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小说 > 有印凉聘小说

有印凉聘

标签:

状态:连载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恰似温水

时间:2021-09-16

小说简介

……

《有印凉聘》情节预览:

男女主是天生一对,注定纠缠不休

他倒不是要肆意报复,而是李德善既然能抢过他的买卖,他很想知道李德善到底承诺了什么样的合贾条件?毕竟陈袖坊宁愿背负五千两的损失也要与他解约,他若是能摸清合贾条件,那于他来说也是一种收获。

事情结果让人始料未及,布政使司被暴乱的百姓围堵了七八日,事情闹的连京城都被惊动,朝廷派了人来清查,没过几日就革了布政使,仅月余新任布政使就走马上任。

伙计好奇的伸了伸脖子:“掌柜的,这上面写的什么?”

白荼也知他心里所想:“你既知自己的东西没几个人买得起,那生意冷清些也是应当。”

不过,靠近街尾的位置,有一坊名怪异的书坊却依旧闭门不开,更叫人奇怪的是,门口竟排起了长队,候者彼此相谈甚欢,仔细听,却是摆的时下盛行的『野味怪谈』。

既是凉王府出面,后面的不用说白荼也猜到了,陈袖坊宁愿承担五千两的损失也要毁约,一来是不想放过这个绝好机会,二来一介草民也没得资格说不。

白荼跳进院子,见进前堂的门落了栓,进内堂的门却只虚掩着,他拔步而去推门而入,一屋子男女老少吃喝说笑好不热闹。

这样一想,他就抬手喊道:“白兄稍等……”

这笔买卖,是白荼三月前就与张假商谈好的,陈袖坊在黑明坊订书五千册,共计二百五十金,他也与陈袖坊定了一百四十金,本来这几日就是易货日子,陈袖坊却避而不见,这不得不叫白荼猜疑:陈家要毁约了。

张假做出一副无奈状:“白掌柜,你也知道,我不过是个管事,这做决定的那都是我们东家,何况你是在醒州与东家交货,却上我这儿来讨说法,那我也是一问三不知啊。”

陈袖坊是黑明坊在醒州最大的合贾,两家往来一年多,期间从未出过任何岔子,牛四想的简单,既有契约在,悔者一罚二,陈家按理是不会轻易毁约。

白荼径直在张假面前坐下,笑道:“张管事闭门不见又是何意思?”

马车虽已备好,牛四还是道:“刚已经让人去金鹤园看了,也没见着人,这大白天的买卖都不做,莫不是陈家出了什么事儿?”

白荼看似随意却又切中要害:“你若肯将价格放低一成,不愁没人上门。”

月上中梢,伫立在青松馆左墙与馆同高的百年老松一阵晃动,片刻后,树顶冒出一个黑影。黑影踩着刚好伸到二楼窗口的枝丫麻利的翻进窗内,然后“哎哟”一声,紧接着屋内响起一女子的戏谑声。

柳枝儿看了看天色,月亮已经隐去大半,屋外廊上却灯火通明,莺歌燕舞声不绝于耳,她蹙了蹙眉,疲惫道:“行了,早些回吧,一会儿我还有客来。”

可也正因为此,白明坊刻才能让人一眼就认出来。

赵起讪笑,他卖的东西都是上乘好物,价格自然不便宜,能买得起的也不多,要他贱卖,他可是不愿意的。

书坊不比其他铺子,无需赶早,故而这条街的开张时辰比其他地儿要晚半个时辰,临近巳时才热闹起来。

白荼打着哈欠将门板取下,迎面一股清凉的晨风吹来,瞬间清醒了不少,可不等他伸个懒腰,排队之人就一窝蜂的涌了进来,他赶紧侧身避开,待人都进去了,才啧啧啧摇着头负手往外走。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言情小说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