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幻想 > 荒野奇记小说

荒野奇记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科幻幻想

作者:多少多多

时间:2021-04-10

小说简介

少年莫名的感觉的会出现在了一片莽荒的世界,这里危机四伏,面对自己飞禽走兽,险峻绝地,莽荒异种,上古部落,奇妙功法,少年机智如我、勇敢地、刚毅的流浪生存,浪迹天涯荒野,于荒野中不断成长,华美乐章一段奇幻世界青春。 荒野少年穿过一丛灌木,艰难的拨开杂乱无章的藤蔓,明显感觉到空气温度变得凉爽,几天的丛林生活让他知道,应该是又靠近水源了,略微松了口气,可以稍稍补充补充水分了,同时他又提高了警觉,有水源必定会有很多生物聚集。他弯着腰慢慢向前迈步,他能感觉脚底的土质变得更加松软,目光也四处搜寻,希望能找到水源。忽然他感觉不远处一堆落叶下有些异样,奇怪的拱起一堆像个棺材一般。少年好奇,试图靠近看看。他蹑手蹑脚的慢慢走近,隔那棺材堆还有两米多时,那堆落叶远离少年的那一端四散开来,露出一截大腿粗细灰褐色的尾巴,悠悠的抽动挥舞着,少年傻眼了,不管什么情况扭头就跑,那堆落叶哗的一下暴散开来,冲出一只生物,少年来不及看,撒腿就跑,那生物眼里闪过兴奋的光芒,如剑一般就跟着追了上去。少年感觉到自己正被追赶,看到一颗古树,干好又伸出一根不高的枝干,他冲过去,攀住龟裂的树皮,三两下爬了上去,一口一口的喘着粗气,他只知道根据之前的判断应该是种大型的爬行动物,所以才上了树,此时才有神回过头来打量追自己的是何方神圣。。……

《荒野奇记》情节预览:

  少年望着树下的巨蜥,从腰间摸出一条沾有红色红果浆液的鱼干,啪的仍在它头上,又弹落地。巨蜥吐出那细长开叉如蛇信一般的舌头,触了触那鱼干便不理了。

  少年穿过一丛灌木,艰难的拨开杂乱无章的藤蔓,明显感觉到空气温度变得凉爽,几天的丛林生活让他知道,应该是又靠近水源了,略微松了口气,可以稍稍补充补充水分了,同时他又提高了警觉,有水源必定会有很多生物聚集。他弯着腰慢慢向前迈步,他能感觉脚底的土质变得更加松软,目光也四处搜寻,希望能找到水源。忽然他感觉不远处一堆落叶下有些异样,奇怪的拱起一堆像个棺材一般。少年好奇,试图靠近看看。他蹑手蹑脚的慢慢走近,隔那棺材堆还有两米多时,那堆落叶远离少年的那一端四散开来,露出一截大腿粗细灰褐色的尾巴,悠悠的抽动挥舞着,少年傻眼了,不管什么情况扭头就跑,那堆落叶哗的一下暴散开来,冲出一只生物,少年来不及看,撒腿就跑,那生物眼里闪过兴奋的光芒,如剑一般就跟着追了上去。少年感觉到自己正被追赶,看到一颗古树,干好又伸出一根不高的枝干,他冲过去,攀住龟裂的树皮,三两下爬了上去,一口一口的喘着粗气,他只知道根据之前的判断应该是种大型的爬行动物,所以才上了树,此时才有神回过头来打量追自己的是何方神圣。

  少年打量着眼前的这个老人,他正盘膝而坐,在岩壁边闭目养神。感觉到少年在看自己,他睁眼看了少年一眼,有闭上了眼睛。他的头发乱糟糟的,像个鸟窝,这个鸟窝还饱受过风雨的摧残,惨不忍睹。脸上也已被毛发覆盖,苍白的头发上沾着各种污垢,草屑,血污,面容很是干瘪,布满了皱纹,双眼却很有神,不像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他身上的衣着很是奇特,很像是藏族的藏袍带着很浓厚的民族色彩,其上绣有虫鱼鸟兽的图案,纹路清晰,带着一种神秘色彩。只是上面满是污痕,还有着干涸的暗红色的血迹。在少年打量老人的时候,老人也在思考着这少年时哪来的,一老一少都是满脑子的疑惑。

  少年在他的回忆里,露出了微笑,同时,也闭上了双眼,而黑夜,一如既往,没有更黑,古老的森林不会因为某个生命的流逝显出任何表情,它淡漠的看着一切的一切。

  清晨,当初生的太阳透过茂密的丛林,穿越洞口找到少年身上时,少年睁开了双眼,打量着昨晚救了自己的神秘人。

  森林里本就阴暗潮湿,天色渐渐转黑,古老的丛林有要开始展现他的生机与活力,而对少年来说,挑战又开始降临。少年性格坚毅乐观,但连续接近十天的荒野生活,也让他的内心几乎崩溃,他自己都不知道是如何来到这儿的,他仿佛是一条离开水的鱼,森林中时而响起的虫鸣兽吼简直让他无法呼吸,无人交流的滋味更让他明白什么是孤单寂寞,他开始怀念起自己的高中生活,虽然说整天得呆在学校上课,但还有一帮同学玩笑,还能调戏调戏女同学,这会儿他觉得自己的那个进入更年期的妇女班主任的面孔都是从未有过得可爱。他也不知道自己的父母现在如何,肯定会紧张的要命,自己的无缘无故的失踪肯定让他们慌了神,想到这里他感到一阵莫名的心酸和心慌,此时自身的危险都变得不再重要了。想起自己以前的叛逆,与父母的顶嘴,让他的眼眶微湿。

  随着森蚺的再度发力,又出现了骨骼断裂声,巨蜥的利爪也深深插入森蚺的鳞片之下,两**合缠绕之处鲜红的血液飞溅。少年眼中光芒闪烁,手中木棍有捏紧了几分,暗自思忖“这样下去,大蛇肯定会赢,现在是逃走的好时机。”少年果断的翻身跳下树枝,捡起不远处自己丢下的鱼干,扔下木棍,再无半分留恋,放开脚步撒丫子狂奔,也不管前方丛林里有多少危险,他就宛如灵猴一般,避开尖利的树枝,躲开隐藏的危险,随着地势,随着地势身影上下起伏,在林中飞奔如电。

  人形怪物低下头去,一口咬住了少年的伤脚,开始吮吸起已灌浓的脚踝,少年吃痛,眉头一皱,醒了过来,惊恐的望着眼前的一幕,下意识的要蹬开眼前的怪物,可没想到还没出脚,就被怪物擒住腰部,感受到力道的传来,顿时浑身无力,少年求生欲望一直十分强烈,顺手就操起落在身旁的朴刀向黑影砍去,那黑影只稍稍往旁边一让避过刀锋,身影一闪,枯指搭上了少年的手腕,一拧,蓝天的手顿时脱力,朴刀自由落体,黑影接住,顺手一甩,噌的一声插入了岩壁。

  少年苦恼,他究竟是什么人,野人?外国人?难道也跟我一样流落在这片森林?会说话,应该就不是野人了,但为何会这样帮我,用嘴帮我清理伤口,少年暗自几下了他对自己的恩情。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后,黑影回来了,黑暗中少年闻到了草叶的清香味,顿时明白他为自己采药去了。黑影用石头把草药捣碎了,帮少年敷在伤口上,疼的少年直咧嘴,但硬是没吭一声。少年坐起身任凭黑影施为,咬着牙,忍着痛。等他先是感到一种刺痛,后来慢慢地觉着越来越清凉,少年知道,自己这一劫算是逃过了。由于太黑,看不清他的样子,也不回答少年的话,两人干脆直接默默无语,一夜,就这样过去了。

  少年举着木棍站在树干上跟这巨蜥对持着,嘴里咕噜着,“你长的跟鳄鱼似得,怎么就看上我了,我招惹你了?看我细皮嫩肉好欺负?现在咬不到我了吧,咱两耗着,我一个人也挺无聊的。‘说着少年索性便在这参天大树的枝桠上坐下了,晃动着两脚,斜视着这大壁虎。巨蜥张着狰狞的大嘴,露出满是污垢的牙齿,还有齿间不断滴落的唌液,

  少年惊魂未定,呆呆的坐在树干上,屁股传来的剧痛让他回过神来,下面剧烈的厮打,斗狠丝毫没有得到少年的关注,他此刻正从腰间抽出一条鱼干死命的啃着,恢复这之前精神和肉体上的消耗的能量。它斜了一眼地上两兽的缠斗,地上沉积多年的枯枝,潮湿的枯叶夹杂着泥土翻滚着。森蚺接近四米的身躯狠命的缠绕在巨蜥身上,蛇吻死死的咬着巨蜥,粗壮的身躯挤压着,收缩着,少年还能听到骨骼断裂的咔咔声,两米长的巨蜥身体格外强壮,带着粘液的锯齿也咬着森蚺七寸处不放,锋利的爪子划破了森蚺的鳞片。

  一只长得像獾的深褐色的小兽从少年脚边的积叶堆中窜了出去,飞快的又转入灌木丛中消失不见,这让少年回过神来。少年知道在这漆黑的夜彻底来临之前必须找到容身的地方,少年拖着步子继续往前走,拨开眼前的树叶,豁然开朗,他看到一座山岩,山脚下是一个山洞,四周平坦开阔,低矮的草本植物郁郁葱葱,不远处是一条奔腾的大溪,哗哗作响,因为夜色,他看不太清楚,也管不了这么多了,甩开洞口的枯枝,一头扎了进去。

  黑影停了一下,并不答话,再凑近嗅了嗅伤腿,起身往外走了,少年奇怪,忙喊道:“谢谢你救了我,你要去哪?”黑影在洞口转身,对着少年说了句什么,少年没听清,黑影就消失在洞口。

  少年无法生火,他不具备那种本事,只能蜷缩在黑暗里,面对未知,面对这片森林。脚踝处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他挪到洞口,弯下腰去,借着洞口透进的一点微光,凑到脚踝处一看,触目惊心。脚踝高高的肿起,变成了暗紫红色,开始流出浓脓,格外的恶心。

  夜,彻底的到来。

  “我终究还是要死在这儿了吗?就算我砍了这条腿,说不定死的更快,呵!不砍,看这趋势我也活不成。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会来到这儿?凭什么是我来到这儿?谁能告诉我,我是怎么来到这该死的地方!”十七岁的少年内心快要将近崩溃,泪水在也无法忍住,哗哗的流下。此刻,他脑海里闪过一幕幕画面,从小到大,有许多藏在脑海深处他自己都以为忘了的记忆都纷纷冒了出来,儿时的玩伴,望着自己笑的小女孩,家乡的河流,老屋,田野,炊烟,去世的外婆,满天的繁星,父母的笑容,初恋,小学,中学,高中,所有认识的人,喜欢的,讨厌的,亲近的,疏远的全都出现在他的脑海里。最后他的表情不再痛苦,一丝微笑出现在他的嘴角,虽说在黑暗中,但少年的样子还是那么的好看,阳光,俊朗。可惜,他只怕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我去!”少年差点要骂人,现在已是黄昏,黑夜一旦降临,危险指数可是成倍增加,少年在这片森林度过的这几个夜晚让他深刻的认识到,夜,才是这片森林的主场,各种森林杀手的舞台。少年望着周围平静的树丛,缠绕着各种不知名的植物,心中更是没底,还不说外在因素,自己能吃的鱼只剩下三条了。少年低头思索着,完全没有注意到头顶因摩擦传来的嘶嘶声。因为无奈,手中木棍无聊的抽打着眼前的树叶,眼前的树叶刷刷直掉,他却没有发现木棍还抽打在头顶一截冰冷的躯体之上。

  少年忍者疼痛,看了看兽边的残缺朴刀,皱了皱眉,眼里透出执着的光,接着缓缓把刀举到了半空中,作势要斩下去,半晌,“砰”的一声,刀落,少年身子也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他睁着眼睛,无神的盯着前方,或者说他的黑色瞳孔散大,压根就没了神采。

  磅礴的大山有一种说不出的威严气势,是历史和岁月沉淀下来的厚重,其中孕育了无数的生机,也吞噬了无尽的生命。少年手持一根大约一米二长的手腕粗细的木棍,当做手杖,撑在地上狼狈的走着,周围是杂乱无章的枝叶,盘踞的老树后掖藏着看不见的危机。头顶,身后,脚底随时都有可能爆发出致命的危机。

  少年便记起了昨天的场景,那时他上树掏了一窝鸟蛋,那鸟蛋足有两个拳头那么大,在他开吃后,遭到了大鸟的追击,当他好不容易摆脱那只大鸟后,在一根树根旁休息,因为他仓皇吃下的鸟蛋有些许蛋黄滴落在脚踝处,引出了树根地下的一窝蚂蚁,那蚂蚁足有指头般大,一只只晶莹剔透,呈乳白色,一对口器高频率的颤动着,对着少年的脚踝死命的啃咬,疼的少年撕心裂肺。好不容易离开那蚁群后,他也没把这当回事。而现在一看,恐怕没有这么简单。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科幻幻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