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奇幻玄幻 > 天传小说

天传

标签:

状态:已完成

类别:奇幻玄幻

作者:奇热文学

时间:2020-09-05

小说简介

《天传》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白发老头,红袍女人,红色之间的故事。天传评论交流微信在线免费深度阅读!……

《天传》情节预览:

情节新颖,故事起伏曲折,富有感染力,引人入胜

天传小说名字叫做《天传》,这里提供天传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天传小说精选:“要我不要杀你,也可以,你给我保护好他,他若有三长两短,我要你的脑袋。”“是!”小和尚回答得很干脆。小和尚知道,火翎饶了自己。没有了声音。很久都没有声音,没有动静。小和尚抬头,没有了火翎,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就已经离开。小和尚站起来,走到被冰封的离木身边,看着在冰里沉睡的离木,眼神黯然。想要的终究是得不到。自己的明天不知道还有多少。火翎要自己保住离木,自己就一定要尽全力的保住离木,除了火翎外,任何的人也不能伤害他一分。不明白火…

红袍女人小说名字叫做《天传》,这里提供红袍女人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天传小说精选: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现在离木能看清楚这个红袍女人的眉骨间有一种风情,可是你顺着这个女人的眉骨往上看,看向两边,你会发现这个女人也有着一种令人恐惧的东西在,因为她的眼球是红色的,布满红色的血丝。从这个眼神看出,这个女人或许根本就不是人类,她不过是动植物变出来的。离木的浑身起了鸡皮疙瘩,这个女人会杀自己?带自己来到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听这个女人说,这个女人还带过很多男人来到过这里,那些曾经的男人他们去了哪里?成了女人…

“要我不要杀你,也可以,你给我保护好他,他若有三长两短,我要你的脑袋。”

“是!”小和尚回答得很干脆。

小和尚知道,火翎饶了自己。

没有了声音。

很久都没有声音,没有动静。

小和尚抬头,没有了火翎,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就已经离开。

小和尚站起来,走到被冰封的离木身边,看着在冰里沉睡的离木,眼神黯然。

想要的终究是得不到。

自己的明天不知道还有多少。

火翎要自己保住离木,自己就一定要尽全力的保住离木,除了火翎外,任何的人也不能伤害他一分。

不明白火翎为什么要这么做,也不能问原因,她有她自己的目的,便宜了离木,不然他就是自己的猎物。

火翎是怎能知道他被我冰封?她不是远离了妖国去了万里之外?她怎么在这个时间回来?

按路程推算,如果她去了万里之外,现在的这个时间她是赶不回来的,现在火翎赶回来了,这说明什么问题?这说明火翎根本就没有离开?

她没有离开,为什么对大家说她要去万里之外?

她欺骗了大家?她为什么要欺骗大家?

离木是她带来的人,她要怎么处置离木,和自己一样吃下他的灵魂?用他的肉体?

火翎现在的容貌绝世无双,用他的肉体,还不如自己的肉身,他的功力根本就不及火翎功力的一半。

火翎是娘娘,法力已经到了火妖的最高境界,不需要离木的功力来充实。

那是她的事情,与自己没有任何的关系,断了思绪,用手掌摧毁封住离木身体的冰块,离木身体的冰块在逐渐的融化,化成水的消失。

离木醒了过来,睁开眼,看见头顶的白色,摸自己的身体,摸到一身的水。

以为自己是躺在河水中,眼光斜下来,看见小和尚,唤醒记忆,自己倒下前经历过什么,站起来,这里是自己倒下的地方,不知道倒地有多久,没有感觉到天有变化,认为只过去几分钟。

小和尚没有让自己死。

不明白身上怎么是湿的,感觉到很冷,连忙用内力温暖自己的身体,慢慢的感觉不到冷了。

不过小和尚伤害了自己。

离木看着小和尚,眼神冰凉,手中的唐刀挥出,划出一个白色的弧度,白色的弧度过,弧度的尽头是小和尚呆的地方。

现在,小和尚不在刀划过出现弧度尽头的那个地方,离木掉转头,就看见小和尚站在自己的身后,刀继续挥,挥出弧度,小和尚避过,非常的容易。

离木再练一百年也不是自己的对手,自己根本就不用出手,光防守,他攻击,或许他就会被累得半死甚至死亡。

不是火翎特别交代自己一定杀了他,他的肉身一定是自己的了。

想到火翎交代过,自己无论如何都是不会还手,也不能还手,不能伤害他分毫。

见几回自己都无法攻击到小和尚,离木颓废起来,一种觉得自己无用的情绪在心里狂升,后来,停止了挥刀,甚至要毁了跟随自己多年,有兄弟般情谊的唐刀,没有毁,忍住自己的愤怒和疯狂。

刀握在手,刀没有挥,刀没有刀鞘,刀鞘在天心河的岸上,天心河离这里多远?师父的家离这里多远?

刀鞘在,刀放在腰间方便很多,想念刀鞘,刀鞘虽斑驳,刀鞘的花纹熟悉,甚至是它每一寸的花纹都与自己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有没有机会回到天心河?取回刀鞘,那荒芜人迹的地方,也许,它在那里经受风吹雨打的等自己回去。

师父一定看见了,师父可能拿了回去。

想起师父的脸,心里一痛。

他不再慈悲,不再给人关怀和温暖,他冷漠,邪恶,给人恐惧和痛苦。

他的心是黑色和白色融合的,他的心只有他自己能够解。

从脑海里割断他的脸,关于他的一切。

对手是小和尚,自己没有一点办法能够打赢他。

他杀自己是很容易的。

他不是人是火妖,人斗不过妖怪,想到这里,心释怀。

转身走,斗不过,就离开,小和尚跟在身后,没有理,不知道他为何要跟着,他在等待机会下手?他为什么先没有杀自己?

想起火翎的话,他是火翎的同类。

他不想活了能够杀自己,他还想活,他不会杀自己。

在自己入睡的时候,他一定是准备要杀自己的,不过想起火翎交代过就没有杀自己,现在看他的行为,他好像是在保护自己,他看起来是个小孩,可是他的武功远远的在自己之上。

就算是有十个这么英俊的自己,在人类的世界,有几乎是天下无敌的武功,也不是他的对手,有他能够保护自己,自己的生命是绝对没有危险的。

大踏步的朝前走,也不再问小和尚自己所不理解的这一切,知道就算是问,他也是不会告诉自己的,看他的表情就已经知道。

口腔里有很浓的酒味,肚子叫起来,从未有如此时的感觉到饥饿,到哪里找吃的?

走出五十步,几乎就要出有灯笼的大门停住脚步,转身问小和尚有没有吃的,小和尚的眼睛一亮,变戏法般的从背后拿出两个滚烫的馒头,递到离木的手里。

离木接过,瞬间就感觉到从馒头上滚出的热气,蔓延到心田。

毫不犹豫的咬了一口,很棉的味道刺激口腔的味蕾,几口就吃进了肚子里。

为什么这一次,离木不怕中毒毫不犹豫的就把馒头吃了下去?因为离木相信这一次,小和尚是绝不会给自己的馒头上面下毒的,这一次不用探,也知道没有毒,离木不愚蠢。

离木的想法是正确的,小和尚没有往两个馒头里面下毒。

两个馒头下肚,离填饱离木肚子里的饥饿还很远。

看离木的表情,小和尚就明白,带离木从挂着红灯笼的门口朝左边拐,走了五十米的直路,就又看见一间白色的房子,走进白色的房子里面,离木的双眼瞪得很大,表情极度的夸张。

因为离木看见,屋里几乎是满屋的馒头,都热气腾腾,苍白的坐在它们该坐的地方,这么多的馒头,离木一个人就算是吃一年也是吃不完的,因为满屋都是,还堆起了小山丘,

不过,看到这些馒头,离木的心里没有更加的饥饿,没有伸手拿滚烫雪白的馒头,这是不是就是说?离木不饿,离木是饿的,只是对这些没有胃口。

先吃两个馒头是因为已经饿极了,因为离木是南方人,南方人都爱吃大米,从离木在离自己的家乡很远的南面漂泊的时候,离木一直吃得就是大米,甚至连一个馒头也没有吃。

到了北方,就不一样,北方天天吃馒头,顿顿是馒头,及其的吃不习惯。

可是流浪在了北方,就算是吃不习惯也要吃,不然就会被饿死。

既然他人能够吃自己也同样是人,为什么就不能够吃?

虽然也吃,经常的吃,还是不太习惯和喜欢,只要是有米饭的时候,都会选择米饭,现在吃下了两个馒头,看见了这些馒头,心里就没有多少的胃口,想如果是大米饭和鱼鸭肉菜,那将是多么的刺激自己的味蕾,那将是多么幸福的享受。

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现在离木能看清楚这个红袍女人的眉骨间有一种风情,可是你顺着这个女人的眉骨往上看,看向两边,你会发现这个女人也有着一种令人恐惧的东西在,因为她的眼球是红色的,布满红色的血丝。

从这个眼神看出,这个女人或许根本就不是人类,她不过是动植物变出来的。

离木的浑身起了鸡皮疙瘩,这个女人会杀自己?带自己来到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听这个女人说,这个女人还带过很多男人来到过这里,那些曾经的男人他们去了哪里?

成了女人的美中餐,就像是师父一样专吃人的灵魂,她也专吃人的心?

这里是哪个地方,暂时没有答案,这个地方离自己曾经的故乡有多远?

这个世界能给离木安宁的只有故乡的土地,只是不知道它们距离有多远?自己是否还能回到那个天远地远的故乡?

忽然就想起爹娘,想起自己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回到曾经多少午夜梦回的故乡,离家的时候自己还是一个少年,还记得在村口的时候,爹娘挥手和眼里流出的不舍。

无论自己漂泊多远,自己还是爹娘心中最深处最深的牵挂,可是谁也无法想到,这一离别就是那么久远,久远到似乎是自己的一生。

当时谁都无法想到,一路也就这样充满欢喜悲愁,从昨天的少年,走到今天的中年。

凡事不要太在意,因为人生就是这样。

这样的过来,也这样的过去。

这个地方离故乡有多远?不知道。

因为现在连这里是哪里都不知道。

离木也没有再问,两个人就沉默,天地间也无声。

这里的空气在无形中凝重起来,在这沉默中,离木看着红袍女人的脸,红袍女人也看着离木。

过了一段时间,红袍女人问:“你不想知道我是谁?我为什么要带你来到这里?”

离木又何尝不想知道,只是,知道了如何?不知道又如何?还不是一样,什么也改变不了。

平静的说:“知道了如何?不知道又是如何?还不是什么也改变不了。”

“你的心真静,如果我告诉你,这里就是你魂魄归宿的地方,你的这一生就将被囚禁在这里直到死亡,你的心还会这样平静?”

离木没有回答,离木的脸变白了,一种雪般的白色,离木没有想到,这个女人救了自己,最终还是有她的目的。她是要杀了自己?

和师父不同,她是要慢性的杀了自己?

突然觉得人太残忍,连对生命最起码的尊重也没有吗。这样的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太可怜,可是既然太可怜,又为什么要活在这个世界上?

离木的手不自禁的握紧手中的刀,这细微的举动又怎么能逃出火妖,红袍女人的眼睛?红袍女人的眼睛眨了一下,慢慢的说:“你要用你的刀来杀了我?如果你这样想,你就是错误的,因为你要知道,我既然能够把你带到这里来,我就有办法来治你,如果你不相信,你可以来试。”

看红袍女人说得那样平淡,离木终于挥出唐刀,唐刀锋利无比,杀人于无形,刀风横过,从红袍女人的身体穿过,没有感觉,没有出血,就像是唐刀砍在了空气里面一样。

等刀的刀锋再回到离木面前,离木的双眼使出力的看刀刃,看过一眼就明白,自己根本就不是面前这个红袍女人的对手,也明白这个红袍女人根本就不是人,而是妖怪,人是斗不过妖怪的。

妖怪只有让神仙来收服,据离木所知,神仙有,但是是在南国的天上,南国的天上,离这里不知道有多远的路程?

神仙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这件事情就是非常难办的,这是人力无法解决的事情。

既然妖怪找到了自己,只能承认自己倒霉,妖怪所给予自己,什么样的惩罚都要接受。

看现在的情形,妖怪好像暂时没有要把自己怎么样,她到底要把自己杀了做什么?妖怪需要人体的什么?除了知道妖怪要杀自己的目的是需要自己人体的什么器官外,其他的目的就不清楚。

自己和妖怪没有任何恩怨。

“什么时候杀我?”离木的目光离开刀,看着红袍女人,眼神是从未有过的平静。

面对这样的眼神,红袍女人惊呆,红袍女人的心一动,从未从哪个人的眼里见到过这样的眼神,这是一种多么悲壮的眼神,就像是即将要上站场的士兵,那种誓死如归,这是一种真正的属于男人的眼神。

红袍女人,用纤细雪白的手往头上扬起,摸了一下头上盘在头顶的黑发,突然抽出金钗,甩甩头,黑色的长发像瀑布般的流泻下来。

真是一个极品女人,离木心想,只可惜这个极品女人是个妖怪,也只有妖怪变成的人形,才会这样美。

这样美的女人,人类是没有的,离木的心里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是为面前的女人心动的感觉,虽然知道这个女人是个妖怪,一点也不在乎,心里惊讶,为何会有这样的感觉?

自己的心变得好卑鄙。

离木的目光垂了下来,背过身,看着眼前白茫茫的一片,不敢乱动一下,深怕乱动一下,就会掉入深渊里,自己会死无葬身之地。

至少直到现在,这个红袍女人还没有杀自己的意思,至少从自己进入黑水中,以为自己无法逃脱的时候,自己的命本来就是没有的,是这个女人救了自己,让自己还在这个世界上活着。

是红袍女人让自己还活得长久些,可是自己活着和死去又有什么区别?

师父这样对待他的徒弟,那些可是自己的亲人,师父这样对自己,自己可是他一手养大的,不厌其烦的教自己武功,做人的道理,到头来,他亲手摧毁了他给自己架构起的人生价值观,这种破碎比死亡更加让人无望。

活着,到今后都不敢相信任何人了。

现在活着还不如死去。

“我的这条命是你救得,你什么时候想要,你就拿去。”离木说,声音很闷,当然也听得出内心的愤懑。

“很好,现在我要离开这里,离开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记住,我回来的日字,也就是你要死亡的日子,这绝不是开得玩笑,直到现在你还不知道我叫什么。我就告诉你,因为,不久会有人代替我,监视你,有一天当有人要杀你的时候,你只要说出我的名字,我相信只要他们听出我的名字,他们绝不会杀你的,因为那些都是我的人,只要他们敢杀你,他们也就活不了。”

“这个时候,我想你已经知道我是个妖怪,我是火妖,你在这里的时间里,如果悟性好,勤加修炼,我想,有一天你也会成为我们之中的一员,到时候,你也可以不用死,只要成为妖的时间限制一过,你还可以返成人,就跟你现在一样,在什么时候成为妖,返回妖的时候也就是你成为妖的那个时候。”

“我叫,火翎,你不用说,你叫什么我都知道,你叫离木。”说完,火翎就飘然离去,一团火红消失在离木的眼里。

不知道为何,看着火翎离去,离木的心里会有一丝伤感,也不知为何,在火翎转身的那一刹那,看见火翎眼睛里的疼痛。

真的不懂女人,人类的女人不懂。妖怪又为什么要成为人形?来迷惑人类?它们有着一个什么样的世界?也是和人类一样有着爱恨欢愁?

火翎终于完全的消失,这茫茫的一片白色里只有离木一个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奇幻玄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