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小说 > 笑清廷小说

笑清廷

标签:

状态:完本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喝壶好茶嘎山糊

时间:2022-05-12

小说简介

作为康熙的元后,活着、儿子、龙椅,一个都不能够少!--------------------------------新坑:《论红楼的倒进》夜间相杀夜幕降临时爬墙又如何?看我易钗而弁弄崩这红楼!求我的推荐,求所有收藏,求长评,求进入页面,求打赏!完结啦:《复活老俩口悠闲自在红楼生活》虽然人生就像刷完牙,左手杯具左手洗具,但看精英夫妻档如何彻底摆脱红楼餐桌人生之刷完牙生活完结啦:世家名媛言情真爱?豪门恩怨?复活VS复活?谁就要报谁的仇?贺锦年只明白,她生为名媛,并也不是她“天生的男配”的理由!求我的推荐,求所有收藏,求长评,求进入页面,求打赏!是的,活着真好!这是没有经过拼命求生的人所无法体会的。只有经过想要活下去而拼命支撑着自己,经过任由火舌一寸一寸的舔着自己的身躯却因为想要活下去而不顾疼痛死命不肯昏倒,经过黑烟滚滚到处弥漫却还控制着自己极细的吸气竭力在黑烟中想要吸一口空气才能不窒息的人,才能体会,这一刻她是多么的庆幸,自己还活着。。……

《笑清廷》情节预览:

文章感情丰富,剧情合理,富有感染力

“你懂个什么,现在不过去说这事儿,才是为了二格格好呢。”这喜鹊明显是个有主意的。

就听喜鹊叹了口气,说道:“要说别的,我倒真不敢说,这府里的隐私避讳又岂是我们做下人的可议论的?只是你才刚问的,倒也算不上是忌讳,在府里待着稍有些年份的都知道。”

这边正说着热闹呢,就听见外头又传来了动静。方宜还是闭着眼装睡,听见这喜鹊也不说话了,帘子的响动,进来个人。那人一进来就说到:“哟,你们俩孩还在这儿呢?二格格怎么了?”

“回来,急个什么劲的,先在这儿歇着,等歇够了再过去。”那个喜鹊满权威的吩咐着。

“喜鹊姐姐说的是,果然是可能会这样呢,我倒是真想不出来,姐姐你好厉害啊。你这样为二格格着想,等她以后懂事了,多少该厚待着你呢。嗯,还有呢,我也想起了由头,大格格那里围了那么些人,我们又插不进去,只能干站着,白在那里陪着小心,还不如在这里,还可以坐着歇歇,松快上许多呢。”稍微年幼的那个丫环笑着说道。

都说那孩子体弱,是因为在娘肚子里时抢不过她,所以,她被她娘厌弃了,她爹失了个嫡子,也不喜欢她,更不要说她奶奶等着抱孙子了,更是不待见她。

“你个鬼机灵的,倒被你想明白这偷懒的法子了。只是,你前一句却是说错了,我还指望二格格厚待?她把自己护周全了就不错了。”喜鹊也笑嘻嘻的。

方宜听了暗喜,也在心里说道,是啊是啊,快给我说说吧,我也好想知道啊。

虽然她已经成为了无法计数的穿越大军中的一员,但这和还能活着相比起来,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她的嫡亲姐姐大格格比她大两岁,那时候她的生身父母感情正好,所以把这个姐姐当成如珠如宝。可是不久,她娘又怀孕了,因为有了身子,不便伺候她爹了,她奶奶大手一挥,做主新给了她爹一个丫头。这个丫头也挺有本事的,竟然慢慢勾得她爹的喜欢,这让她娘很是生气,只是也没有办法,唯有恨这一胎来得不是时候。不过,即有了,前头又有个女儿,就希望这胎能生个儿子,那样也算是值了。有了儿子撑腰,再慢慢收拾那个丫头。

说话间有一只手探到了方宜的额上,那个声音又道:“唉呀,二格格这烧可是退了。”

经过短暂的慌乱,方宜接受了自己是穿越了的事实。只是她没有像那些小说中写得那样,有什么不真实,有什么抵触心理,反而从心底由衷的庆幸着,活着,真好!

这样想着,方宜总算是放松了下来,李奶嬷唠唠叨叨的话语又像是催眠曲似的,方宜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是的,活着真好!这是没有经过拼命求生的人所无法体会的。只有经过想要活下去而拼命支撑着自己,经过任由火舌一寸一寸的舔着自己的身躯却因为想要活下去而不顾疼痛死命不肯昏倒,经过黑烟滚滚到处弥漫却还控制着自己极细的吸气竭力在黑烟中想要吸一口空气才能不窒息的人,才能体会,这一刻她是多么的庆幸,自己还活着。

只是她一路向上,医院的工作又实在是辛苦,所以至今还没有找到可以结婚的对象,男朋友谈过几个,只是最后都发现,感情也不都是单纯的感情,里面还混杂着很多其他的东西,比如,她的户口,她的学历,她的工作,她的房子。。。。。。

只听那李奶嬷笑骂了一句道:“浑扯什么呢,哪有功夫说这些摊涝话儿。这里后头事儿还忙着呢。只是要我说,少福晋这回子还烦忙着,二格格退烧了虽是件大事,也不用赶着这会儿就去回了少福晋。要说小孩子生病总有个起复的,也不是我安心要咒我奶大的孩子,这万一真来个不稳,这烧又上去了,而那里少福晋倒是欣喜的过来看了,不是反让少福晋失望难受吗?我们白担了照顾不周、谎报军情的错儿还是小的,只是让少福晋奔波失望到真是大事了。”

现在这个身躯,因为没有参照物,所以她也不知道现在大概是多大,只是看着这小手就知道肯定是个小孩子,还是个小女孩。看看屋子里的陈设,她不太懂,但好在不是家徒四壁,因该还算是很有钱的,身上的衣物也是缎子的,只是身边怎么没有人呢?

“且不说这个。喜鹊姐姐,你也知道,我才刚进了府里,这里面的很多规矩忌讳什么的我还不太明白。我就不懂了,这二格格也是少福晋亲生的,为什么这少福晋就不疼她呢?看着少福晋平时也是个挺随和的人,这里面到底是个怎么说话,求喜鹊姐姐您了,快给我说说吧。”

“喜鹊姐姐,这不太好吧?还是快回了少福晋,再让人过来给二格格把把脉,这要汤要水,喝药吃粥的才方便。”第一个小姑娘听起来很困惑。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言情小说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