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幻想 > 红妆女郎小说

红妆女郎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科幻幻想

作者:莫哈02

时间:2020-08-31

小说简介

前言  2015年12月9日,睛,穆尔顿岛。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我终于等到找到了基因测序议的硬件故障,写了一段小程序,绕开故障电路,让它又咔嗒咔嗒地旧伤复发正常运转出来。但是它比现在的慢多了,按照它现在的的速度,到昨天早上,我就能拿下她的全基因测序,左右哈里帕特州立公园中,茂盛的枫树在傍晚的和风中哗哗地响,树梢隐现出的那一点点金黄,如画家的不经意涂抹。它们的树冠仍那么地艳绿,那么地欢乐,一点不担心严寒就在不远的天际,迫不急待地徘徊,偷觎着猎物,因为林间流转的轻风正按摩着它们,舒服得它们忘记了去年冬天的伤痛。。……

《红妆女郎》情节预览:

眼前仿佛还能看到他收到礼物的时候,嘴角闪过的那一丝惊喜的笑意。

  哈里帕特州立公园中,茂盛的枫树在傍晚的和风中哗哗地响,树梢隐现出的那一点点金黄,如画家的不经意涂抹。它们的树冠仍那么地艳绿,那么地欢乐,一点不担心严寒就在不远的天际,迫不急待地徘徊,偷觎着猎物,因为林间流转的轻风正按摩着它们,舒服得它们忘记了去年冬天的伤痛。

  蒙娜拐上128号高速公路,以九十英里的时速狂奔,尽管限速只有55。她从不担心被警察抓住超速,因为她一直是这么开来着,从来没被抓过。艾德曾经开玩笑,那是因为他送她的防撞杆贴画保佑。蒙娜出过几次车祸,修车时她总是要求将防撞杆贴画保留。她换车的时候也会将那个防撞杆贴画揭下贴在新车上。不为什么,只因为它是艾德送的。

  认识到艾德蒙特最终是要死的,蒙娜不再难过,只不过,那种等着别人的死期的感觉实在不好受。昨天晚上,她又作了同样的梦。梦到她小时候,她的母亲想把她玩得破得不能再破的绒布熊扔进垃圾箱,她哭闹着不同意。最后当绒布熊成了抹布一样的东西时,她终于同意换个新的。当她玩着她的新玩具时,有人敲门,她开门,是那个破绒布熊,满身的垃圾,手上提着另一只断手,从垃圾处理站一路辗转流浪寻回来。每当梦作到这,她惊醒,走到阳台上,抱着自己的肩落泪。科诺半夜醒来一摸,发觉不见了未婚妻,而见卧房阳台的门大开,微风扬起丝质门帘,轻拂着那个熟悉的窈窕背影。蒙娜的背被一个厚实的胸顶靠着,她擦干泪,回身拥抱科诺。迷蒙的月光下,两人就这么相拥着。蒙娜慢慢找回了感觉,与科诺接吻许久。科诺温柔地抱起蒙娜,放在床上,两人开始做爱,轻柔地,默默的,如小提琴的琴弓与琴弦一样地缠绵。科诺回纽约长岛后,蒙娜坐立不安,一半是结婚前的那种忐忑,一半是对艾德蒙特的挂念,她于是决定最后一次带艾德蒙特来海边。

  艾德蒙特的眼睛半睁半闭,眼眸偶尔轻微转动,对蒙娜的呼唤毫无反应。他的脸刀削一样地坚毅,没有一丝表情。在福利院里,他每天只能晒几个小时的太阳,加上进食只能靠鼻饲管,营养不全,他的面色十分残白。蒙娜中午把他从福利院接出时,他胡子已有好几天没刮。为此,蒙娜与福利院的总管抱怨好久。那个油滑的胖总管的态度还算端正,连声道歉,向她述苦说,人手实在不够,现在是护士们的度假高峰期,而且暑假在这里志愿服务的学生也一个个离开,准备开学了。

  蒙娜想:“我为艾德作出的种种的努力,血尽泪干。可是,我最终还是象当年那些的远行采石人一样,放弃努力,空手而归。我是不是做错了,不该在安乐死协议会书上签字。”她眼中再次涌上泪水。为不让路人发觉她的伤悲,她转身,面对着石潭。

  “艾德,如果可能的话,我要保贮你的**,合适的时候,我要怀上你的孩子。或者,如果价钱合适的话,我去加拿大的那个克隆中心再克隆一个你,而我,则会成你的克隆的代孕者,让他在我的**里生长,将他生出来养大。上帝啊,我想到那去了。”蒙娜咬着她的下唇。

  蒙娜惊魂未定,刚才的恶梦连同她腹中的酸水一齐泛上来。她扒在车窗上大吐特吐。吐完以后,她想,是不是怀孕了?她再看看四周,除了她车后地上杂乱的轮胎印,一切如故,还是石港镇特有的那种安祥和清静。“我这是怎么了?是幻觉吗?”蒙娜慢慢地启动车,狐疑地打量着这个熟悉的地方。

  正是这样的一个瞬间,借助那个巨大的波动信号源,蒙娜终于感到一个人形物体。“艾德!我来了”蒙娜向他游去,向潭中心游去。那个恐怖的波动再次从潭中心传来,她吓得手足停顿半秒,但还是坚定地向前游去。她用最标准的救溺水者的姿势,从后抱住那个人,向上游去,己看得清水波之上空中的圆月了。

  当她放松身体,坦然地接受死亡时,她的手臂被抓住了。那是一只温暖的手,有生命体温的手。她还在不断地加速下沉,象是被卷入一个旋涡之中。“一定是岸上的人跳下来救我了,可是这个好心人今天也要命归黃泉。”那个人没有拉着蒙娜上浮,只是与她一齐在水中随流飘浮。那人轻轻地将她翻转过来,面对着她。那熟悉的目光象一张硝纸,将蒙娜的残留意识火苗轰然点燃,发出亮光柔和的白光。在那圣洁的光中,蒙娜兴奋地拥抱住他:“艾德!真的是你,我们终于在天堂会面了!艾德,我还是一直爱着你。”

  潭水冰冷,蒙娜一个激淋,脚差一点抽筋。潭水中漆黑一片,她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摸不着。蒙娜一口气尽,不得不浮上水面。蒙娜练过自由潜水,她知道潜水最忌不活动充分就下水。她也知道与轮椅绑在一起的艾德绝对是比水重的。她更知道,一般的人在水中闭气不会超过一分钟,何况是艾德这个植物人。蒙娜冲着天空大叫:“来人啊,救命!”她一眼瞥见高空的那三个光点,不知是何物。她无暇看清,除去身上的碍手碍脚的外衣,深吸一口气,又深潜下去。

  艾德蒙特在成为植物人前酷爱大海。夏天,他到这划皮划艇,最喜与风浪搏斗的欣快。冬天,他来这观潮听浪,最爱那周而复始的磅礴。红叶纷飞时候,在这个公园,蒙娜与他相恋。艾德蒙特在成为植物人后,蒙娜常把他推到哈里帕特州立公园来看海。虽然他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但蒙娜总是相信他一定能感到她的存在,感到她并没有放弃他。今天是艾德最后一次来这,等不到枫叶变红,因为唯一能推他来这的人将要离开这里,他的生命也因曾爱过他的人的离开而结束。

  “非常感谢。”蒙娜再次谢道。

  作为艾德在世上最亲的人,蒙娜主动承担起了他的求治任务。好在艾德蒙特还有笔丰厚的遗产,医疗保险还在有效期,出租车公司和隧道建筑商也赔了一大笔钱,经济上不存在问题。加上蒙娜的父亲也挺喜欢艾德蒙特这个能干的小伙,支持她的选择,把他最信任的律师海格尔先生介绍给她,协助她处理各种有关事物。

  “哼,找个合适的时候,一定要找总管算帐。”她想。

  她跳下床,飞快地穿过那硕大的前厅,遇到她母亲,凯斯琳。“亲爱的,你还没去接艾德?”她妈问。“没有,我睡过头了。”蒙娜拉开保时捷的门,打着火,一溜烟地出了车库的门。离庄园的门口老远,她猛按喇叭,催那个看门人快点开门。不一会儿,这辆红色的保时捷开上了127号公路。

  蒙娜一点也不妒忌那些卿卿我我的一对一对,因为她也经历过,而且就在明天,她的情侣生涯将要结束,成为一个新嫁娘。她今天到这,是想重温一些东西。出嫁后,她要与丈夫去波多黎哥渡蜜月,然后随夫搬到纽约长岛,回石港市的机会就不多了,也许再也没有机会来这个公园。

  突然,蒙娜顿住,水中传来一个巨大波动,如一个庞然大物经过身边带起的劲流。那个波动来自潭中心,却没有回声的反射。是鱼吗?不是!在潭边垂钓的人从来没有收获。蒙娜在海中潜水玩熟了,也知道鱼的信号是什么,而且一般的鱼绝对不会造成那么大的波动。除非是……她想起在这个小水潭中溺水者很少能被打捞上来的事实,不寒而栗,会不会水中有怪兽?比如巨型癞蛤蟆?不会的,从来没听说过。

  蒙娜高中毕业后,考入麻省理工,选择生物为主修。毕业后进入哈佛医学院学习,意图成为一个神经科大夫,治好艾德蒙特。她进入医学院后,随着对植物人生理的进一步深入了解,她深深地绝望了,因为她知道,以现有的科技,艾德蒙特已没治了,她坚持不撤艾德蒙特的生命维持系统,只希望有奇迹。她去试过古老中国传来的针灸和草药偏方,为此,她还花半年学习中文,以便能读懂那些深奥的医书药方。奇迹始终没有发生。如今,她亦不相信奇迹了,她只想艾德蒙特走好,不要有太多的痛苦。

  她超过了一辆黑色的InfinitiTX45,车中正是那个红妆女郎。蒙娜紧张极了,一脚油门加速到时速一百二十英里。那辆Infiniti突然也加速,跟上来,前防撞杆顶着她车的后防撞杆。蒙娜从后视镜中看见,那个红妆女郎一直盯着那个防撞杆贴画看。她有点慌,担心这个红妆女郎是种开车就发狂的人,坐在方向盘后就易动怒,加上她有枪……。可是蒙娜的那辆小保时捷不能开得再快了。等她回头再看的时候,那辆黑车不见了。蒙娜松了一口气,减速混入车流之中。

  天色惭惭暗淡,蒙娜完全没有注意到她头顶的高空正无声无息盘旋着三个光点。轮椅悄无声息地移动了,向潭中滑下去,当蒙娜发觉手中轮椅的异样,己迟了,艾德连同轮椅堕落水中。“艾德!”蒙娜惊叫出来,从她脑中的混沌中醒来。她想也不想,随即跟着跳进潭水之中。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科幻幻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