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历史 > 莫问前程小说

莫问前程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军事历史

作者:悠悠午后

时间:2021-07-22

小说简介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这是一个系列,是因为目前仍然计划由多部小说共同组成。而每一部的主人公乃至于故事风格都有很大的区别,更有甚者是后会有什么样风格的小说会步入到这个“X”系列里面但是个未知数。此外是这个系列小说,主人公都是一个夏姓家族的人,取第一个太阳已经落山,天色渐暗,小小的四合院里,矮小秀气的夏李氏坐在正房的窗边,借着窗外渐暗的光线,一边哦哦啊啊的哄着躺在摇篮里一岁大的儿子,一边缝补着丈夫夏广德的一件旧棉袍,冬天快到了,丈夫还只穿着两层单褂。厨房里,两个老妈子忙活着晚饭,偶尔抬起头悄声交谈几句,也是压低了声音,让本就显得有些沉闷的小院,更增添了一分压抑。院子里,十岁的夏广生蹲在狗窝前,用一根笤帚苗逗弄着无精打采的趴在窝边的大黄狗,逗了一会儿,觉得没意思,抬头看看屋里正在做活的大嫂,又百无聊赖的拿了笤帚苗在地上乱画。。……

《莫问前程》情节预览:

  “嗯,去吧”

  旁边人咂舌:哟,那他们家其他的亲戚就没人管这哥俩了?

  “嗯,上学去?”心情还是不错,没有似平时的威严,随口问了一句。

  看见广德关心孩子,夏李氏激动的脸有些微微涨红,“早就能吃了,他长牙了,软一点的面条米粥都能吃呢。”

  ********************************************************************

  丈夫意外的关怀让夏李氏有些受宠若惊,接过了银子,但是随后又显得有些犹豫,试探着问:那……广生呢……

  听到这句,广德有些不快的皱皱眉,:“他做什么新衣服?不是有我原来穿旧的么,找一件给他改改就得了,正长个子的时候,做什么也穿不了几天,白花钱。”夏李氏不敢再言语,只是把银子放进怀里。

  那好事的又在旁边搭话:“那您家挺有钱啊,怎么现在……”那人没往下说,只是拿眼睛上下扫量着广德身上那件半旧不新的棉袍,料子是好料子,只是穿的有些年头,磨出了毛边。众人也随着那人的眼光看向广德的衣服。

  学徒,管吃管住,工钱很少,早上要第一个起床打水扫地给东家倒夜壶,晚上最后一个睡,睡前要检查院子给铺面上板子。

  广生低头应了一声,回身去关门。夏李氏看见丈夫回来,忙不迭的放下手里的针线活,迎了出来,又招呼老妈子打热水给广德洗脸。

  见广德离去,有闲嗑牙的又聚集到一起,刚刚那好事的继续刚才的话题:嘿~!现在都穷那样儿了,还吹呢。

  进屋,饭桌上刚刚摆上早饭,看见广德回来,正要坐下的夏李氏立刻迎了上来:“回来啦,赶紧洗洗脸,吃早饭吧。刘妈,给大少爷打洗脸水。热一点。”老妈子答应着去打水,广德走到桌边看看,一盆小米稀饭,几个玉米饼子,两块酱豆腐,一碟咸菜丝。夏李氏有些惊慌,立刻说:“我去叫厨房给你炒个鸡蛋,昨天刚买的。”

  广德脸一红,并不答话,继续往下说:“当年,甭说别的,就这早点吧。我小的时候,早上一睁眼,先不起床呢,我那床旁边,一溜盒罐,里边都是我爱吃的点心,什么瓜子酥牛舌饼桂花糖之类的。睁开眼我先看我那溜罐子,琢磨先吃哪个,伸手抓一把,躺着吃,我自己随身的有两个丫头两个老妈子,我吃着的时候她们就得进来给我预备衣服打洗脸水,像这天儿,就得把衣服放炉子边给我烤的热热乎乎的,不能冻着我。等我吃完了,再伺候我起来穿衣服洗脸梳头,所有东西弄利落了,出门,我爷爷在堂屋等着我呢,别看我爹他们哥们弟兄好几个,孙子孙女一大堆,早上起来,有资格跟我爷爷一桌吃早点的,就我爹我们俩。那是长子长孙,他们其他人,不灵。我爹有时候不在家,我爷爷就拉着我手,我们爷儿俩上街吃早点,后边几十个随从跟着,专捡那大地方去。就十字路口那聚友楼,我们一去,掌柜的亲自出来给我们跑堂,随从门外边候着,那排场,你们谁见过?”

  走到门口,才要叫门,大门忽然咿呀一声自己开了,倒吓了广德一跳,定睛一看,是广生,穿了广德一件旧袍子改小的棉袍,带了棉帽子,背个小书包准备去上学。一出门看见广德,也是吓了一跳,立刻缩手低头站在一边,小声叫了句:大哥早。

  转眼间,已经是快过年了,辛亥革命的成功并没有使得百姓们觉得生活有多少的改善,人们依然被沉重的负担和动荡的局势搞的面容枯槁,只有快过年的一丝期盼,才给一团死水样的生活,增加了一丝跳跃的希望。

  用袖子蹭了蹭嘴角的油,广德一脸的不屑,“这个算什么,哼,我小的时候,吃的那才是好东西呢。”他这一说,旁边有吃的差不多的,呼啦一下就围了过来,也有端着碗挤到旁边的。“哟,夏少爷,您小时候吃的什么啊,龙肝凤胆?”

  从齿缝里挤出一个含混的哼声算作回答,看清楚开门的是广生,夏广德皱皱眉头,通红的眼神里便带了一丝嫌恶,“关门!”头也不回的走向堂屋,昨天早上带着钱去赌场,结果一天一夜的功夫,输了个精光。等出来才发现已经又快天黑了,骂声丧气,只好回家。没想到一进门就看见这个小他十岁的弟弟。

  走到半路,天便飘飘散散的下起雪花来,开始还不大,不一会儿,竟变成了鹅毛大雪,几片雪花飘进脖领,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广德加紧了脚步跑向家里。

  “怎么就吃这个??”即便是普通人家,这饭菜也显得有些寒酸了,更何况这个曾经仆从如云的夏家,还算俊秀的脸上,聚集了满脸的厌恶,嗓门也不由得抬高了几度。

  “是,嫂子说,今天下雪,让我早点去别迟到了。”依旧低着头,毕恭毕敬的回答。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军事历史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