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小说 > 青灯伴红墙小说

青灯伴红墙

标签:

状态:连载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你若是风雨

时间:2021-10-02

小说简介

本是世家嫡女,上有父母双亲宠爱,下有兄长娇纵。为了陈府满门荣耀,跨进宫门,原我以为能有法子挣开宿命。却明明对小皇帝一见钟情。一场感情饱含谋算,一条情路满布荆棘。一缕阳光洒向大地,驱散了夜色,唤醒了休憩了一夜的城,道上来往的人也逐渐多了起来,推着小车叫卖的,举着青菜吆喝的,城东靠着城门的茶馆里,小二麻利的擦拭着桌子,炉上的水壶刚刚冒着白烟,巡逻的卫兵从茶馆前路过,厚重的城门也在晨曦中打开,这座富饶的金陵城也做好了迎接南来北往的准备。。……

《青灯伴红墙》情节预览:

不要被表面的现象给欺骗了,一点都没错。

石太傅才学无双,朝中内外学生门徒遍地,此事一出,朝野哗然,文官纷纷口诛笔伐,逼得太后退居后宫,再群官举荐,由太尉陈冲、丞相戚仲怀、御史大夫房旭尧三人共同监国,直至圣上成年。

薄荷了然不再言语,陪在嘉乐身边替她细心的拂去裙边沾染的杂草。

那差爷搓搓手,看了一眼匾额,跟着陈升踏进府内,只见映入眼前房屋若干间,上面筒瓦泥鳅脊,那门栏窗砌,皆是细雕各色花样,一色水磨群墙,下面白玉台矶,凿成梅兰竹菊四样。左右一望,穿插在院落间的长廊,琉璃为缀,珠宝镶嵌。仅仅是外院,已然是富丽堂皇,沿着白玉台阶走了百来步,踏入其中一间房屋,陈升微微侧身,对着差爷道“官爷辛苦了,可在这休整几天”边说边朝他手心塞了一锭金子,那差爷呵呵一笑,将金子塞进袖里,从怀中掏出封了红漆的信件,拱手道“奉命行事,遑论辛苦。信件已经送到,在下稍事休息就启程回京了。”陈升双手接过信函,吩咐了几句,便从房中退出,往南边的院落走去。

感觉有些不对劲,但是婉沁还是乖巧的点点头,不再追究这个话题,轻声跟母亲说起一些趣事来。

她麻利的从秋千上跳下来,将手头上的书随手塞给身边的小丫鬟,嘴上不停的吩咐着:“香芽,母亲来了,快点去把上次二哥送来的碧螺春泡上。”

那边手扶着大夫人,离开了。

出了南院的拱门,往北边走一座小桥,那边是北苑,北苑住着府里的几个姑娘,进了北院是一个不输于南院的小花园,花园里种着一颗异常粗壮的桂花树,这个时节桂花已然飘香。

“是大哥哥送来的西域奇志,听说可是花了一锭金子从大胡子商人手上买来的呢。”女孩子笑的格外开心,稚嫩的脸庞看着让人都不禁欢喜起来。

大夫人的话音刚落,三夫人用帕子捂着嘴笑起来道:“娘,这哪里能是吃斋呀,这分明是让我们家侍君吧。”陈老妇人右手边的罗汉椅上,半倚半坐着穿绣刻丝瑞草云雁广袖双丝绫鸾衣,缎地绣花百蝶裙,头发梳作芙蓉归云髻,发间并金丝八宝攒珠簪的妇人,她面色如玉,眉心一颗朱砂痣,柳眉弯弯、打扮的格外精致,便也显得更加妩媚娇俏,这是幺儿陈珀祥的妻子,长乐公主的嫡幺女,嘉乐郡主,听闻三夫人的话,她眉头轻佻微微偏过头,看向坐在自己身边的五夫人,方氏,、方氏今天只穿了一件藕色对襟长袖衫,发间只一只白玉簪子,头微微低着,嘉乐郡主只瞧见她小巧秀气的下巴。似乎是感受到她的目光,方氏抬头,两人目光相撞。嘉乐郡主眉头一挑,对着她道:“家里这些个姑娘,就数五嫂家里的阿如最体贴不过了”五夫人脸色不变,端起手边的茶,轻轻抿了一口,没有出声。

嘉乐郡主身边的薄荷是从郡主府陪嫁过来的,她看着嘉乐脸色还挂着犹如胜利者的微笑,壮着胆子问道:“郡主,咱们院可没有小姐,您这么上心作甚?”

因着陈老夫人是大夫人的嫡亲姑妈,这大夫人不由自主的喊出姑母。陈老夫人听着这一句姑母,心酸不已,但仍然固执的攥着大夫人的手。

陈老太手中的佛珠停了下来,眼睛看着嘉乐娇艳的脸庞,轻轻点点头,然后看向大夫人“老大家的留下来,其他人都回去吧。”

陈府分东、南、北、中四个院落,又分前庭后庭,刚刚带差爷过去的便是前庭,陈升踏过南院的拱门,南院跟前庭的风格迥然,入门便是曲折游廊,阶下碧玉石子漫成甬路。院中坐落几座汉白石假山,四下各色奇花异草错落有致,整个南院房屋各带小小院落,院落各带红色镶嵌若干夜明珠的小拱门,众星捧月搬簇拥着园中假山。穿过假山,正中是一座五开间的灰檐琉璃瓦房并一个敞亮的院子,院外有小厮四人伫立,有一妇人穿灰色长衫,外套湖蓝色背襟,头上只别一根银发钗,身形丰韵,在院门口来回踱步,似乎在等着谁,远远瞧见了陈升,立刻迎上去“老夫人已经问了好多次了,你可来了。”这便是这陈府陈老夫人身边得力的婆子,陈升家的婆娘、杨妈妈。陈升替那妇人擦了一下额头的汗,然后从袖中掏出那封信,一边问道“人都在了?”杨妈妈小心翼翼的接过,匆匆点点头就扭背朝院里走去。

老夫人大概也是情绪波动的厉害了一些,她示意杨妈妈扶她起来,看着大夫人神色,也有些不舍,她说道:“你也先回去想想吧,我乏了。”

三夫人凑到老夫人身边,接过身边丫鬟的扇子,替老夫人打着扇子,语气欣喜:“娘,这些选姑娘的事,怎么能少了我呢?”三夫人是兵部尚书张维恪的嫡幺女,嫁给三老爷陈硕琥后,育有一子两女,分别是长子陈正耀,双生女儿陈婉悦,陈婉童,还未及笄。陈老夫人听闻只眉头微皱。

大夫人魂不守舍点个头,由着身边的妈妈扶着就走了。

五夫人瞧见她离去,也紧跟着走了。

大夫人刚刚散去的忧愁,又上了心头,看着女儿精致的眉眼,一阵哀伤。

“京都信函到”那差爷内力迸发,声音竟洪亮无比。

那差爷被锤的浑身舒坦,嘬了一口茶水:“从京都来,往金陵陈家去,你这茶不错”说完放下茶碗,跃上马背“小二,爷公干完再来喝你这茶”说完丢下两个铜板策马而去,听见动静的掌柜从后头出来,小二摩挲着铜板扭头对掌柜道:“掌柜的,您看这陈家莫不是又要得赏赐了?”掌柜听完不自觉的看向南边隐隐约约漏出的大片灰色檐角。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言情小说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