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竞技游戏 > 穿书后我开启女主剧本小说

穿书后我开启女主剧本

标签:

状态:连载

类别:竞技游戏

作者:一只小胖

时间:2022-06-23

小说简介

县一中数学老师丁安城是偌大怀溪县少女争相想嫁的大好青年,模样好、工作好,虽然性子冷了些,可这不算缺点啊,能利落的拒绝旁人,这是妥妥的安全感。可是这样美好的人却便宜了空有美貌没有脑子的易柔静,不知让多少少女悲痛唉呼。没有脑子的易柔静……不,她不是啊。她是集美丽、聪慧于一身,且被老天爷眷顾在这个票据年代混的风生水起的幸运儿。丁安城发现婚前使劲往眼前贴的媳妇变了……哦,自己也变了,变成了媳妇的狗皮膏药!“当——当当!”。……

《穿书后我开启女主剧本》情节预览:

这是一本很有意思的古言小说,希望读者会喜欢。

“呼呼——”

“二十……二十五……三十。”易柔静心里断断续续默数,等到了三十,她才汗渍渍的躺平,喘着粗气,暗叹这具身子的虚弱,如果是她自己的身体,那连做三十个俯卧撑都不带减速的,哪里像现在足足花了十五分钟。

“当——当当!”

“当——当当!”

易柔静看向窗子,微弱的光亮透过蓝色的粗布帘子,耳朵听着周围的动静,果然隔壁房间的人西索西索起来了。

“下地干活了,下地干活去啦——”

这新鲜的叫床方式,易柔静已经经历五天了,是的,她不是原来的易柔静了。

明明之前还睡在宿舍的寝室里,再睁眼竟然到了这么一个陌生的地方,棕绷床、白墙,屋子里的一应摆设都透着一股年代感,待看清挂在墙上的日历,一九七五年三月八日后,当即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易柔静,二十一世纪华大医科大在读硕士生,是生长在红旗下,受科学陶冶的新时代青年,怎么也难以相信会遇上穿越这等子不符逻辑的事。

刚来的前两天,她尝试着睡过去,期盼就能回去了,可现实给了她重击,她还是在这里,脑中还多了不少这具身体的记忆。

还因为发热身子虚弱,加之两天没吃没喝饿得前胸贴后背,面对现实下了床,可迎接她的是冷嘲热讽外加稀得能照人的野菜粗粮粥。

她真的清醒了,她不再是以前的易柔静。

可这个易柔静,真是让人头疼。

芳龄十九,新塘生产大队社员,但是三个月前跟丁坪生产大队的丁安城结婚了,这个婚姻还是她靠着威胁了人家丁安城的名声换来的。

原主真的是个没有脑子的人,易柔静在有了原主全部记忆后由心底发出唯一的感慨。

被所谓的好友糊弄,穿得花枝招展,不要脸不要皮的在人丁安城面前晃,毕竟原主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美貌了,可没把人勾搭上,倒是吸引了不少混子。

被混子调戏,逃跑的途中遇到丁安城,被英雄救美了,然后原主恩将仇报了……

跟赶来的家人说什么是丁安城调戏她……

丁安城,那是什么人,怀溪县县一中鼎鼎有名的数学老师,二十三岁的年纪不知道被多少姑娘家喜欢,可他都拒绝了,到这个年纪还没结婚,结果却因为英雄救美这事不得不娶了易柔静。

结完婚人丁安城就回县城教书去了,三个月愣是没回家一趟,留下易柔静这个新婚妻子在婆家讨生活。

家里好好的一朵牡丹花被一个不要脸的姑娘给折了,可想而知原主在婆家的日子有多难过。

这个难过不是无声的打压,也不是小媳妇般的楚楚可怜,而是热火的对峙和互骂。

易柔静,名不副实,原主是个一点就着的炮仗,听到不顺耳的那是当场就给怼回去,那什么话都是能从嘴里出来的,气得婆家人差点就要对她大打出手了。

就这么折腾得过了两个多月,三月七号这日,易柔静在婆家再也呆不下去了,说要去县城找丁安城,结果半道上被人推河里了,幸亏被路过的一个大娘救了,还找人把她送回了婆家。

等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就是现在的易柔静了。

可别人不知道啊。

初春落河受凉就开始发烧,因为原主的讨人厌,根本没人来看她,她是生生自己熬过来的,睡了两天没点起色,只能自己起来喝水吃饭,还拖着病弱的身子厚着脸皮舀热水进行物理降温,三天过去,终于不再反复发烧,慢慢恢复了。

歇了这么多天,该直面现实了。

易柔静躺在床上休息了一阵子才起来,穿上蓝色粗布衬衫和同色裤子,外面再套个白色毛衣打开房门出去了。

“哼,祸害遗千年,命可真硬。”一个扎着粗麻花辫,穿着白色衬衫,黑色裤子,外头罩着一件黄色开衫毛衣的年轻姑娘瞪了从房里出来的易柔静一眼,言辞不善道。

易柔静看了她一眼就移开了视线,这是丁安城的妹妹,跟自己同年的丁安敏,说实话这姑娘模样不错,瓜子脸,桃花眼,鼻子挺翘,小嘴红艳,皮肤也白,如果人能和善些就完美了。

“好呀,还无视我,看我不……”

“安敏,好了。”穿着一身军绿色衣裳的年轻男人端着脸盆来院子里倒水,“难得清静几天,你就别主动引火了。”

这人是丁安敏一母同胞且同胎,只比她早出生一个小时的亲哥哥丁安国,跟丁安敏模样有四分相似,身量得有一米七八,不过要黑上不少,倒是给他偏柔的脸蛋增添了几分英气。

易柔静在他们之前先进了厨房,公公丁维和、婆婆李红英两人已经在了,见到她进来,李红英微微皱了皱眉,丁维和则是看了一眼就没看了。

哎,真是不招人待见啊。

“都坐,吃好饭就去上工。”丁维和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

“哼,有些人干吃饭不干活,也不知道怎么有这么大的脸。”丁安敏翻着白眼,撇着嘴角道。

“我今天会上工。”易柔静咽下嘴里的稀粥平静说道。

她话音一落,厨房内的声音顿时一静,就连吃饭的声音都停了。

“今儿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丁安敏夸张说道,也打破了屋内的沉静。

要知道易柔静自从嫁进门,那是一天都没上过工,主要她在娘家的时候也没上过工,整个人白得发光。

别说上工,易家是整个把闺女当小姐养,就连家里的活计也几乎不让沾手,以至于现在是啥活不会干。

“上工要做什么?”易柔静不耻下问。

丁安敏深呼一口气,翻了个白眼愣是忍住了要骂出口的话,自从这个大嫂进门,丁安敏觉得她跟大队里的那些泼妇可以旗鼓相当了,难得今日这个人说话有些像样了,她也沉下了气。

“你会做什么。”这话丁安敏可不是在问易柔静,而是在直接阐述一个事实,不过说这话的时候她倒是没有很刻薄,也就只是嫌弃而已。

“我可以学。”易柔静平静道,“除了本能哪有人天生会做什么,都是学出来的。”

丁安敏闻言有些诧异,仔仔细细看了易柔静好一番,“你这落了一次河后,出口的话听着有些像样了啊。”

“哼。”易柔静脑子里想到以前原主听到不想听话后的反应,重哼一声转过头继续喝粥,不再说话,不能露馅。

丁安敏皱了皱眉头,果然还是那讨人厌的模样,不过工分可不能浪费,“你跟我去割猪草。”

“哦。”易柔静点了点头。

她答应的这般爽快,丁安敏有些意外,也就没再说什么。

今日的这顿早饭,是易柔静进门后一家子一起吃的难得清静的一顿了,丁家四口人时不时偷偷瞄一眼她,易柔静都感受到了,但当作没发现。

吃过早饭,丁安敏手脚麻利的把碗筷洗干净,然后领着易柔静朝着大队仓库走去。

一路上都是人,方向也都相同,不少人走过身边的时候看易柔静,还有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安敏——”

不远处传来清脆的喊声,不止是丁安敏,易柔静也转过了身去,只见一个穿着碎花衬衣,白色裙子,外头套着一件红色毛衣,脚上穿着一双黑色布鞋,两条黑辫子垂在胸前,随着走动一跳一跳的,格外有活力。

不可否认这姑娘模样也是个出挑的,五官很是秀气,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那张樱桃小嘴,就是瞧着有些病弱的感觉,脸色白得有些惨淡,不如丁安敏这种白里透粉的瞧着健康。

“星辰。”丁安敏挥着手跳动,脸上满是笑意,易柔静微微挑了挑眉,丁安敏这番模样才算是个姑娘家的做派嘛,看来对方是她好朋友了。

原来的易柔静虽然嫁到丁坪生产大队三个月,可没上过工,一天到晚在家跟婆家人吵吵,说实话跟大队里的人几乎没怎么打过照面。

夏星辰跑到丁安敏身前后,很是气喘吁吁,易柔静瞧了暗自摇头,这姑娘身子比现在的自己还要虚。

“这是你大嫂吧。”夏星辰看了看易柔静,然后朝着丁安敏笑着说道。

丁安敏噘了噘嘴,不过没有反驳。

“你好,我是夏星辰,是丁坪生产大队的知青。”夏星辰朝着易柔静伸出手。

易柔静伸出右手握住夏星辰的,“你好,我是易柔静,丁安敏的大嫂。”

丁安敏闻言气嘟嘟的鼓起了脸蛋儿,易柔静勾了勾唇角,这姑娘倒是有些可爱,在家里的时候怼起自己来那是丝毫不嘴软,出来了倒是有些一条心了。

“星辰,我们快点,还能领到锋利些的镰刀,打起猪草来也轻省些。”丁安敏拉过夏星辰就往前跑。

易柔静的手被抽出,看着两个姑娘在前头嘻嘻哈哈,就不紧不慢的跟在后头。

夏星辰,总觉得这名字有些熟悉,是在哪里听过吗?可易柔静一时又想不起来。

“安城媳妇,你这是要上工了?”易柔静微微侧头,就看到了穿着一身洗得发白黑色粗布衣裤的妇人,瞧着四五十岁的模样,脸上皱纹有些深,笑起来门牙还缺了一颗,眼睛小的都瞧不见一丝缝隙。

“嗯。”易柔静对这人没什么印象,但出于礼貌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哎呦,可怜见的,这在娘家的时候娇滴滴养得一身白胖,这才嫁给丁安城多久啊,就被他们家里人磋磨成这样了。”妇人的声音突然高亢了起来,双手重重一拍,整个人还泛着气愤,好似很为易柔静打抱不平。

周围的人齐刷刷把视线射了过来,就连前头的丁安敏和夏星辰都停了脚步转过头来了。

易柔静挑了挑眉,上上下下打量了妇人,这是……挑拨离间!

“大娘你谁啊,咱们家的事轮得到你这个外人多嘴多舌。”易柔静神情满是不屑,突然很是庆幸原身是个什么话都说的人,那她不爽谁、怼谁不是很畅快。

“还有你这话说的,我现在不白吗?还有我什么时候胖过,真是……什么眼神。”易柔静哼了一身,越过妇人往前头去了。

“你,你……”妇人颤抖着手指指着易柔静,整个人气得仿佛要晕过去似的。

“安敏咱们走吧,仓库在哪我可不知道。”易柔静使了眼色给丁安敏。

“安敏,你,你大嫂说话……可真是……得劲。”夏星辰双眼发光,最后两个字压得低低的,凑近丁安敏耳边说的。

“你听多了就会习惯了。”丁安敏淡定回道,“不过那虎婆子这下子是遇到对手了,以为谁都跟她家儿媳妇一般好欺负。”

丁安敏虽然嘴上说得有些平淡,可不得不承认看易柔静怼别人,还真是爽啊,神清气爽,之前他们家里吵得凶的时候,这虎婆子不知道阴阳怪气说过自家多少坏话。

“嘻嘻,阿娟婶子真是没有眼色,说谁不好,跟丁安城他那泼妇媳妇对上了,哪里讨得到好。”

“可不是,明明住人家隔壁,见过阵仗还自讨没趣,活该。”

“如果建设媳妇能这般强硬些,也不至于被她这个婆婆欺负得抬不起头来。”

……

“安敏,刚刚那妇人是不是很不得人喜欢啊?”易柔静听到了周围细细碎碎的嘀咕,慢了几步等丁安敏,然后问出了自己的猜测。

“不愧是同道中人,看的还蛮准。”丁安敏回了一句大步走开了。

易柔静眨巴着眼睛,突然觉得这姑娘也不是很可爱嘛。

“走快点,等会儿领到生锈的镰刀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丁安敏回头补充了一句。

啧啧,口是心非,易柔静快步跟上去了。

丁坪生产大队的仓库占地足有两亩地,所有大队的产出,种子,牲畜还有农具等都在这儿,易柔静远远看去,仓库门口已经排了一条长队了,队伍最前头的人都会拿着农具出来。

易柔静排在丁安敏身后,眼睛则四处打量,绿油油的田地,肉眼所能见的房子多是土坯房,想到自己现在住的,易柔静这才后知后觉婆家的生活条件该是可以的,毕竟是砖房。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竞技游戏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