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生活都市 > 浣尘序小说

浣尘序

标签:

状态:连载

类别:生活都市

作者:蛤蟆大仙人

时间:2022-05-30

小说简介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终会一吐。 桑妭原九天神女,天生我的荣耀百华。怎奈却一门心思无限向往四海歌舞,当被一世历劫弄得鳞伤遍体,纵已满目山河,她却既往不咎。 便乎明白了一个道理,在这寡情寡义的世道,能让人念念不忘的,仅有债款不偿。 ————此文撰之《山海经应龙与旱魃》适才方过晌午,静谧的小郭就被圜雁桥上的人烟阜盛逐渐侵蚀。。……

《浣尘序》情节预览:

这是一本很有意思的古言小说,希望读者会喜欢。

见鬼的是,想输的未得逞,要赢的亦未尽意,父君只能暂且忍受这三界天帝这一大任。

当春风携来了凋零的花瓣,娇艳过后馥郁蓊薇,这难道不是大千世界有始有终的一律吗?

当一切回初清宁如始,神女妭长长松了一口子,敲着杖竹落座桥栏窃声在那里嗔怪:“这死丫头番番闯祸,你老娘又不是千金财主,等着!晚间看我不赏个厉害尝尝!”

殊于无奈,神女妭把所剩的钱财兜底奉上,岂料那些泼妇尽敛钱财后还是嫌少,非要她典当挽在青丝间,那唯一的簪子来偿,因她无动于衷,须臾又开始嗔怪嚷嚷,教人不能入耳。

东王公听说忙嗔道:“混长虫满口胡吣!天女的名讳,你这等荒海小妖焉敢自呼僭越?还不快来拜见殿下恳求宽宥!”

龙皇辛又笑道:“方才见我就要撵我,即便你恨我,也该给我一个补偿你的机会吧?跟我走吧,四海八荒天涯海角,我一定会治好你的眼睛。”

这时,桑棋又鬼鬼祟祟的说:“太岁妹妹想听云雀惨啼吗?正巧阊阖宝珠上栖了几只,我这去捉来拔它甲羽给你解闷!”

彼时小聚的仙僚,各自在此哭了一回丧,骂了一回娘。又谋划一桩毒计,相约要拿颜华入画,而后垫在靴中熏他一生臭味腌骨,咒他来日气运不佳最好吃茶撑死,待稍稍泄恨方才忿忿的散去。

仗着三清道门系他家门生,回回被他斥来喝去,表面上虽是颔首贴耳,背地里早抓耳挠腮不晓得嗔骂到那厢去了。

这才明白,诚然是那颜华要来祸害我一生。眼下那颜华终究是我不能逾越的羁绊。

少年笑道:“殿下可曾拜读过夕梦子先生,所著的《秋月集》?”

良久,神女妭潸然失笑,也不知是答话还是自语,压着嗓音沉沉的道:“久吗?不过须臾十年海未枯石为烂,岂能算久?”

我那时正痛楚难持,经他这么一说悠悠然教我心神宁静。因见他又要挨骂,急忙喘恹恹的抢先道:“两隔不识的重逢?却是句妙话,不过教人好生糊涂。”

日复一日,孑遗心头的夙愿,大抵也泡了汤。

原来那宝珠竟是上古时,三足神鸟化作骄阳后被摘下的眼睛。难怪那可怜的三脚鸟每日悬天当值,乖乖的被人牵来兜去,大抵就是卯日星君老匹夫干的缺德事罢。

后来母后拉着我的手,噙泪唱着我儿时最喜欢的那个童谣:“烈日炎阳耀四方,两旁个自火焰长,三足鸟火神犼,皆是洪荒神灵兽,一个温一个狂,炙烤三界是天殇,熔烬吾儿花衣裳...”听着听着我便沉沉的睡去。

这一忍,就至今了。

闹了半天桑棋最后也不消什么诬赖,一口咬定是受我的支使,还假惺惺的弘扬他宠溺妹妹的风范。至于损害公物的罪状,固然被我坐了个殷实。

须知,在那些老神仙一辈儿的上古时期,都尊顺一生一代一双人的执念,秉承着媒妁之言天作之合。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生活都市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