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美文 > 花娇小说

花娇

标签:

状态:完本

类别:短篇美文

作者:吱吱

时间:2021-11-01

小说简介

郁棠前生家破人亡,今世只想帮着大堂兄复兴家业。裴宴(漠然睨):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这小姑娘的总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么是窥觑裴家宗妇的位置?郁棠(默默的流眼泪):不,这完全是误会!我而已想在您家的船队扬帆出海的时候让我参那么一小股,赚些小钱钱……“大小姐,大小姐!”双桃被眼前的情景吓得说话都不利索了,“怎么会这样?不是说裴家的护院半夜都会起来和衙门的人一起巡查他们家的铺子,裴家三老爷说今年的夏天特别炎热,天干物燥,怕走水,前几天还特意让人在长兴街两旁设了三十八个大水缸,每天都让各家铺子的掌柜把缸里挑满了水,长兴街怎么会走水?那,那我们家的铺子怎么办?”。……

《花娇》情节预览: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我知道了!”郁棠乖乖受教。

郁棠的眼泪一下涌了出来。

前世,李家就是在他们家出事之后来提的亲。当时她不太愿意,觉得自己还在孝期,议论这件事不太妥当。可大伯父和大伯母觉得,等过了孝期,她都十八了,到时候肯定嫁不了好人家,就和她商量着先和李家定亲,等满了孝再议婚期。

陈婆子哭笑不得。

前世,他们郁家的那一百亩良田,也是卖给了裴家。

也有男子跌坐在地上,拍着腿嚎啕大哭:“这可让我们怎么活啊?”

祖父分给父亲的产业都没了,伯父那边也遇到事,没办法帮衬她。

母亲的咳嗽清晰可闻,隐约间带着些许的嘶声裂肺:“阿棠怎么样了?醒了没有?“

因为走得急,被子还凌乱地丢在床上,软鞋横七竖八的,一只在床前,一只在屋子中央。陈婆子低声喝斥着双桃:“你是怎么服侍的大小姐?屋子里乱糟糟的,这要是让太太看见,又要教训你了。”

她大伯父不愿意卖地基。

不远处有人要冲进铺子里救火,却被突然坍塌的大梁埋在了火里。

郁棠愣住。

王氏颔首,觉得今天的郁棠和往日大不一样,不禁打量起郁棠来。

她父亲郁文和母亲陈氏鹣鲽情深,就算她母亲生她的时候伤了身子骨再无所出,他父亲也对母亲和她爱若珍宝,从未曾有过罅隙,只是她母亲自她出生之后缠绵病榻,十天之内有七天在用药。她父亲前几天从友人那里得知御医杨斗星告老还乡,特意赶往苏州城为母亲求医问药。

“你这孩子,哭什么哭?”王氏看着郁棠叹气,亲自上前把她扶了起来,示意王婆子给郁棠端张椅子过来,然后温声道,“我已经听说了,你昨天去过长兴街了。难得你这样懂事。多的话我也不说了。铺子里的事,无论如何也得瞒着你姆妈。你姆妈身体不好,听到这消息准急。你阿爹又不在家,若是你姆妈急出个三长两短来,你让你阿爹怎么办好?”

郁棠的心沉甸甸的,她尽量地模仿着自己十五岁时说话的语气:“那好!我先回去睡了。你可记得告诉我姆妈我来过了。”

还是和前世一样。

一样的心狠手辣,一样的卑劣恶毒!

郁家后堂的院子静悄悄的,几丛挺拔的湘妃竹枝叶婆娑地在月色中静立,长兴街的喧哗和纷乱仿佛是另一个世界的事。

那是郁家留下来的老祖业。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短篇美文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