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竞技游戏 > 海月明珠小说

海月明珠

标签:

状态:完本

类别:竞技游戏

作者:夜惠美

时间:2022-05-10

小说简介

演绎出一段幸福和快乐完美的的爱情故事。尤其非常感谢念爱爱的封面72374289(改扩建的超级群,招人中)非常感谢瑶提供更多,敲敲门砖是作者名。另注我的推荐夜的新书《汉武晨曦》,封闭状态金手指的再次穿越女,陈阿sa女儿的奋斗史。“海澜,你不能有事。”被人抱起,肖逸已然没有大队长往日的威严,睿智沉稳的眼眸中只余下慌乱,他一万次后悔为什么要让海澜来探亲,怀中人呼吸已然微弱,经历过生死的肖逸又怎么会不明白,不断的呼唤着海澜的名字,不信神佛的他祈求上天,能让海澜平安渡过此劫,哪怕落在他身上也心甘。。……

《海月明珠》情节预览:

女主和男主隔了这么久还能破镜重圆,真爱了

海澜闻到奶腥味觉得有些恶心,她在现代是就不太喜欢乳制品,尤其是如今这种完全没有提炼加工的奶茶,更是咽不下去,前两日由于担忧露馅,强忍着喝了进去,可多日的观察,在她身边只有一个小丫头,应该无事,于是大胆的将脸扭过去,轻轻的摇头。

乌玛扶起主子,将水杯放在海澜的唇边,说了一通,要喂自己水?海澜冷静下来,装作很害怕的打翻水杯,抱住自己的双膝,将头埋进去,只露出一双惊恐的黑眼睛,“呜呜···呜呜···”

海澜那句蒙古话哥哥出口,脑子里仿佛解开了一道封印,虽然还是听不太懂,但大体意思却已然明白,轻声重复“哈日珠拉,哈日珠拉。”那面前站着的少年,就应该是吴克善,而那个中年汉子,就是科尔沁贝勒寨桑,自己就是皇太极最宠爱的寡妇再嫁的宸妃海兰珠,眼角泪水滚落。

“格格···”乌玛眼神一暗,看来格格还是没有想通,其实哪怕是福晋又生了一个小格格,以格格的尊贵,哪会不得疼爱?

绿色整齐的军营,午后的阳光格外灿烂。眼前的白光闪过,硝烟慢慢飘散,海澜仿佛模模糊糊的见到身穿迷彩军服的丈夫向自己跑过来来,周围的喧闹声仿佛也听不见,却能将云和风的声音听得清楚,感觉不到爆炸后的疼痛,身子轻飘飘的,恐怕自己快要死了吧,真是不甘心,来部队探亲,想看看特种兵如何训练,可却偏偏赶上爆炸,难怪算命的说,今年有灾祸,让自己小心。

“原来是这样,这有什么叫乌玛重新教哈日珠拉好了。”吴克善觉得自己妹妹才四岁,平常也不爱说话,也没什么值得就记忆的,所以并不在意海澜前尘尽忘。

“你慌什么?哈日珠拉怎么了?”中年汉子神情都放在了即将诞生的婴儿身上,他的妻子从怀这胎开始就一直反映很大,让他担忧不已,生恐出什么意外,直接开口道“吴克善,你亲自去看看你妹妹,到底怎么回事?”

英俊的少年也很焦急,跺跺脚怒气道“怎么这么久?”

虽然听不懂蒙古话,但蒙古包外众人的热闹喜悦还是能感受到的,平躺在榻上,海澜将手举在空中,估算着这个身体应该也就是四五岁的年纪,忍不住好奇,她到底是谁?按照穿越定律,怎么也不应该是个无名氏,在海澜的心里故意忽略涌上心头的那个人名。

那人微微皱起眉头,虽然不愿,可一家老小的性命都在别人手中,只能听命的来到海澜身边,伸手搭在她的手腕上,片刻功夫,喃喃自语“奇怪,真是奇怪,脉象平和有力,怎么面像却···”

泪珠从眼角滚落,这个陌生的地方,未知的命运,一向明快的海澜不知所措,这个身体究竟是谁?为什么这么重的病,父母不在身边?多年的经验告诉她一看就是不甚得宠之人,此猜想对被父母哥哥娇宠着长大,没受过委屈的海澜来说更是难过上几分,甚至不敢开口,不会说蒙古话,会不会将她当成妖孽?

“萨满大法师,您这是?”吴克善一头雾水,老人疲倦的摆摆手,仿若无人一般向外走去,路过小姑娘的时候,轻声说道“乌玛好生跟着你主子,你会被她恩泽。”

海澜思念着承诺会永远爱她保护她的特种兵大队长,想念着自己的父母,挂念自己的哥哥嫂子,她的母亲是早婚,二十岁就同父亲结婚,先后三年生了两个儿子,直到三十五岁时才生出来爱如珍宝的海澜,她的哥哥由于比她要大上十几岁,对她呵护备至,那个幸福的家···没了,再也回不去了。

“阿爸,阿爸。”吴克善风风火火的声音从外边出来,海澜睁开眼,只见走进来一名身穿青灰色圆领大袖衫,头上梳着明朝的发髻,上插一根桃木簪,年岁大约在三十岁左右,身型高挑,面如冠玉,却透着几许的风霜,虽然落魄,但在眼底却还保持着读书人的气节。

“哥···哥哥。”海蓝重复道,吴克善兴奋的直眨眼睛,成串的话吐了出来“哈日珠拉,等你痊愈,哥哥一定带你去骑马。”

乌玛看着自己的主子如此,心中也很难过,听见外面越发热烈的欢呼声,在蒙古草原,女儿是尊贵的,尤其是在以美女闻名的科尔沁,乌玛眼圈红红的,半跪在榻上,将缩成一团的海澜揽在她还很稚嫩瘦弱的怀中,轻声安慰“格格,乌玛在您身边,不会离开您。”

“肖···逸···”海澜努力的张开眼睛,想要开口,肖逸拿掉了氧气罩,“肖···逸,这是意外···不···怨你···替···我···尽孝···是···我任性···才会···肖···逸···”

一个中年汉子穿着蓝色蒙古袍,腰间带着黄带子,头上梳着长长的辫子,鼻正口阔,虎目里透着焦急,尤其是听见蒙古包里传出的阵阵喊疼的声音,摇摇头“没有,还是没有消息。”

海澜身子忍不住微颤,他说的是汉语,觉得倍感亲切,攥紧拳头,指甲扣到肉中,疼痛让她清醒一些,不能显出听懂的样子,从他的打扮上来看,恐怕自己穿越到了明末之时,心中那个念头更重上几分,暗自祈求上天千万不要是她,那个一生悲惨的女人。

吴克善关切的看了海澜一眼,开口问道“哈日珠拉还没好?怎么瞧着没什么精神?”走到海澜的榻前,手放在自己妹妹的额头上,向着同样很担忧的父亲道“阿爸,是不是再找大夫来瞧瞧?妹妹一向娇弱,这次又差点醒不过来,恐怕是伤了身子的元气。”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竞技游戏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