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竞技游戏 > 富贵荣华小说

富贵荣华

标签:

状态:完本

类别:竞技游戏

作者:府天

时间:2022-06-20

小说简介

朱门绮户,富贵荣华,她却而已寄人篱下的一介燕雀。青云之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正房西次间里,宽敞的屋子里这会儿并没有几个人。那张靠墙的螺钿拔步床前,两个少女正跪在那儿,俱是泪流满面。在她们身后,一个中年男子面色阴沉地站在那里,在他后头则是一个怯生生身量瘦弱的少女。拔步床上,一个面容憔悴的妇人无力地靠在大引枕上,瞧着不过三十四五光景,此时此刻一只手紧紧攥着床边一个少女的手,声音嘶哑微弱。。……

《富贵荣华》情节预览:

悲伤的事情总会一次又一次的上演...

“契书都在这个匣子里,瑜儿未出嫁之前,这些东西你好好照管。记住,这些都是留给瑜儿的,就是我娘和我二哥,也不知道我这些嫁妆多年生了多少出息,又置办了多少新的,你不能把底细对他们露出去,顶多把从前那些产业交给他们代管!他们若是真有心帮我,也不会看着我带着女儿在这地方耗了这么多年!”

张瑜冷笑一声正要反唇相讥,门口就传来了一声怒喝:“够了,你娘尸骨未寒,你就在这大吵大闹,让人看见听见成何体统!你之前怎么答应的你娘,这会儿闹什么!”

“郑姐姐,莫非你是不想随着夫人去?这是老爷给你的恩典,谁不知道满家里上下就你对夫人最是忠心耿耿,如今夫人一去,你殉主而死,这样的忠仆传扬出去也是天大的体面和名声,就是两家侯府知道了,也少不得给你家里的亲朋好处!放心,你家里的男人还有孩子,老爷一定会好好照顾他们的!”

“什么外人,你干娘拿你当家人,我也是一样的!”张昌邕一口打断了章晗的话,脸上又露出了一丝微笑来,嘴里说的却是与这和煦言辞截然相反的冷冽话语,“至于闲话,家里谁敢胡言乱语,立刻打死!你干娘调教你这许多年,自然也早把你当成了张家人。”

“晗姐姐,大姐应该只是因为母亲的病一时气昏了头,你别放在心上。”张琪上前劝解了一句之后,见那原本正看着煎药的宋妈妈正用一双利眼往这儿瞅了过来,她慌忙低下头去,嘴唇却不为人觉察地轻轻动了动,“另外,我听说宋妈妈前几日打听过你家里的住处。”

无知无觉地将几张纸钱拨在了炭盆中,她突然听到背后依稀传来了一阵脚步声,连忙低头说道:“干娘,虽对不起您,可今天姐姐既然发了话,我也不会再厚颜在张家再住下去,明日我就回家为您守孝一年。您对我的好,我这辈子都记在心里。”

宋妈妈听到这话,连忙窜上前去,把门帘缝拉开了一丁点,立时瞧见郑妈妈从顾夫人手中接过了一个挂着小铜锁的朱漆小匣子。认出那就是顾夫人床头暗柜里自己无意间瞄见过一次的玩意,她不由得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即眯起了眼睛。

说到这里,她稍稍提高声音说了一句我先回房了,就脚下匆匆飞快地走了。一个跟她过来的小丫头半晌才反应过来,慌忙追了上去。

被紧紧抓住手的少女是归德知府张昌邕的嫡长女张瑜,此时见母亲问得急,她用手绢擦了擦眼角,眼睛立时就红了,好半晌才迸出了微不可闻的三个字来:“记住了……”

归德府衙后头的官廨除了住着归德知府张昌邕,原本还该有同知通判等等不少属官。然而,张昌邕是出身京城富家的两榜进士,岳家又是朝中顶尖勋贵,自然没人敢和他相争,其余几家陆陆续续都搬了出去,只有和张昌邕相好的陆同知占了一小块地方。

就在她想得脑袋隐隐作痛的时候,外间突然传来了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动静,就仿佛是有人嗓子哑了似的竭尽全力却叫不出来,又好似是有人痛苦地在地上打滚的声音。她几乎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想下地去看看,可最终的反应却是紧紧闭上了眼睛。

灵堂一角,醒过来之后执意要到灵前守灵一晚的章晗正低头一张一张地烧着纸钱,不时抬起头看一眼那刺眼的灵位,与其说是伤心,还不如说是空空落落不着底。

见掀帘进来的是张昌邕,张瑜从来就不怕这个父亲,嚷嚷了一声就头也不回地往外头冲去。一旁手足无措的张琪这才反应过来,疾走两步仿佛要追,却被张昌邕一把拦住。

随着这一阵咳嗽声,郑妈妈慌忙劝道:“夫人别动气,只要您养好了身体,日后有侯爷和小侯爷帮忙,老爷必定还能升官进爵!”

见章晗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有些呆滞了起来,张昌邕便上前一步,笑吟吟地撩起她掉在耳边的一缕乱发:“归德府虽则是一度兴旺发达过,可如今不比从前了,居然能养出你这样品格的人来,实在是异数。你跟着你干娘这么多年,耳濡目染也应该知道,这本地大户和京城真正的名门比起来一文不值。莫非你打算让你父母随随便便定一门亲事,就这么葬送一身?”

“老爷就不用安慰我了,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还不清楚?”顾夫人讥诮地看了一眼张昌邕背后那连头都不敢抬的庶女张琪,嘴角露出了一丝无声无息的冷笑,声音却越发柔和了下来,“我要强了一辈子,这么多年却没能为老爷生养一个子嗣,如今去了也对不起张家的列祖列宗。我已经写信给了京城,让娘和二哥给老爷好好选一个名门淑媛……”

烈日当空,归德府衙后院却是一片愁云惨雾。进进出出的下人无不是屏气息声,生怕动静大了引来内中主人的不悦。后院那五间正房的门口,一个四十开外的妈妈正肃然守在门口,而院子里,另一个年纪差不多身材却更丰腴的妈妈一面看着两个小丫头煎药,一面来来回回踱着步子,不时停下步子往屋子张望一眼,摇摇头直叹气。

郑妈妈死死瞪着宋妈妈,嘴里终于竭尽全力迸出一句话来,声音却是含含糊糊:“宋心莲,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顾夫人重病这段时日,张瑜身体一向不好,张琪又信不过,都是章晗衣不解带和郑妈妈以及几个丫头在旁边服侍,期间也累倒了两回,因而这诊断出来,其他人倒也没觉得奇怪。张昌邕留下药方,吩咐把大夫领出去,又留了个小丫头在旁边服侍就出了东次间,张琪也不敢停留,嘱咐两句也跟着出了去。

“都是我当年看错了人……以为他是两榜进士探花郎,皇上打下江山也是要靠文官去管,于是那么多人当中居然挑了他,谁知道他就是个扶不上墙的泥阿斗。放出京城来跌跌撞撞当了那么多年官,他居然只做到一个归德知府,还不如那些太学生,反倒怪我没给他生一个儿子……咳咳……”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竞技游戏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