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幻想 > 十年生小说

十年生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科幻幻想

作者:爱火的曙光

时间:2021-05-04

小说简介

他缓缓地睁开眼睛了眼睛,眼前是很陌生而又很陌生的天花板,木制的,上面有着一滩水渍,还泛着些许绿意。  天空也没一片云,是的美丽的浅蓝色。但也恰恰因为如此,阳光才能看起来这么狠毒吧!  当步入了房间,那双人床上仅有两具白骨,那两具白骨很安祥的躺着,仿若睡了僵硬地伸出手,放在眼前翻来覆去的看,那手蒙着层灰尘,却透着年轻的白皙,是很健康的颜色。坐起身来,那随着动作顿时扬起的灰尘让他不住地咳嗽起来,用手想遮住灰尘,却不想吃了一嘴灰,他忘了手上也蒙着灰尘呢。。……

《十年生》情节预览:

  他打开门,就看到了几只肥硕的鸡听见了声响而瞅着他看,只是那些目光让他有些发毛。那些鸡的眼睛竟是通红的,显得凶神恶煞,它们的喙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冷光,似乎是非常坚硬。

  街道上也都被猖獗的野草占满了,那些路边本是英挺地站立着的电线杆不知会是在哪次的事故中从中间折断了身躯,直直地砸在了沿路停着的车辆上,而他们的身上,车辆的内部都成了植物的乐园。沿路的花圃里,娇贵的花朵无人打理而被生命力更顽强的草本植物取代了。

  他开始观察起鸡群来,那些鸡们普遍都比较大,喙在地上啄的时候都能留下一个个小洞。且从刚才砸电视机时鸡群的躲避来看,它们能飞行的高度也有两米甚至两米以上!现在唯一能确定的是,这些鸡绝对不会是当初父亲养的那三只温驯的家养鸡。他有些头痛,该怎么消灭它们呢。

  他这时感到胃有些抽着痛,发出抗议的呻吟声。似乎是饿了很久。他不再看向外面,想着在家里找些食物。他的家是四层的平房,很大,容纳了着一家三口,这个季节房前都会种上几株丝瓜,能吃上几个月。

  有这些草刃,杀鸡也许不是件难事!电视机笨重,还未投掷到鸡群的身上那风声就已经被察觉了,而这些草刃也许真的能做到悄无声息?

  在这么一个三面环山,一面环海的沿海乡镇里,这条小河干枯的时候却也不少。只是人们的生活用水通常来自井里或山上,而它只是用来偶尔节省自来水来洗衣服罢了,于是它的枯荣并未对大家造成什么影响。在这样的毒日头里,干枯是必然的事情,只是河中被不知名的藤本植物和草本植物覆盖得严严实实,不见平时那白色细沙与鹅卵石构成的河床。那些藤本植物甚至还爬上了河对岸用石头砌成的墙。

  随手将剪刀放在了大厅的桌上,他往楼上跑去。兴许可以在阳台用东西砸鸡,他边跑边想着。很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开始四处找寻重物。眼睛瞄向老旧的电视机,这时基本都是轻便的液晶电视,这样的台式电视这时却方便了他。抱着侥幸心理按了一下开关,果然没有任何反应,他摇了摇头抱起了电视机。他只觉着抱着的是一个铝盒子,里面装满了棉花的那种。

  这是他的父母对吧,他想着,再留恋地看了一眼,便头也不回的往下走去。不知为何,他对这一幕也有一种诡异的熟悉感,好像经历过一样,这样一想心中的悲伤也渐渐淡了。心情平复下来以后,他又被胃的叫声提醒,他是时候该吃点食物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

  那些站在自家阳台上或从窗台探出看到这一幕得人群都惊呆了,开始议论纷纷,这是何等的怪力才能做到这样!

  他摇晃了一下站起了身,由于长时间的蹲着,腿有些酸麻。一手拾起一把刀刃,他站立着静静等候难耐的刺痒感消散。良久,他觉得已经做好了准备,便往阳台外微微倾身,握着刀刃的右手做出投掷的动作。他死死地盯着楼下正在啄食着丝瓜的公鸡,这只公鸡是那六只中最大的一只,鲜红的羽冠配上华丽的尾羽显得十分亮丽。狠狠地往下掷草刃,那草叶快速地往下冲去发出了破空的声音并直直地插入那只公鸡!公鸡将死得惨叫竟伴着一种坚硬盔甲被狠狠破开的声音,紧接着便是刀刃插入地面的声响!地上的灰尘被插入地面的冲击扬起,以一种类似水面上的波纹向四处扩散,鸡群们被吓得飞了起来,蜘蛛丝般的裂纹向四周蔓延了半米远,公鸡的鲜血慢慢的晕染开来,那只公鸡竟被死死地钉在了地面上!

  阳台上还有两个破旧的泡沫箱,枯黄的救心草垂至地面,那好像是家人闲暇时随意种植的吧,堆叠起来似乎有好几层,可以看出它们曾经的生机勃勃。一簇簇的野草竖立着,就像刀刃一样,从那如毯子般的枯黄救心草中生长出来。实际上,他好像看到了那野草在光下泛着的意味着锋利的冷意。

  他随之用力的关上了门,因为只见那些鸡一只只地往他扑来!门被突突地撞出几个凹痕,得亏这门是刚修的,比起木门坚硬许多,不然他身上估计要多出几个洞来。鸡的力量很大,每次撞门都把门撞得有些变形,连带用力抵着门的他也被撞得晕头转向的。也没有其他办法了,他四处望着,看到了不远处的铁柜子,那是用来装些贵重物品的。

  干完了这一切,他如释重负地吐出了口浑气。只是肚中不断发出的呻吟声快将他逼疯了,这可怎么办呢,他急的四处走动。有着这群家伙守着,那丝瓜看来是别想拿到了。

  草叶的通身都是光滑而又坚硬的,没有用力的地方。于是他放弃了直接硬拔,转而用手拨开那些枯黄的救心草,想直接将它们挖出来。那些救心草不像鸡群和这草叶,有了什么奇怪的变化,他很轻松的将它们拨开,只是弄得阳台上一片狼藉罢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草叶被尽量完整地挖了出来整齐的摆在了阳台上,一共九把。草叶的根纠结成一团且也似茎叶部分般坚硬,只是不锋利,就似刀把一样。说来这植物通身真得就如一把完整地刀,且掂量着有些重量。

  于是想到了院子里种着的丝瓜,这个季节丝瓜一般都长得很茂盛,也许他能用丝瓜充饥。他家的厨房用的是煤气,煤气灶连接着笨重的蓝色煤气罐。他拍拍灶上的灰尘,旋开了煤气罐,试着点燃火焰,蓝色的火苗瞬间窜出,没想到竟然还是能点燃的!那等会儿可以煮个丝瓜汤吧,他想着觉着肚子更饿了。

  一楼的大厅有着一个大大的窗子,用许多铁棍束着用来防盗,他停下了走动,就这样透过窗子看向外面,那些人家的阳台爬满了藤蔓,甚至还开出了白色的小花,说实话挺好看的。他眨了眨眼睛,似乎有了什么点子。

  看向远处,此时的天空没有一片云,是美丽的浅蓝色。但也正是因为如此,阳光才会显得这么毒辣吧!他的家在河岸上,有着一个小院子。这条河是他居住的小镇里唯一的一条小河,从山上来,流入大海。

  僵硬地伸出手,放在眼前翻来覆去的看,那手蒙着层灰尘,却透着年轻的白皙,是很健康的颜色。坐起身来,那随着动作顿时扬起的灰尘让他不住地咳嗽起来,用手想遮住灰尘,却不想吃了一嘴灰,他忘了手上也蒙着灰尘呢。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科幻幻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