好,老七,去拿水来,”一个浓眉蓄着络腮胡,穿着不同于其他役卒的衙役服饰,显然是这支流放队伍的老大,他冷眼望着,看不清神色,但隐隐能从紧抿的嘴角看出几丝不耐烦。

“多谢”带着疏离,姜斋接过。

那是双非常冷静的眸子,可却有魔力一般,陈七的眼睛定定的,想看看那双眼的深处,却好像迷雾弥漫,无论也看不清。

不一会儿,地上的女子缓缓转醒,睁眼望了望四周,各色的人脸与漫天的风雪,又绝望的闭上了眼,眼角有水渍滑出。

“五妹,你看看二嫂,天无绝人之路,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池景芸将额头和姜容紧紧抵在一起,仿佛这样就能给她力量,泪珠子却不住往下滑落。

一直跪在雪面上的姜斋缓缓站起身来,望向远方,收回视线,“五姐,现在乾坤已定,但谁知道以后,只要人还在。”声线稚嫩,却莫名就让人想信服她。

“行了,继续赶路,天黑之前必须走出雪山,要不然都得死在这儿,”吴老大别好佩刀,向远处眺望。

其他小卒纷纷举起鞭子,欲催赶路,犯人赶紧起来,生怕慢一会鞭子就落身上了。

“五姐,你且忍忍,马上就走出雪山了,”姜斋和池景芸将姜容慢慢扶起来。

“二嫂,六妹,我拖累你们了,”姜容半低着头,扬起一个僵硬的笑容。

“五姐,我们是一家人,这话太生分,”姜斋微皱了眉头,“岂不是日后我和二嫂需要你照顾,你也嫌我和二嫂是累赘拖累你?慢一点,我扶你起身。”看着妹妹的神态,姜容神色缓了缓。

“怎会啊,”姜容看着被泥掩住脸的妹妹,才缓和的脸色,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沉下头缄默不语,紧握着拳头浑身紧绷。

池景芸眼泪突然掉了下来,“五妹,六妹,二嫂拼了命也定要护你们周全。”

“还在嘀咕什么,想去阎王爷那投胎啊,”一道粗暴的声音打断了三人,张老三正拿着鞭子凶狠地瞪着。

一个在半路调来的衙役望了望队伍末尾,推了推身旁的役卒,“兄弟,后面那几个人是谁啊,吴老大都放她们一马。”

“那几个女的,没受黥刑,却被流放到这,那就是官家,如今盛京城有几个被抄家流放的官家?”

“姜家!户部尚书姜苏林?!那衙役发出一声惊呼,随即一愣,重重叹了口气,意味不明。

姜斋看了看周围的拿着鞭子凶神恶煞的役卒,低垂了眉眼: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同才来到这副身体那般虚弱,身手虽未恢复到之前的水平,但独自逃离不是难事,可自己一逃,这两个女人怎么办。

初醒时那两个女子声嘶力竭的绝望嚎哭,在隆冬寒日的苦苦坚守,一路上无言的保护,她不能。

《大昭律例》注:官家子流放充军不受黥刑。

可在脖子上却有一个通体黑色的项圈,婴儿手指粗,唯有用特定的钥匙才能打开,强行打开,锁洞破坏,则生死不离。

即使能一起出逃,只能顶着罪名,那便只能偷偷摸摸过完一生,我姜斋不苟活,另一个姜斋也不应枉死,且,姜家无罪!

姜斋正在思考利弊,一阵马蹄声由远及近地传来打断了姜斋的思路,在这片荒凉的大地上显得格外沉重,清晰,夹杂着马儿的嘶鸣和大刀划过雪地的刺啦声。

“不好,是蛮子,快躲起来,”吴老大侧身听了一声,脸色狠狠一变,蛮子是游牧民族,为了提高战斗力,减小战马的损失,特制了马蹄铁,不仅跑在雪地上声音小,对马蹄也起到极大保护作用。

吴老大话语未落,一支箭划破风声,一声惨叫,射中了一个因脚镣手镣笨重而未来得及跑的犯人,肚子上的血汩汩地往外冒,接着又有些犯人被射中。

蛮子的箭矢阴狠,射中目标,箭头上特制的钩便会紧紧抓住血肉,若不及时拔出,等箭头发作一处,拔出时如敲骨吸髓一般。

姜斋几人因在队伍的最末处,及时找到了一块可以遮挡三人的雪石,看着不远处被射中却满眼不甘,挣扎着往这边爬,姜斋垂下头,她知道没救了。

刺眼的红铺了一地,红与白的交融格外令人心惊。池景芸和姜容都不忍转过了头。

那些蛮子并没有把这一行人放在眼里,只狠狠地抽马疾驰,仿佛身后有洪水野兽一般。

一只凌厉的箭矢从蛮子身后穿破迅烈寒风射出,长了眼似的,从蛮子后脑至,眉心未有丝毫偏差,接着几只箭矢簌簌而过,只射中马匹,但也足够了,那几个蛮子从马上摔下来,挣扎着想要起身逃离,脖子上已经被刀架住了。

风雨中,姜斋看不清他们的面容,只见红鳞似血。

一举一动,都带着迅疾有序,仿佛经过千百次锤炼,簌簌而下的风雪落在红鳞不见踪影。

一高头大马缓缓上前,劲建的马蹄踏在雪地上,穿了一身更红的鳞甲,但更暗沉,三四十岁的样子,很儒雅的样子,像一个斯文的秀才,可手里那一把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弓和冰冷的眼睛,让人知道他并不是一个读圣贤书的

那人拉了拉缰绳,眼神冰冷而淡然,仿佛在欣赏他们苟延残喘。

“参将,就地格杀还是带回去,”右边一位将士询问。

参将,姜斋在漫天风雪中听到了这个词,她快速想了想在军中职位,正三品,姜斋眼神亮了一下,眼神穿过漫天风雪,细细打量。

听到询问,江参将并未开口,反而眼神凌厉一扫,仿佛发现了姜斋的打量,周围气势一变,那些将士低下了头,跪在了地上的役卒头埋得更低,囚犯和那些蛮子则开始瑟瑟发抖。

姜斋被视线扫射,并没有害怕或移开视线,姜斋在现代是军医,见过多少气势逼入的首长,反而与他对视了几秒,感觉到池景芸拉了拉衣袖,才轻轻低头颔首。

姜斋感觉那视线又打量了自己一番,又淡淡收了回去。

“拴在马后,是死是活看天吧。”

“是,”整齐划一,明明没几人,却喊出了气势如虹的声势。

江参将扫了一眼已经从遮蔽物出来的一行人,那只轻飘飘的一眼,却让吴老大那些常年在昭狱跟穷凶极恶的犯人打交道的心神一凛。

吴老大匆匆几步上前,“大人,我们是押送犯人的官差,这是我们的令牌文书,”吴老大弓着腰,小步上前,恭敬地呈上信物。

旁边亲兵拿过仔细对照,然后双手奉上,江参将略一摆手。

“回营,”一声轻喝,打马离开,一行人毫不拖泥带水地调转马头,马蹄远去,仿佛从未来过,只有茫茫雪地上的温热尸体和马蹄印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老大,那就是焰麟军?”一个役卒问道。

“是啊,就是因为有他们,我大昭不失一寸国土,”吴老大望着那个方向,久久不能回神。

“可真厉害,”役卒也望着那个方向。

听了这话,吴老大脸色意味不明,“继续上路吧,”吴老大收回视线。

役卒又开始挥舞鞭子,一行人继续上路。

“阿斋,怎么了,被吓到了?”池景芸脸色发白,显然被吓得不轻,可也紧紧地攥着姜容姜斋的手。

“二嫂,我没事,”姜斋低下头若有所思。

一行人走到山腰处,那里气温较高,有灌木丛生长。

“就在此处休整,明日一早上路,”吴老大扫视四周后便下达命令。

“老大,这儿?不是让我们尽早走出雪山吗,”张老三问道,他想早点赶路早点到,拿了赏钱回盛京逍遥快活,也能早点看到看到那些世家小姐沦为妓女都不如的军妓,他在盛京还有一份赏钱要拿呐。

“现在不必了,之前收到消息说雪山附近出现蛮子,焰麟军来了,那些杂碎跑不了,”吴老大恨恨地说,吴老大弟弟死在了蛮子手里。

夕阳残照,黄昏降临,金灿灿的光铺洒了一天一地,脸上也有了几分流光溢彩的美,张老三看着坐在地上吃饼馕的三个女子,舔了舔嘴唇。

“六妹,这给你,”一个白净的馒头递给了姜斋,谁能想到,姜家少夫人和小姐,如今对一个馒头视若珍宝。

姜斋看了看池景芸,发现隐藏在发丝间的一个小银簪子没有了,姜斋心中五味杂陈。

这一路走来,姜斋不是没想过一走了之了,但是池景芸和姜容这一路上的照顾,苦苦坚持,其实对未来的路都心照不宣,但这两个柔弱的女子却把自己作为生命中的最后一份支撑。

她们想让我活,这是前世从没有体会到的一份感动。

“今晚要在这过夜,你们三个谁跟我去捡柴火,”张老三摸着下巴走了过来,淫邪的眼睛转了个圈。

池景芸紧攥着拳头,从嘴里吐出几个字,“官爷,我们不能随意离开,况且……”

“废话少说,我跟着,看谁跑得了,”张老三打断道,阴沉的眼睛像毒蛇发出的毒液。

池景芸看了看姜斋和姜容,咬着下唇,仿佛怕恐惧从喉头跳出来,闭上眼,准备起身。

“我去,”一道声音响起,长时间的跋渋让原本清脆的声音嘶哑,却无法让人忽视其中的坚定淡然。

“六妹,不行,不可以,”池景芸眼眶一下通红,从地上颤抖地站起来,因为起来得太快,差点摔倒,她紧紧地攥住已经起身的姜斋的衣袖。

“二嫂,没关系的,捡个柴火而已,我们刚刚走过的不远处就有一片小树林,”姜斋轻轻地安慰道,脸上挂着纯真无邪的笑容,可心里已经暗暗做了决定。

这个张老三一路上下绊子,方才为了躲避蛮子,竟把一个犯人推出去占了他的位置,害他惨死,即使是囚犯也不该被张老三宣告死亡。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奇幻玄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