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惊悚 > 空山钓小说

空山钓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恐怖惊悚

作者:徐小某

时间:2021-04-13

小说简介

在林中打猎就像在河边垂钓,需足够的耐心,讲求技巧,有时候能满载而归,有时候却空手而返;  到林中打猎不像到河边垂钓,垂钓人无须下河就能逮到大鱼,而打猎者若要略有收获多,却要深入地野兽的领地。 空第一章疯狂的喜鹊。……

《空山钓》情节预览:

  一句话,折磨刘子玄整整三年,让他百思不得解,让他寝食不得安,就和他父亲的死因一样,像两个解不开的结,似乎要永久纠缠在刘子玄的心底。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

  第一个从刘子玄脑子里闪过的,就是猎枪,那是捕获山鸡最常见的手段,不但简单易行,效果也是最好最快。心里有了打算,刘子玄毫不犹豫就推开了东厢房的门,要去拿那把已经闲置了整整三年的双管猎枪,那是他父亲生前最最珍贵的一样财产,从前的日子里,只要子玄爹拿着这把枪进山,从来都不会空着手回家。如今,猎枪就挂在东厢房的北墙上,尽管此前从没碰过这把枪,但对于打小就经常跟着父亲进山的刘子玄来说,要拿它擒获一只山鸡绝对不是难事,对此,他有十足的信心。更何况,在这个蒲公英开满山岗的季节里,恰是猎取山鸡的最好时机。可不是么?就在头半晌里,还听见西边的野地里传过来山鸡的叫唤声!

  刘子玄的母亲并不老,在刘子玄的眼里,自己母亲的衰老全是在父亲死后的半年之内发生的。刘子玄的父亲是个远近闻名的猎户,他在世的时候,家里的饭桌上从没断过山里的野味……可事到如今,父亲已经过世三年,老娘却在病重时突然说想吃山鸡,听了老人的话,刘子玄的心里立时塞进了一块石头。

  刘子玄的父亲已经过世了,刘子玄的父亲过世刚满三个年头,他的母亲如今又病倒了,他在这世上的唯一亲人,眼下也快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昏迷了整整三天,老人家水米没打牙,三天像是三年,刘子玄一直为老娘悬着心,谁能想到,在这个喜鹊乱叫的晚间,她竟然清醒了过来,突然听到她的声音传出屋,就连她的亲生儿子也不免感到意外。

  孤零零的兔子岗上,几棵古老的刺槐树下,三间草顶泥墙的房子里,刘子玄正守在他母亲的病床前。前面的一整夜都没合上眼,里里外外又忙了大半个白天,这阵子,他刚趴在床边打了会儿盹,却被两只喜鹊吵醒了。那叫声尖刀一样扎进了他的心,一经恢复了神智,刘子玄立时从屋里跑了出来,看也没看喜鹊一眼,就从院中捡起块石头,朝着屋后的树梢扔了过去。

  早年间的兔子岗远不像今天这样,从前的岗子上杂草丛生一片蛮荒,附近的村民常常看到成群的兔子在上面撒欢打滚,于是就把这片小高地称作兔子岗。后来,刘子玄的父亲打猎经过,相中了这里的地形,便携家搬了过来,在岗子东南角的溪边打了一眼井,又打理出几亩自留地,精心种上些旱地作物,也算过上了衣食无忧的安稳日子。自打刘子玄父亲把家安在这里,这岗子上就再也看不到兔走狐奔的景象了,二十多年来,刘子玄已经对这片土地产生了难以割舍的情感,可是自从老猎人死后,情况又大不想同了,竟又能看到野兔、刺猬、黄鼬等兽类到这片小高地来找吃的,就连很少近人的胆小山鸡偶尔也会在附近落脚……在刘子玄看来,动物们的种种行为,大有要夺回这片领地的势态。

  里间屋的病床上,老人开口后的第一句话,竟说自己想吃山鸡。

  对了,不是还有夹子么?突然想到鸟夹,刘子玄的眼里闪过一丝亮光,可是那灵光在他脸上一闪而过之后,却很快又恢复了此前的落寞神色。用鸟夹抓捕山鸡虽然也是行之有效的办法,可眼下已经是日落时分,即便立马到野地里埋下夹子,运气再好也要等到明天午后才能有所收获……而东厢房中的那几张竹夹子,已经在角落里闲置了三年之久,如果不经过一番耗时耗力的整体修缮,只怕它们再难发挥原有的功能……

  老娘终于醒了,对刘子玄来说,这无疑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听见老人的声音,刘子玄既惊又喜,哪里还顾得上喜鹊的聒噪,丢了手里的石头,他急忙忙又跑回了屋去。

  进退两难中犹豫了半天,刘子玄最终还是把猎枪重新挂回了墙上。心有不甘,他接着又拿起了遗像,擦了又擦,看了又看,不由得心生悲凉,止不住的两行泪又滚了下来。三年前父亲的突然离世,三年后老娘也一天天油尽灯枯,天塌地陷般的所有灾难,让年轻的刘子玄难以承受,一股从未有过的孤独感受,在这些日子里悄然爬上了心头,对于未来的日子,他越来越多的感到了恐惧。还有什么比绝望的未来更让人害怕呢?拿着遗像端详了许久,刘子玄才把相框背面朝外,反靠着北墙摆在了桌面上。时至今日,他父亲的三年丧期已经服满,刘子玄这么做,怕的是日后再一次睹物思人,他早已无力再承受更多煎熬,只怕再加上最后一根稻草,也能把他本就单薄的意志彻底压垮了。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第一章疯狂的喜鹊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

  “娘,我这就抓山鸡去!”

  漫长的三年光景过去了,刘子玄一天天数着日子终于走到今天,可是他至今仍弄不明白的一件事,便是自己父亲临终前的一句话,老猎人临终前,什么事都没有交待,偏偏只说了一句:不要碰那把枪,永远都不要碰!

  病床上,紧锁着双眉的老人听了儿子的话,艰难的咳了几声,眉头皱得更紧了。见老人痛苦,刘子玄心如刀绞却不知如何是好,急得他双膝跪在床前,抓起老人的手放在自己胸口,恨不能替她分担痛苦。气息稍稍平缓,老人摇了摇头,吃力的说:“明天,明天你到镇子上去买一只吧,你爹虽然是不在了,也不能坏了规矩,那两只山鸡,还得细心养着……”

  早春的日头在当空中划过了大半个圈,这阵子终于一寸寸靠近了西方终点,只剩下小半张透红的脸,仍懒散的挂在天边。余晖映红的天地一层层褪去了暖色,大部分鸟类早都结束了一天的奔忙,纷纷飞回林子卧进了窝。就在整个世界趋于寂静的时候,兔子岗北坡的刺槐树上却有两只喜鹊落了脚,不知从哪里飞过来,更不知带着什么用意,它们刚收了翅膀,竟然扯开嗓门大张旗鼓的叫起来了。说不清是清脆还是嘶哑,那喳喳的叫声犹如一串猝不及防的枪响,掀起的声浪向四下里扩散开去,只片刻功夫,便给这片空旷的山野充实了饱满的内容,就连在附近觅食的动物们听了它,也惊得纷纷竖起了耳朵,进而又吓得四散奔逃……经喜鹊这么一闹,久惯了清静的山林也如同从睡梦中惊醒,顿时多出了几分生动。

  刘子玄正要打开枪套的片刻间,不经意中却看到了挂枪楔子正下方的方桌,那桌子的中央,正供奉着他父亲的遗像。乍一眼看到遗像,刘子玄蓦然呆在了桌前——他似乎看见遗像中的父亲正在不住的摇头!某一秒里,他确乎看见自己父亲在朝着他摇头,他看见老猎人仍在用临终前一样坚定的目光对他说:子玄啊,你这么快就忘了我的话?不要碰这把枪,永远不要碰这把枪!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恐怖惊悚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