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竞技游戏 > 清悠路小说

清悠路

标签:

状态:完本

类别:竞技游戏

作者:夜惠美

时间:2022-07-07

小说简介

奇妙清穿女可携带奇妙空间,不做皇后就做皇太后淡定从容清穿女可携带满值技能,用性格魅力完全征服胤禛米虫清穿女紧靠剽悍老妈,只要你能混吃,嫁谁都行。剽悍老妈携马鞭出场,想我大唐贵女马踏长安,何其威风八面,怎么养出你这样个懒丫头。娇弱的小年糕复活后出场,“四爷,您还记得我曾经的宠惯后院的年小莲吗?”面对自己再次穿越复活频繁关顾的九龙夺嫡时空,康熙九龙共同合作则表示鸭梨很大。简单总结,这是个不明白任何历史的清穿女以米虫为奋斗拼搏目标的一生,不时疾如惊雷,不时狂洒狗血,海涵。非常感谢古萧01制作完成的封面!!!广东惠州城,阴雨霏霏,水幕连天,惠州西湖称为‘苎萝村之西子’,以曲折闻名。。……

《清悠路》情节预览:

世界上很多事情是不能用科学来解释的...

瓜尔佳氏不是善茬,对丈夫女儿护得滴水不漏,除此以外不愿同人争执,真惹恼了她,瓜尔佳氏能以十倍奉还,最要命的就没有一丝反击机会,打人不只要打倒,还要重重的踩上几脚,让他永远翻不了身,见到她就怕,杜绝暗中报复。

舒穆禄志远即将回京,其妻子瓜尔佳氏很忙碌,收拾打点行装,遣散府里的下人婢女,留下忠诚的知根知底的家生子,舒穆禄志远虽然耿直,并不是不通俗物的人,除了每年的俸禄银子之外,额外有些油水可赚,志远为官清廉,不会贪墨,架不住他娶了个擅长理财的妻子瓜尔佳氏,她在鉴赏古董字画上很有造诣,往往变废为宝,很赚一笔。

面前的美食诱惑志远,几次欲动手拿筷子,都仿佛能听见妻子瓜尔佳氏的动静,志远左等右等,儿女妻儿未到,“来人,去找夫人。”

书逸嘴角抽动,你给个答案好不好?捏了捏妹妹的手,再次问道:“怕吗?京城公爵府里堂姐妹很多,她们不是好相与,小妹,你要多长点心眼。”

“你第一天当爹?不晓得他们三人的脾气秉性?不三催四请的,少爷小姐怎会来?”

定下回京后,府里的称呼就在慢慢的改变,符合满洲贵族的称呼,桃子端着铜盆等物什进来伺候舒瑶梳洗,书逸在房门口等候,须臾,舒瑶梳着两个包包头,一袭殷红色衣裙,衬得舒瑶粉雕玉琢般精致,舒瑶眼底迷蒙迷糊多了几许的可爱。个子不高的舒瑶,如南方女孩,娇小甜美。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不愿同他们争,能退让的让一步不妨,但假若欺负到我头上,哼,各凭手段。”

惠州知府舒穆禄志远在广东可谓传奇知府,他耿直到近乎憨直,熟读经史子集,光凭着掉书袋便能说得别人哑口无言,舒穆禄志远占据理字,再能言善辩的人在耿直的舒穆禄志远面前都会摆下阵来,同僚给他暗自松了个绰号‘混人’

“二哥,送你怀表的人和你关系很好?怀表很值银子。”

夕阳斜照,落日西垂,舒穆禄志远回转知府后院,守在门口的梳着双髻打扮齐整的小丫头长帘屈膝,“老爷安。”志远直径去东隔间,按照往常的习惯,他们一家用晚膳都在此处。

当然这句话,酒醒之后的志远是不会承认的,在外人面人面前还是要一振夫纲,瓜尔佳氏懂得为妇之道,辅佐丈夫舒穆禄志远,操持家务,教养两子一女,在外处处以丈夫为尊,可在府里,那便是另一种情形,是他们一家独特的相处之道。

“你会关心银子?除了吃就是睡,给你个怀表就是让你分清朝夕。”

“夫人,咱们都要回京了,这小姐少爷得改一改,咱可是响当当的公爵府,是勋贵之家,从龙入关···“

舒穆禄志远在惠州知府官位上任满五年,在他治理下惠州百姓不说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可也称得上安居乐业,欺男霸女仗势欺人的事儿少了很多,不是没有官宦富贵人家作恶,可他们都说不过知府大人那张号称最耿直最会说实话的嘴,为了不面对知府大人被他说教,他们都很老实,惠州上缴的皇粮在广东一直名列前茅,知府大人总是能从上官处讨得好处,有年份减免皇粮,减免税负,总之惠州是康熙盛世下的缩影。

自从传出舒穆禄志远回京的消息,二哥书逸就成了大忙人,整日里和朋友告别小聚,每次回府书逸都不会空手,朋友送的礼物很多,非常之多,足以看出书逸的好人缘。

舒穆禄志远不由的点头,银子对他来说,够用就成,俸禄都是交给夫人,志远从未缺少什么,公爵府可不单单是他们兄弟几个,志远的玛法真真是风流种子,妻妾成群,子嗣众多,不是玛法有本事,光指着公爵俸禄,定是养不活的,后来阿玛借着妻子的帮助,以庶长子身份袭爵,虽说分了家,将兄弟们都分出去,但上门来打秋风的人不见少。

书逸捏住舒瑶的下颚,果然,又在打瞌睡,他方才说的话跟对牛天琴差不多,书逸记起昨夜额娘的惆怅,让妹妹防范,还不如指望着他多上点心。

清时康熙年间,男女虽有大防,书逸和舒瑶是嫡亲的兄妹,一处长大,瓜尔佳氏对严苛的礼教嗤之以鼻,贞节牌坊女子缠足是她极为痛恨之事儿,她所出的两子一女在对待至亲之人上管得不严,看重他们之间的同胞骨肉亲情。

“也罢,公爵爵位瞧着显赫,沾上了那一大家子人是麻烦,公爵俸禄多少银子?没老太太撑着,府里不见得什么样呢,承爵后得事事听她的,哪有自个儿当家快活?”

舒穆禄志远同样在自省,不是女儿不够好,而是女儿舒瑶,怎么说呢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慵懒得紧,“夫人,我看得让女儿练习女红,有样拿得出手的,将来好议亲。”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竞技游戏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