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美文 > 田园闺事小说

田园闺事

标签:

状态:完本

类别:短篇美文

作者:莞尔wr

时间:2022-04-10

小说简介

再次穿越到农家,谁料爹娘重大事件男,大嫂手中宝。仅有她,众人眼中一根草。下回分解她,胸有沟壑就算一根草,也要园中当自尊自强觅良婿,进财宝草根变金窑。崔薇原本是现代一个白领,没料到半年前醒来时就已经变成了古代一个名叫崔薇的小女孩儿,此处名叫大庆王朝,崔薇想尽了法子,甚至撞头都私底下撞过好几回,痛晕过去倒是有,可是没一回却是能回到现代的,渐渐的也就熄了那个心思,又怕崔家的人发现了她的异样,整理了原主的记忆之后,她整日闷不吭声的,学着原主沉默寡言的默样,这才没有引起旁人注意,过了大半年。。……

《田园闺事》情节预览:

故事不落俗套,但是男女主描写细腻,富有感染力

“二郎,话可不是这么说的。”王氏这会儿倚在门口看热闹,想着刚刚唤这小姑子进来,她却是硬在外头杵着不吭声,心里就来气,这会儿见她挨打,别提有多幸灾乐祸了,脸上挂着一抹刻薄的笑,打断了崔敬忠的话:“这三岁可是看到老的,小姑子如此懒惰,眼见着年纪大了,往后怕是找不到婆家!”这话一说得,杨氏更是来气。

“这是怎么了?”听着屋里越来越凄厉的哭声,杨氏急匆匆的赶了进来,跟在她身后的是崔家父子,还有刚下学回来不久的崔敬忠,崔世福与崔大脸上都带着关心担忧之色,杨氏更是急得眼泪都快流出来,听到孙子震天的哭声,只心疼得眼角直抽抽,回来也没顾上站在阴影里捧着一只还在不住淌血的手,咬着嘴唇,一副倔强样子的崔薇。

太阳渐渐西斜,夕阳橘红色的光柔柔的照在人身上,村子中的房舍四处已经冒出炊烟来,许多妇人端着盆子,一边呼唤着还在外头玩耍的小子回家,崔薇背着一个大箩筐,小小的身子几乎淹没在箩筐里头,筐里装满了苕藤,这一路走来她满头都是大汗,不时路上有收工回家的人与她打着招呼,崔薇抹了一把额头的汗,笑着回了,想着回家晚了恐怕又得遭到一顿骂,连忙就紧了紧勒在自己肩头箩筐的带子,抿着唇,加快了脚步。

杨氏当下冷着脸没有吭声,崔大放完锄头回来,就见到现场安静的气氛,唯有自己老婆王氏骂个不停,爹娘脸上表情都有些不好看了,顿时有些尴尬,连忙走到王氏身边扯了她一把,喝里低斥道:“你嚷嚷啥呢,还不赶紧闭嘴了!”王氏还有些不甘,她生了儿子之后气焰十足,但她也知道自己丈夫的脾气,若是惹得急了,恐怕要被一阵好打,因此看他脸色不善,也就识相的住了嘴。

“这是怎么了?”崔世福一开始只是打趣似的问女儿,这下子可是当真有些心疼了,这个小闺女一向听话,性子又柔顺,不止是勤劳,还很乖巧,杨氏就嫌她不是个儿子,因此对她并不上心,崔世福倒还好,已经有了三个儿子,来个闺女也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的,可他一年到头大部份的时间都在外头侍候农活儿,没事儿的时候还得去帮别人做些事补贴家用,对这个女儿难免疏忽了些,这会儿见她哭成这副模样,忍不住眉头微微皱了皱,伸手就将她抱了起来。

崔薇郁闷无比,恨恨的将手洗干净了,连忙从外头院子后的柴房里抱了一捆刚收割下来不久的玉米杆枝进厨房里头,拿了围裙穿在身上,将灶里的柴灰拨了一些出来,将灶清空了,挽了两把玉米杆,塞进了灶堂里头!

这会儿听杨氏喝斥自己,崔薇也不以为意,撇了撇嘴,回来若是不喊上一嗓子,回头她母亲又得说她天黑了还不回家,做事再多不说人家又不知道,有什么用?这个母亲最是重男轻女,这大半年来她已经从一开始的愤愤不平,到如今的淡然处之,崔家虽然只是普通村户,但人口却也不少,除了父亲崔世福与杨氏二人之外,崔薇下头还有三个哥哥,她是老来女,但因为是个女儿,却并不得杨氏看重,大哥崔敬怀两年前娶了隔壁村的王氏为妻,如今生了一个儿子,专门去村头的夫子处就着排字辈佑字,起了个祖的名字,有祖宗庇佑的意思,足以可见崔家对这个第三代的期望,为了怕给孩子折寿,平日只唤乳名小郎,二哥崔敬忠今年十五岁,还在说亲,但至今还未谈拢,她头上还有一个哥哥崔敬平,今年十岁,比她大了两岁,因她是个女孩儿,注定往后不是崔家的人,因此出生之后杨氏等人也没给女儿论宗排辈的取名字,倒是当初崔薇出生之时,崔敬忠当时刚进学堂,就给妹妹取了个薇字,崔氏夫妇也不以为意,觉得不过是个丫头而已,因此这名字倒是定了下来。

崔薇原本是现代一个白领,没料到半年前醒来时就已经变成了古代一个名叫崔薇的小女孩儿,此处名叫大庆王朝,崔薇想尽了法子,甚至撞头都私底下撞过好几回,痛晕过去倒是有,可是没一回却是能回到现代的,渐渐的也就熄了那个心思,又怕崔家的人发现了她的异样,整理了原主的记忆之后,她整日闷不吭声的,学着原主沉默寡言的默样,这才没有引起旁人注意,过了大半年。

她原本是气急了才开骂,但如此一来杨氏却是不满了。崔薇再不得她喜欢,也是她肚皮里爬出来的,王氏这样骂,可是在指桑骂槐呢,崔薇从她肚皮里爬出来是下流胚子,那生了下流胚子的她成什么了?

崔世福抱着女儿,下意识的身子侧了一下,躲开了妻子伸过来的巴掌,杨氏这一掌落了个空,心里的火气登时如同沾了热油一般,腾的一下就燃了起来,连双眼都喷着火:“你这死丫头,这么大了还要让你爹抱,你爹忙了一天,你以为你还是不懂事的丫头?你赶紧给老娘下来,今日我非得打死你不可……”一边说着,一边就要四处找竹棍。

王氏在里头骂骂咧咧,崔薇却是深呼了一口气,也不理会屋里王氏越来越大声的叫骂,污言秽语不时钻进耳朵里头,令她嘴角不住的抽了抽,却是自顾自的忍了疼,倒抽着冷气洗了手,那伤口约摸有指甲长短,砍得深,连里头骨头都快看到了,这会儿洗完之后血还不住的流,一开始的麻木过后钻心的疼就开始传进了脑海中,俗话说十指连心,这一下子挨得,令崔薇忍了大半年的眼泪都忍不住流下来了。

估计是刚刚杨氏的声音大了些,她怀中抱着的婴儿突然之间挣扎了两下,抽噎了两声,竟然张嘴哭了起来。这还是杨氏头一个孙子,宝贝得跟什么似的,平日抱在手上轻易不肯离了人的,这会儿见宝贝孙子哭,杨氏连忙抱着孩子抖了抖,也顾不得再责备女儿了,双脚在原地踏了两下步,嘴里‘哦哦’的哄了起来。

天色渐渐昏暗下来,崔世福倒是看到了一旁站着的女儿,瘦弱的身子,穿着她娘杨氏改小的旧衣裳,表情倔强,站在冷冷清清的院子里,身影像是都跟天边的暮色混在了一起般,瘦弱得令人心疼,崔世福心里一软,看她站着没动,将肩上扛着的锄头交给了一旁站着的儿子崔大,一边朝崔薇走了过来,嘴里笑道:“薇薇怎么了?”

到底是谁好吃懒做的?王氏一个十七八岁的人,如今一天到晚躺床上啥事儿也不干,要她一个七岁的小丫头来侍候,还真当自己是个少奶奶了不成?崔薇想到自己上一辈子的生活,来到古代这大半年,每日活得比童工还不如,每天做得比牛多,吃得比鸡少,还不时要被人骂上几句,杨氏脾气又是个火爆的,偶尔说急了还会上藤条,她两辈子为人,可是头一回挨打,当时还有些发蒙,只疼得倒抽冷气,脸皮上又受不住,到后来挨打的次数多了,她才渐渐学会了认清事实。

“她有什么?”杨氏怒气冲冲的抱着孙子出来,小婴儿哭了如此久,这会儿已经打起了嗝来,更是让她心疼不已,将一腔怒火都发泄到了女儿头上,一边抱着孙子就冲了过来,腾出一只手就要往女儿脸上抽:“你死人呀?你大嫂唤你这么久,你听大郎哭得这么厉害,为什么不进去哄一哄,抱一抱?你是成心想让大郎哭坏了是不是?你这死丫头,老娘今天不打死你,你倒是翅膀长硬了!”

这薇米面是今年刚收成后磨的,才弄好不到半个月时间,此时的东西一切都是纯天然的,倒进锅中就能闻到一股极香的玉米味儿,不过村里人都不爱吃这个,嫌这个太粗糙,平日都是磨成细面,掺在米糠里喂猪或者是鸡鸭的。崔家环境相比起村里许多户人家来说,条件只能算中等,虽不至于到饭也吃不上的地步,但要想闻到一丝肉味儿,还得等到年节的时候。因这猪关系着过年时一家人的收成,这会儿便侍候得极小心,这段时间有玉米面顶着,喂猪倒是不用掺糠,崔薇想到之前母亲杨氏吩咐的话,连忙又取了菜刀,跑到外间拿了专门切猪食的菜板,将之前自己割下来的苕藤又切了起来。

“死丫头,还愣着干啥?赶紧去做饭!你嫂子如今还在喂奶,若是吃得迟了,小心她又拿你说嘴!”杨氏拍了拍孙子,看女儿还站在原地细细的拿了草灰洗手,不由撇了撇嘴,又叮嘱道:“那猪也该喂了,你赶紧将苕藤给切了,混些玉米面给煮上,你爹和你大哥再过阵子也应该要回来了,若是饭菜还没好,老娘可饶不了你!”杨氏看手中的宝贝孙子又有要哭的架势,连忙又哄了两声,外头如今天热,乡下蚊子又多,没过一会儿功夫,小孩子柔嫩的脸上就被叮了个红疙瘩,杨氏心疼得直抽抽,小孩子更是难受得越哭越大声,令她心里也有些烦了起来,也没看女儿一眼,转身进屋里去了。

好不容易背着一个沉重的箩筐回了家中,崔薇只觉得双腿沉得都有些走不动路了,崔家大门却是半敞着,这会儿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但屋里却连灯火都未点,里头没有听到传来说话的人声,只听到圈里的猪与鸡鸭饿得‘咕咕’的叫声,她抹了把泪,将箩筐放在院中一个搭起来平日放东西也可以坐的青石条上,这才大声唤道:“娘,我回来了!”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短篇美文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