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生活都市 > 最强乡村小说

最强乡村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生活都市

作者:阅读王

时间:2020-08-17

小说简介

《最强大乡村》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要原因讲诉陈茂财,刘勇,国柱,水壶,谢丽,秋莲,赵伟,光头强之间的故事。最强大乡村约135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最强乡村》情节预览:

文章剧情紧凑,情感丰富,富有感染力

秋莲刘勇小说名字叫做《最强乡村》,这里提供秋莲刘勇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最强乡村小说精选: 他一边说着,一边把手上的大包小包递给了秋莲。 “你带什么东西啊!上次你帮我治病的事情我都还没好好谢谢你呢!”不提上次的事情还好,这一提就让刘勇想起了那天在野草地里的两人心醉神迷的一幕。 秋莲本低头翻看着刘勇送她的东西,但却发现他久不应声,抬头一看,发现这家伙脸上挂着一副回味的表情。秋莲心下一细想便知道他现在在想什么了。 但她却装作不知道的样子,红着脸继续在袋子里面翻腾着。 “小勇,这是什么啊?”秋霞从袋子里拿出一根黑…

他一边说着,一边把手上的大包小包递给了秋莲。

“你带什么东西啊!上次你帮我治病的事情我都还没好好谢谢你呢!”不提上次的事情还好,这一提就让刘勇想起了那天在野草地里的两人心醉神迷的一幕。

秋莲本低头翻看着刘勇送她的东西,但却发现他久不应声,抬头一看,发现这家伙脸上挂着一副回味的表情。秋莲心下一细想便知道他现在在想什么了。

但她却装作不知道的样子,红着脸继续在袋子里面翻腾着。

“小勇,这是什么啊?”秋霞从袋子里拿出一根黑色的细布条,她好奇的把这个条子左右摆弄,又微微用力扯了扯,一脸疑惑不解的问道。

见到秋莲想把这东西往头上戴的时候,刘勇连忙出声说道:“嫂子,这是裤头,城里面人叫它丁字裤,可时髦的玩意儿了。”

秋莲将丁字裤摆正,看着两片薄薄的布片中间穿过一根细布条,轻啐道:“这玩意儿干活穿肯定很勒,穿在里面的东西这么讲究干嘛?讲究给谁看啊?”

见到秋莲一脸娇羞的样儿,刘勇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撩拨了一下,盯着她俊俏的脸庞轻声说道:“讲究给我看啊!”

刘勇不自觉的和秋莲越靠越近,嗅着秋莲身上汗水混着成熟女人体香所散发出的诱人气息,心跳不已。

他凑近了才惊讶的发现,秋莲竟然没有戴胸罩,凸起的两点在被水沾的有点湿的白色体恤衫中显得格外明显。刘勇凭借着过人的视力还可以看到**旁那两圈的颜色!

见到刘勇盯着自己的胸脯不断地咽口水,秋莲心底泛起一股奇异的感觉,她知道今天没穿内衣,也知道自己的**在全村女人中是最好看的。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呀!”但被刘勇这么盯着看,心里又是害羞,又是欣喜。她想用全部的力气将刘勇推开,双手摸到他胸前坚实的肌肉时,身体却不由自主的颤了一颤。

“嫂子,你可是真好看!”刘勇看到她这一副任君采摘的样子,**的喉结发出咽口水的声音,双手控制不住的伸过去,准备摘下这一颗水蜜桃。

“唉!秋莲!你家的鸡跑到我们田里来了,你快来弄一下哟!”

田埂上传来村口黄大妈的大嗓门,不断的在幽静的山村中盘旋。

秋莲像是被这一声叫唤给惊醒了,慌忙地抬起洗脸盆,看也不敢看刘勇一眼,提高音量应道:“哎!我马上来!”

说完之后,她低着头,撩了撩凌乱的头发,平息了一下自己不断起伏的呼吸,颤声道:“小勇,下次你嫂子抽空专门来谢谢你,今天还有事,就不留你了。”

刘勇伸出的手放在空中,伸出去也不是,缩回来也不是。只好顺手拍了拍秋莲的肩膀,一脸憨直的说道:“嫂子不要这么说,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这点小忙算什么?”

感受到肩膀上刘勇手心火热的温度,秋莲心中充满着说不出的安全感,声音就像蚊子一般的应了一声:“嗯,那小勇你就先回去吧。”

“那好嘞,我就先回去了,嫂子有什么事情就找我啊!”刘勇恋恋不舍的一步三回头,心下想着什么时候把这只鸡给杀了吃掉,补一补身体。

从秋莲那里出来,刘勇开着拖拉机,想着什么时候才能找个借口把秋莲给约到自己家里。他算是知道了,这搅局的,不是鸡,就是柱子。自己就想禽兽一会,怎么就这么难呢?

一边感慨自己是不是天生就是一个好人的时候,却瞥见柱子正在气喘吁吁的在小土路上跑着,看方向好像是自己这边。

他连忙掉了个头,朝着柱子方向开去。还没等拖拉机开到,柱子连喘气都顾不上,焦急的说道:“勇子!你,你田里,来了,一,一”

“慢一点说,你这气都没喘上来。”刘勇看他憋的难受,连忙下车把他扶到车上,递给他一瓶水。

柱子咕噜一瓶水下肚,呼吸声平息了不少,继续说道:“我今天看见你田里面来了一群人,我叫喊他们也不应,你快回去看看吧!”

刘勇这一听可是慌了神,那三亩地里面的秘密,要是被人发现了,恐怕自己的神秘水壶的秘密就保不住了。

想到这里,他立马发动拖拉机,风驰电掣的向着自己田地里开去。一路上他的心跳就没止住过,他在水壶上获得的好处那可是大了去了,要是被别人知道了,自己准没好日子过。

“唉呀妈呀,勇子,开慢点,这抖得简直受不了。”柱子在车上颠的刚喝进去的水都快吐了出来,直叫刘勇慢点,慢点。

秋莲家离刘勇家不远,刚一把拖拉机停稳,刘勇便一个快步冲到自家田埂上,眼看自家田里丰硕的稻米没有任何被践踏的痕迹,他心下松了一口气。

待他心里稍微安定一点,再看田里,果然有几个小青年在田里拿着各种工具在做些什么。

这让他一下心又悬了起来,等他下到田里,找准其中一个光头。准备揪过来好好问问的时候,却发现这个是一个老熟人。

“光头强?你还真来帮我弄田地了啊!”刘勇心里有些惊讶,自己下午也就属随口一说,没有真的觉得他会来帮自己除草,弄田。

光头强一看是刘勇来了,抹了一把光头上的汗水,哈腰点头的说道:“勇哥,答应你的事情我就得来呀!这做人要讲信用不是!”

刘勇一听便乐了起来,一脸调侃的问道:“你这出来混的,也讲究这些啊?”

“勇哥,不是和你吹牛,这四面八方,我光头强的名声虽然不好,但是这信用可还是一等一的强!”

光头强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说道:“这出来混,讲的就是诚信,我招惹了勇哥,你大人有大量,没和我一般见识,我就得记下你这个情啊!”

听到他说的如此耿直,刘勇指着另外的那几个青年小伙子问道:“那他们是谁啊?”

就等着刘勇这一问,光头强立马招呼着这几个小年轻,对着刘勇说道:“这几个人都是我找来的帮手,毕竟我也很多年没干过地里面的活了,叫几个人弄得要好一些。”

这时候刘勇也看清这几个人手中拿的确实尽是一些锄头,镰刀之类的农具,见到光头强如此守信,刘勇不由得有些高兴。

现在看着天色已经不早了,估摸着再过一会儿就黑了,刘勇拍了拍光头强的肩膀,笑着说道:“你们先回家吧,今天天都快黑了!”

光头强听到这句话,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对着旁边的小弟使了一个眼神,小弟很懂事的拿出了一个手电筒扔给了他。

“我今天就要帮勇哥把这块地料理的漂漂亮亮,干不成这事儿,我光头强在村子里还怎么混?”

果然是出来混的,见到光头强如此讲信用,刘勇不禁向他竖起了大拇指。刘勇又再度劝说了几句,见到光头强执意要晚上连夜侍弄田地,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只好一脸佩服的对着光头强客气了几句,看着他们一行人在田地里忙碌的样子,刘勇回到拖拉机上,对着柱子笑道:“没事,那是自己人,我最近新收的小弟!”

柱子刚刚一直坐在拖拉机上缓下他晕车的劲儿,听到刘勇这么说,一脸惊讶道:“你还有小弟?”

见到柱子一副惊讶的表情,刘勇心中暗爽,腿一弯,脚一蹬,便再度在坑洼不平的小土路上开起了拖拉机。

“哎哎!慢点!慢点!”

柱子的惊叫声在路上顺着红彤彤的夕阳飘出老远。

陈茂财谢丽小说名字叫做《最强乡村》,这里提供陈茂财谢丽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最强乡村小说精选: “对不起对不起!光线黑,没看清!“ 刘勇赶紧忙不迭给谢丽道歉。 “粗手粗脚的!兜里揣着铁钳子还这么不小心!” “钳……钳子?” 刘勇愣了愣神。 “那不是钳子哩,那是我的……” 这会儿才忽然意识到什么,刘勇赶紧把话给止住了。 “你的什么?”谢丽在耳旁脱口而问。 刘勇唰地一下满脸通红,拿手赶紧对着裤裆里高高撑起的“帐篷”又掐又压,可他那小兄弟仿佛故意跟他过不去似的,怒气冲冲,不屈不挠,誓不低头。 幸好一片漆黑,要不然,这人可丢大发了。 刘勇算是明…

“对不起对不起!光线黑,没看清!“

刘勇赶紧忙不迭给谢丽道歉。

“粗手粗脚的!兜里揣着铁钳子还这么不小心!”

“钳……钳子?”

刘勇愣了愣神。

“那不是钳子哩,那是我的……”

这会儿才忽然意识到什么,刘勇赶紧把话给止住了。

“你的什么?”谢丽在耳旁脱口而问。

刘勇唰地一下满脸通红,拿手赶紧对着裤裆里高高撑起的“帐篷”又掐又压,可他那小兄弟仿佛故意跟他过不去似的,怒气冲冲,不屈不挠,誓不低头。

幸好一片漆黑,要不然,这人可丢大发了。

刘勇算是明白过来,敢情这宝贝水壶浇灌长出来的大米,病人吃了回春,正常人吃了发春啊!

黑暗的空气中,一片尴尬之极的沉默。

不用说,虽然没有得到答案,谢丽应该也已经明白了刚才是什么东西戳到了自己。

“吹牛!”

刘勇耳边飘来女人的一句嘀咕,弄得他更是连耳朵根都烧起来了。黑暗中,刘勇能感觉到谢丽的身子正在向他凑近,仿佛已经闻到了谢丽那火热的呼吸,只觉得周身阵阵发烫,鼻血都快流出来了。

呯!

就在刘勇差点儿把持不住时,办公室的门被人从外面陡然推开,与此同时,刷地一下,灯打开,四周一片雪白。

当然,在这一瞬间,刘勇不失时机地背过身子去,两只手下意识地护在裤裆的部分。

眼前,赵伟直愣愣地打量着自己和谢丽,一脸的疑惑。

“喂,乡巴佬,米放好了吧?“

“放好了。”

“那你他吗还不走!想犯罪啊?”

刘勇脸上一红,佝着腰就朝门口走去。

“丽丽,咱们不是约了一起去看电影吗?快点儿,该出发了!”

身后,赵伟的声音响起。

“今天恐怕不行,你也看见了,我刚跟人谈了笔大订单,还有很多事要安排,事关店子能不能起死回生,不能大意。”

“那……明天?”

“明天也不行,我明天要请这位刘先生吃饭,一起谈谈接下来长期合作的事情……”

什么?请自己吃饭?!没有听错吧。

一脚踏出办公室门口的刘勇陡然站住了,转过头看向谢丽。

谢丽这会儿仍然一脸红润,拿手抚了一下耳边的秀发,显得妩媚之极。

“刘先生,明晚七点,不见不散哟!”

谢丽说这话时候,还冲自己抛来一个媚眼,刘勇浑身一激灵,一阵电流传遍全身。

今天这是走啥华盖运了?又是大钞票,又是大美女主动献殷勤……

回村的路上,刘勇眼前不时浮现起美女老板谢丽那条又白又深的沟,圆滚滚的臀部,还有让人神魂颠倒的电眼,不由得心花怒放,激动不已。

一路哼着小曲儿,摸着鼓囊囊的口袋,刘勇很快就回到了陈家庄。

这一夜刘勇睡得格外香,第二天大早天刚一亮,刘勇就一骨碌翻身起床了。

昨天那几千块订金只是小意思,今天才是重头戏,大买卖,他可不想这笔从天而降的横财有任何闪失。

匆匆吃了早饭,刘勇直奔村东头那座气派的红砖青瓦大宅子。在陈家庄这种偏僻小村子,这种房子那就得是大户人家才住得起的。

一进陈茂财家的大院子,刘勇就闻见一阵酒香,堂屋大桌子前,陈茂财跟猴三儿你来我往,推杯换盏,正吃喝着。

“村长,秀秀那事儿就劳您多费心了!事成之后,绝对少不了村长您的好处!“

猴三儿端起一杯酒,恬着脸冲陈茂财直眨眼。

“尽力而为,尽力而为,呵呵……“

陈茂财笑呵呵地谦虚。

“主要还得看你何叔的意思嘛……“

”那老东西算个啥!你村长都出面了,他还敢不肯咋的?也不瞧瞧咱这村姓啥!“

猴三一脸霸气,趁着酒劲牛逼吹得哄哄响。

听见秀秀两个字,刘勇心里不由自主地抽搐了一下,咬牙看向猴三儿时,桌边两人也看见了自己。

“哟,这不是勇子么?来家里有啥事儿?“

陈茂财夹了块猪头肉放嘴里,边嚼边囫囵不清地问。

“村长,我来借你家马车用用,驮点儿大米去城里卖。”

刘勇把目光从猴三身上收回来,缓和了语气。拿眼睛瞅了瞅台阶旁的那具油光滑亮的桐木大车架子。

乡下村里多是人力拉的板车,一般人买不得起大马套车。要不是自己一个人,要运的的米又多,他才不来找陈茂财。

“哎呀,刘勇,你来的可真不巧,我家大马生病,这会儿送去兽医站了,怕是借不了哩!“

陈茂财言语间很是惋惜。

真这么巧?

刘勇皱了皱眉头,朝陈茂财家后屋伸了伸脖子望了望,一条又黑又粗的马尾巴活灵活现地摇来摇去。

大马明明就拴在屋后头么,还说什么送去兽医的!麻痹的摆明了不想借嘛!

刘勇心里一阵不爽,看见陈茂财已经撇下自己,又跟猴三喝酒划拳去了。

“那算了!我想别的办法!“

不借就不借!老子还不稀罕了!

刘勇扭头就转身。

“哎,等等!刘勇,还钱的期限还剩下一天,你他吗记得抓点儿紧啊!别到时候跪着哭着求老子也没用!“

坐在酒桌边的猴三冲刘勇喊,眼里满是嘲笑。

“那点儿小钱老子还不放在眼里,你放心吧,少不了你一个子儿!“

刘勇不以为然地回了句,懒得理猴三,大步往陈茂财院门口走去。后头,隐约传来陈茂财的小声嘀咕,“这小东西,还学会吹牛了!死鸭子嘴硬。大马可花了我好几百,万一给他弄个伤啥的,他医得起么,哼!”

“就是!大马车也是他这种穷崽子配用的么!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明儿还不上钱,老子看他出啥洋相!”

面对两人的嘀咕,刘勇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他知道,自己现在根本不需要跟他们作口舌之争了。

没借到马车,只能自己拉车,刘勇又在村里雇了个壮劳力,把剩下的米装好两板车后,朝着城里出发了。

走了半天,晌午快过完的时候,终于到了县城。快到尚书房餐馆时,刘勇特意把车拉到边上停了下来,自己跑到服装店里弄了套新衣服换上,又去旁边发廊倒饬了一下,还给头发上弄了点儿摩丝。

毕竟,今天除了交货,还有大美女的约会呢!

两车米拖进尚书房,顺利交货,谢丽果然爽快,带着刘勇来到办公室,从包包里点了厚厚一叠现金,递给刘勇。

“扣除昨天的定金,这里一共是三万八,你点点!”

“不用点了,谢老板一看就是好人,我信得过呢!”

刘勇搓着手接过沉甸甸的票子,直接放进了兜里,心里乐开了花。

谢丽也没说什么,只是淡淡一笑,坐回到了办公室前,埋头忙碌起来。

“咦,你怎么还不走?“

过了好一会儿,谢丽抬起头来,看见刘勇还站在自己办公桌旁,一脸惊讶地问。

“呃……那个……谢老板,咱们昨天不是说好了一起……“

刘勇整了整新西装,甩了甩额头前被摩丝弄得硬梆梆的头发,有点儿不好意思地支吾。

“一起干什么?“

谢丽皱了皱眉头,歪着脑袋想了想。

“哦……你说那个……“

谢丽好像终于想起来了,脸上浮现一丝调侃的冷笑。

“昨天是赵伟缠着我不放脱不了身,我才那么说的,你该不会当真了吧?呵呵,你们乡下人真是呆呆的啊,这点套路都不懂。“

刘勇脸上的笑就僵住了,一脸大写的尴尬。

我去!原来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这城里的女人,咋都变得这么快啊!

“咳咳!刘勇,时候也不早了,我这儿还有很多事要安排呢!按照约定下周你得准时交货,你也早点儿回去早作准备吧,别耽误了生意才是正事!“

谢丽清了清嗓门,一脸严肃地说完,还亲自给打开了办公室的房门。

这他娘的不是摆明了下逐客令了么!

大米的那种点燃一股燥火效果褪去后,谢丽可真是翻脸不认人啊!

看着一脸冷峻的谢丽,刘勇心里憋屈得很。自己费了老劲准备到头来竟然被人耍了,麻痹的不找回点儿场子再走也太窝囊了!

刘勇心里这么想着,往门口挪动脚步的时候,忽然一眼瞅见地上的插座,心头一动,趁着谢丽没注意,伸脚就够了过去。

啪!

一道电光闪起,办公室里瞬间陷入一片漆黑。

“怎么回事?!“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生活都市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