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奇幻玄幻 > 穿越养团子小说

穿越养团子

标签:

状态:连载

类别:奇幻玄幻

作者:萱墨宝贝

时间:2022-11-23

小说简介

那敏和丈夫一起穿越了,可是这画风怎么不对呀!别人穿越宫斗宅斗玩转美男走上人生巅峰,他们夫妻两个这是穿越过来养孩子的?养个闺女,在这个对女性很不友好的年代想要找一个好女婿简直是千难万难,虽然他们夫妻两个身份高贵,可是在这个男人三妻四妾合法的年代实在是太难了;养个儿子,不说皇权争斗你死我活,就是不争皇权,那也不能养一个纨绔子弟吧! 纳敏扑在丈夫的怀里嘤嘤哭泣,我只是一个学医的,干嘛让我做皇后啊,我连给闺女找一个好女婿都做不到!现在身份是皇帝,以前只是一个大学研究生还没有毕业的四皇子无奈的抱着自家媳妇暗自吐槽,皇太后坐在一旁听了太医的诊断叹了一口气说:“让人都退下吧,让太医守着胤禛就好,这孩子太重情了,他和皇后母子感情深厚,一时承受不住皇后的离去,皇帝也去休息吧,我守在这儿就好。”。……

《穿越养团子》情节预览:

男主以为女主傻,其实女主只是傻傻的爱着他罢了

公元1689年七月初十日夜,皇四子爱新觉罗胤禛在承乾宫孝懿皇后灵柩前昏倒,让本就伤心欲绝的皇父爱新觉罗玄烨更是煎熬,太皇太后皇太后还有各宫的主子们都纷纷前来探望,太医给出的诊断是悲伤过度伤及肺腑,昏厥是因为大悲之后情绪失控身体承受不住。

皇太后坐在一旁听了太医的诊断叹了一口气说:“让人都退下吧,让太医守着胤禛就好,这孩子太重情了,他和皇后母子感情深厚,一时承受不住皇后的离去,皇帝也去休息吧,我守在这儿就好。”

“皇额娘,您这都守了一个多时辰了,皇额娘去休息,孙儿守着胤禛就好!”康熙帝看着脸色蜡黄的儿子心里很难受,表妹这一去,胤禛这孩子怕是一时难以接受,才会悲伤过度而昏厥,只是皇太后年纪大了,他实在不忍心让她老人家还这么辛苦。

皇太后摇了摇头说:“我没什么大碍,这皇后崩逝是国丧,前朝还等着你呢,皇帝放心,我替你守着胤禛,不会让他出事的!”

康熙帝张了张嘴刚想说什么,总管太监梁九功快速上前行礼后小声的说:“主子,诸位大人都在乾清宫等候主子议事呢!”

“皇帝,政事要紧,胤禛这儿有皇额娘呢!”皇太后看了看一脸着急的梁九功,便开口轻劝道,皇太后其实很少插手后宫之事,只是现在皇后薨逝,她作为太后也只能暂时帮皇帝稳定好后宫。

看了一眼床榻上昏迷不醒的儿子,又看了看一脸担心的皇额娘,康熙帝还是和皇太后行礼告退了,毕竟皇太后说的对,政事要紧!

四皇子的昏厥因为皇后的崩逝并没有引起众人的重视,能重视的也不过是多少有些心疼儿子的皇帝,至于其他人包括四皇子的生母德妃都对这事不太上心。

与此同时,内大臣乌拉那拉费扬古的府里,费扬古的老来女乌希哈突然昏迷,让因为婆婆入宫哭丧而主中馈的马佳氏惊慌失措,毕竟乌希哈作为费扬古和觉罗氏的老来女,在府里的受宠程度堪比身为嫡长子富禅,只是请来的太医也看不出是什么毛病,让整个乌拉那拉府都愁眉不展。

乌希哈连着昏迷了两天,觉罗氏向内务府报病,不再入宫哭灵,在三个儿媳的陪同下一直守在女儿的闺房里,什么都顾不上,红肿的眼睛让人清楚的知道她这一天多都是以泪洗面。

富禅富昌富存还有五格兄弟四人带着几个孩子谨守府邸门户,因为皇后的薨世,整个京城里现在都是风声鹤唳,费扬古此时不在府里,他是负责京畿安全的九门提督,便是知道一直捧在手心里宝贝女儿此时昏迷不醒,他却是连回府看一眼的时间都没有,好在马佳氏经过短暂的惊慌后,马上惊醒过来。

特别是现在有据觉罗氏守着乌希哈,她在两个妯娌的帮衬下,直接接受了府里的内务,还因为富禅兄弟几个在,这才捣腾出来一点时间,想起还心急如焚的公爹,便让富存和五格隔几个时辰就给费扬古送消息,也让费扬古能稍稍的安心一点。

在乌希哈昏迷过去的第三天夜里,一直躺在床上的小人儿睁开了眼睛,昏黄的灯光下,看着头顶上的纱帐,乌希哈眼底的惊慌失措还有茫然再也掩饰不住了,其实她晚间就清醒了,可是身边人来人往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瞒住自己的不同,便一直没有睁眼。

她不知道自己这算是怎么一回事,接收了这个身体的记忆,反而让她迷茫不已,她到底是被捧在手心宠着的清朝九门提督之女,还是那个二十一世纪刚和老公领完结婚证的那敏,她是记得她和老公从民政局出来坐上车,没一会儿因为不明原因出了车祸,除了在车子失控的时候,老公飞快的解开安全带扑到她身上护着她,然后她就失去意识了。

她在这儿,那她老公呢,那个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到了年纪便水到渠成结婚了的老公呢!还是说那只是她的一场梦,可是那二十年的记忆不可能是假的,那真实的感情也不可能只是做梦,但是她这三天在这个身体上,一点一点恢复的记忆也不是假的,说是借尸还魂也不像。

毕竟对于那拉府,她是有感情的,而且感情很深,感觉她就是那个从出生便一直备受宠爱的小姑娘,两段记忆的碰撞和她本能的抵触,才让这具身体陷入了昏迷,这三天有了两段记忆的她,知道自己是回不去了,旁人还好,毕竟没了她,父母还有弟弟还有其他亲人,可是那个从小护着她长大的老公去哪儿了,毕竟在她最后的记忆里,护着她的老公生还的希望几乎没有了!

眼角的泪水无声的流淌,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她到了这儿。那她老公呢,会不会和她一起也到了这个时空,抱着这么一点微弱的希望,她才强忍着悲痛慢慢的融合了这两段记忆,现在她就是大清朝九门提督乌拉那拉费扬古的老来嫡女,乌拉那拉乌希哈,虽然总是觉得这个姓氏有些熟悉,但是那敏,哦,不,现在应该是乌希哈则是因为悲伤直接给忽略过去了。

闭上眼睛慢慢在脑中又过了一遍乌希哈的记忆,乌希哈今年八周岁,虚岁九岁,当然这个时候都是算虚岁,那就是九岁了,虽然年纪比较小,可是因为学的东西多,为了不让人看出什么来,乌希哈现在不得不逼着自己把记忆里的东西都融会贯通,毕竟光是语言一项小姑娘就会满蒙汉三种语言,在加上那敏的英德法俄四种语言,乌希哈觉得自己可算是个语言小天才了!

因为从上任帝王开始就注重汉学,上行下效,宗亲臣子也都仿效帝王学习汉学,也正因为如此,年仅九岁的小姑娘满蒙汉三种语言精通,汉学中的四书五经琴棋书画也都有涉猎,不止如此,还有内闱中馈管家算账女红,因为小姑娘是满蒙闺女,这骑马射箭打猎也要精通。

乌希哈现在有些生无可恋,她在二十一世纪的那段记忆,虽然有一些业余爱好,可是因为家学渊源,她上大学学的是中医,因为弟弟对中医不开窍,家里把传承希望全部寄托在她身上,而她在出车祸的时候,研究生还没有毕业呢!

听着外面丫头仆妇小声走动的声音,乌希哈睁开眼睛,看着帐子里还是昏黄的灯光,便想起来自己睡的是那种闺阁女儿的拔步床,这床别的特点乌希哈不记得了,就记得这一层一层的帐子,不说现在天应该也就是刚微微亮,就是天光大亮,怕是躺在这样的床上也看不到外面的光线。

在脑子里演练半宿,乌希哈觉得自己应该不会在暴露出来什么了,毕竟不止融合了记忆,便是感情,她对那拉府的感情也一并继承了下来,对于费扬古和觉罗氏她是真的感觉亲近,感觉那就是她的亲生父母,还有几位兄长和一母双胎的弟弟五格,便是几位嫂嫂她也感觉很是亲近。

毕竟乌希哈和五格是费扬古的老来女老来子,觉罗氏四十多岁快五十了才老蚌怀珠生下了乌希哈和五格,而那个时候,不管是大哥富禅还是二哥富昌三哥富存都已经成亲了,就连几个侄子庆赉都比乌希哈和五格大一岁,雅亲,保住,巴武,一个比他们姐弟俩小两岁,剩下两个小三岁,庆赉和保住是大哥富禅的儿子,雅亲是二哥富昌的儿子,巴武是三哥富存的儿子。

整个那拉府现在四个儿子,四个孙子,唯一的女孩就是乌希哈,也难怪虽然和五格是龙凤双胞胎,但是相比起五格,乌希哈要受宠的多,毕竟满蒙贵女都是娇养长大,但是乌希哈因为是那拉府两代唯一的女孩,不止是费扬古和觉罗氏把这个唯一的女儿放在手心里宠着,便是几个兄长嫂嫂也是把这唯一的妹妹宠上了天。

虽然现在乌希哈还是悲痛难过自家老公不知怎么样了,但是已经醒了她就不想再让家里人担心了,毕竟这几日觉罗氏还有三个嫂嫂的难过哭泣她都是能听见的,还有几个兄长和弟弟侄子的叹气声,便是偶尔回府的费扬古看着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乌希哈,都忍不住老泪纵横的哭了一场。

“来人呢!”

听到乌希哈的声音,外面噼里啪啦乱成了一团,瓜尔佳氏激动的喊了一声:“乌希哈!乌希哈醒了!”话音还未落,人已经扑到了床前,对上乌希哈的眼睛,瞬间眼圈红了,喃喃低语道:“醒来了就好,醒来了就好,呜,呜,呜……”

“三嫂!”

“哎,乌希哈有没有哪儿不舒服,告诉三嫂。”

“我没事了,三嫂不用担心!”

瓜尔佳氏抬起红肿的双眼,嘴角有些颤抖的对着身后的丫头嬷嬷吩咐道:“让人去请太医,安排人去主院禀报老爷夫人,说格格醒了,再去各个院子通知主子们说格格醒了!”

一阵兵荒马乱之后,已经把过脉的太医,捋了捋胡子眉头微皱的说:“贵府格格现在身体很康健没什么问题,只是因为昏迷了三天没进食,稍微有点虚弱,好好补补也就是了,只这当初昏厥从脉象上看,是因为一时惊慌伤心,只是这为什么昏迷了好几天,从脉象上也没有看出来,不过现在从脉象上看,没什么问题了!”

“谢谢刘太医,这几天辛苦了!”费扬古听了刘太医的话愣了一下,随即不着痕迹的掩饰了过去,示意长子富禅送刘太医离开。

一旁的瓜尔佳氏很有眼色的让人快速的端来了早就准备好了补元气的阿胶粥,虽然乌希哈看着眼前这碗粥实在是没胃口,可是看着一家人都满怀期待的看着自己,咬了咬牙端过碗就像喝中药一样直接一口气喝了下去,让其他人都是一言难尽的的看着她。

乌希哈的闺房里,那拉府大大小小的主子现在全部聚在这儿,费扬古看着乌希哈心疼的问:“现在感觉怎么养?难受吗?还饿不饿?”

“阿玛,我没事了,别担心。”看着年过半百快六旬了的费扬古,乌希哈笑了笑,伸手抓着费扬古的大手,轻轻的安抚着,这个征战沙场多年,杀伐果决,手握重权的男人,现在也不过是一个只会紧张关心自己女儿的老父亲罢了,这让乌希哈的心温暖了许多。

虽然对那拉府的感情都在,但是就这么融合了两段记忆,乌希哈难免在感情上有所生疏,只是费扬古这般直白的话语和眼底抹不去的关切,让乌希哈的心安定了许多,这是她的老父亲,是哪怕在忙都会抽时间亲自教她骑马射箭打猎的父亲,是会因为她绣好一个荷包而高兴的把她扛在肩上的父亲。

看着乌希哈的笑容,觉罗氏再也忍不住上前把乌希哈抱在怀里大哭了起来,这两三天,觉罗氏简直是度日如年,捧在手心里的娇娇儿就这么人事不知的昏迷在床上,若不是一直抱着希望,她死了的心都有了,虽然她现在儿孙满堂,可是都比不上这个知冷知热处处护着她的宝贝女儿。

“额娘,女儿没事了,不用担心,刚才太医不也说女儿身体很是康健的吗,额娘,别哭了,这样哭狠了对身体不好。”过了半响,听着耳边的哭声变小,乌希哈才柔声的哄着自家额娘,她学过中医,知道额娘若不把这几天的情绪发泄出来,一直压在心里对身体并不好,只是也不能一直让她哭,哭狠了身体也会出现应激反应的。

乌希哈哄了一会儿,终于哄的自家额娘不哭了,才使了一个眼色,让大嫂舒穆禄氏和二嫂索绰洛氏一左一右扶着觉罗氏去重新梳洗了一下,一家子全部都围在乌希哈身边,让她压力很大,只好笑着说:“阿玛,大哥二哥三哥你们今天不用去衙门的吗?”

“乌希哈不用担心,我和大哥二哥都请了半天假,等下午再去就是,只是阿玛您?”富存笑着看了一眼自家妹妹轻轻的解释,不过自家阿玛现在怕是不能请假,毕竟在这个时候,作为护卫京畿的九门提督,费扬古昨晚能回来都是侥幸。

费扬古看着乌希哈,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怜惜的说:“阿玛一会儿就得走,宫里不止皇后主子的丧事,还有就是四皇子因为悲伤过度哀毁骨立之下昏厥了,已经好几天了,宫里封锁了消息,但还是被有心人传了出来,你们几个当差的时候要小心行事,现在京城不说风声鹤唳也差不多了,你们注意点别惹麻烦!”

“是,阿玛!”已经当差了的富禅富昌富存齐声应是。

教导了儿孙一番,费扬古看着时候不早了,便看着乌希哈怜惜地说:“乌希哈好好休息,阿玛先去上差了,等有时间阿玛就回府看见,你听话,好好休养几天。”

“阿玛,您刚才说宫里四皇子也昏迷了,那阿玛知道四皇子是什么时候昏迷的吗?”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奇幻玄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