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历史 > 混在南齐小说

混在南齐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军事历史

作者:言正.QD

时间:2020-09-13

小说简介

当一个图书管理员因一次意外回到了异世南北朝时期,新的人生传奇自此就了。南齐,神马地方?大谢小谢,北唐风云,天下纷纷扰扰。混不很容易,下回分解小小谢如何玩转大大地的天下。  美女有木有,金钱地位名望有木有,求我的推荐求进入页面求所有收藏,谢谢您大家~!!!镜头切换到另一个世界,一个少年趴在窗台上,窗外阴雨连绵,屋檐的滴漏从水珠变成了线又从线变成了水珠。眼前的景色恍惚,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半年了,身上这套幼稚的古装至今仍觉得别扭。府上的人都知道大老爷家的大郎自从年头走马失足后,脑子似乎被摔坏了,整个人都变得呆呆的了。府上人私底下说大郎怕成了傻子,只是被夫人惩戒了几个乱嚼舌根的蠢货之后,大家都不敢再议论了。。……

《混在南齐》情节预览:

文章风趣幽默,剧情紧凑,情感丰富

  “然儿,到车上来。”自家老爹把他拉上马车回家去了,车里还坐着一脸不豫的方先生。到达廉州半月了,本来到如此南方就不大情愿,但碍不过自己亦师亦友师兄的情面,开始也以为自己的学生只是少年顽劣而已,没想到还有偌大的“名头“,师兄误我啊,方先生心里也埋怨起自家师兄来,南齐人重学问,更重师道,师生之谊堪比父子之情,这可是一辈子的铁关系,一荣与共,休戚相关的,况且他最厌恶的就是那些整天行为不端,调戏良家妇女的恶少,难怪方先生会有如此反应。

  “你这滑头,”叔父听了之后想敲他的头,但想到他的伤,又忍住了收回手,理了理衣服正色道:“然儿,叔父看你身体已无大碍,近日阴雨,得闲在家,给你请的名师虽是吾同门师弟,不过还是不放心你这顽劣,现在就考考你,默写一遍《文训》看看。”

  看着自己脸上露出回忆又略带点颜色的笑容,方先生瞬间再变脸,熊熊的怒火被点燃,平时乖巧的学生竟然还有如此一面,一拂袖就要下车。自家老子赶紧扯住,“孝然贤弟,劣子不晓事,少年人血气方刚,原谅则个原谅则个。”谢然才醒悟过来,小小年纪做了那么糗的事,现在还有心情色色地回忆,阿弥陀佛,罪该万死。赶紧向老师赔罪,并承诺立即去登门谢罪,招呼车夫向东城驶去。

  小言新手初来乍到,给给位书友问好,给各位大大问好。

  谢然默默地走在回家的巷子里,从图书馆下班回家已经十点半了,最后一班公车差那么几秒就这么开走,大冬天的晚上连个的士都没有,害得自己走了半天,一肚子窝火。他想着就郁闷,心里不停地诅咒无良的馆长和没人性的公车司机。只是这么一专心致志地问候别人,难免注意不到周围的情景,一辆急速驶来的奔驰毫不怜悯地把他撞飞到空中,坠落,直到他的意识慢慢模糊消散。最后留下的只是第二天晚报上富二代醉酒飙车致无辜行人一死五伤的消息,如果他还在,一定会感叹,为什么死的是我?

  当然,少年可不这么认为,虽然这诡异的一切让他觉得云里雾里,总觉得自己在做梦,不知什么时候梦就会醒了,于是他掐自己的大腿,捏自己的脸蛋,甚至偷偷拿刀割破手指,但除了痛和下人们惊慌失措之外,鸡飞狗跳的府里并没有变回他所熟悉的社会,于是他沉默了,怕言多必失,同时也用失忆这种穿越综合症来慢慢了解这个社会。

  看着故作严肃的叔叔,谢然心里暖洋洋的。听说自己受伤,千里迢迢赶回来,明明忙得要死,为了自己的学业,又不辞劳苦把远在洛州的师弟方先生请来给自己当蒙师。要不是南齐一直有亲亲不蒙师的古怪传统,说不定就要把自己带到京城亲自教导。这样一家啊,还真是蜜一样的感觉。

  “哦,”不知什么时候站在自己身后的二叔赞叹道,“此句甚妙,然儿,你从何处听来的?”

  送别总有离开的时候,自家二叔直挂云帆潇洒北去了,离开前还殷切交代,让他好好学习,多听方先生教诲,不可顽劣等等,谢然口上答应着,心里对枯燥的文言文嘀咕着。读书也是无聊时翻翻旧时典籍,看看与前世经典有什么区别,发现自己侥幸继承了无数前人的智慧,拥有了无数大神枪手,确实也高兴了一阵。不过现在迷茫了,是当文抄公么?想想这个国度里文人的狂热,听得一点好文字,便不远千里来探讨,跟着自家二叔自称学生的人可不少,连白发苍苍的老头都有好几个,南齐人称之为追随,这可是一大雅事,要是在齐国报上自己是小谢学士的追随者,少不得被热情招待一番。

  只是春来夏去,这雨跟秋天缠绵了起来,没完没了又下了一个月,地都被泡烂了,果然是南国之南。谢然的心情和天气一样潮乎乎的,无聊发呆的时候总难免有着许多的回忆。不知道父母会伤心成什么么样,还好有个哥哥,或许能好好照顾家里吧。想起前世渡过了和无数乖孩子一样的童年,想起了在老师的淫威下战战兢兢过完的小学初中高中,然后混完的大学,之后在无数种偶然必然以及悄然中进入了一家图书馆工作。然后就是整天在图书管里喝茶看书,偶尔会被更年期馆长留下来加班,那时候许多愤青的冲动早就被图书馆的椅子磨平了,随遇而安地看看书玩玩游戏,一年半载省点钱寄回家,有事没事发表几篇豆腐块赚点零花钱。谈了几个女朋友有的被甩了,有的甩了,分分合合终于拱到了一颗好白菜。想到她,谢然内心柔软又伤感起来,也许她会夜里偷偷抱着枕头哭吧,也许在讲台上不经意写到自己名字时会难过起来吧,那是个好女孩,不知道她过得怎么样了。

  “然儿,起初听师兄说起你的事故,也只当你少年顽劣,不慎失足,没想到还有如此事故,为师初来咋到,百姓顾忌师兄脸面不忍提及,府里也三缄其口,以往不知道也就罢了,今日竟然连都督也过问此事。虽过半年,前些日子你也是有伤在身,黄家也不曾怪罪,为师还是命你登门谢罪,你可有异议?”说罢又转头满脸怨气地望着自家老爹,“此事伯纪兄为何不言明,当日承诺与我全权管教,如今我就越俎代庖,少年人还需严加管教的。”谢维,望了一眼自家儿子,虽然有些自责心里也有些不高兴,但还是对方先生点头许可,毕竟人家担了大干系来教自家儿子的。

  谢然才发现自己来到这里大半年竟然疏忽了这么严重的问题,看来是自己脑子太混乱了,随即又想到“自己”调戏了是怎么样一个美女,萝莉不,可爱不。依稀的记忆里是很清秀的一个女孩,肯定是极出众的,要不自己也不会调戏了别人还举个牌子满城飞奔,做出如此脑残的丰功伟绩。

  新书《混在南齐》,小言的处女作,希望大家喜欢,有不足之处,请大家多多指正,谢谢大家。

  谢然自顾想着,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亭子外面,群众雪亮而充满其他色彩的眼神,怎么看都觉得不大舒服,不过想到自己的名声,心里也了然。人家私底下议论,把他和另外几个纨绔并称“五虎”,这可不是北唐五虎上将,当然南齐人最瞧不起北边的武人,向来喜欢给看门的大黑小白之类的取个北唐将军的名字。几人中也以他为最,其他人虽是被家里宠坏的孩子好歹也能背背《文训》,能写上还算工整的字,调戏姑娘的时候也能用上一两句诗词,自己嘛,字丑不说,背书,那简直不如杀了他,肚子里就存着吃喝玩乐。还好,自己已经不是原来的“他”了,心里不禁想着,怎么也要做个有文化有素质的高富帅,至少别给相当于中央办公厅主任兼领外交事务的叔叔丢脸。

  在亭子里,自家老爹谢知州向各位上官下官团团作揖,一来替弟弟再次表达了对大家相送的谢意,二来也为自家小子无礼赔不是。好在众人也见怪不怪了,交州都督私下询问了谢然的事,也就告诫两句,相互道别之后,各自回府了。

  “这个……那个……我记不大清了,二叔您不是不知道,我有好多东西记不起来了,那个……不是在望海楼听说的就是在倚翠阁听说的,也或许,大概是我以前说的吧。”谢然吞吞吐吐地说,反正一时半会解释不清楚,只好随便找个理由。如今天下二分,北唐嗜武,南齐好文,这样一个与历史相似又不是的朝代里,作为曾经国子监教习的现如今同文阁学士,自家二叔就是个典型嗜文成痴的家伙,在南京城也是鼎鼎有名的,人称小谢,与前朝大诗人谢籍并称。

  半年白驹过隙一般,老来得子对自己无比疼爱的知州父亲,同是大家族出身更溺爱自己的母亲,生了几个女儿的二叔家以及像宝一样捧着自己的七大姑八大姨。总之这是一个典型的大宅门,这使和谢然同名的前身不幸成了名满全城的纨绔子弟,而且还是纨绔子弟中的战斗机。知道他怎么来的么?就是因为这家伙小小年纪整天遛狗走马,调戏良家妇女后得意的全城飞驰摔的。缘分呐,怎么说来着,那谁谁谁给你关上了一扇门,就会为你打开一扇窗,什么人把你撞死了迟早会把你再撞回来。

  谢然一丝不苟地默写着这个世界里和《论语》有着相同地位的的经典,二叔看得直点头,看来这次事故后,自家侄儿开窍了,也知道上进了,不枉费自己的一番周折。不过想到马上又要返回京城面对纷乱复杂的局势,不禁感叹,看来大哥说的没错,自己诗才或是有的,做翰林还可以,想入中枢就勉强了,看来自己的治才还是差了点。看着专心模式写字的宝贝侄子,不知道他以后能撑起家族的大梁。

  惆怅这种情绪有时候就会去掉竖心旁,长的一发不可收拾。独倚栏杆,看着二叔家嬉戏的小妹妹,不禁感叹道:“真是少年不识愁滋味啊!”只是他忘了自己也是个十岁的少年。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军事历史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