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惊悚 > 此际彼岸小说

此际彼岸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恐怖惊悚

作者:英穆风

时间:2021-03-18

小说简介

奇特的梦,奇特的普普通通生活的变化。而这一切都和许多世界未解之谜相关:为何3亿年的化石中有人的脚印?为何百慕大的时空紊乱?为何海底有古城城墙?传闻中的许多水怪、野人、古怪生物、不腐尸体都有什么直接关联?一切都从一个怪异的梦就……最近却似乎要离疯不远了。。……

《此际彼岸》情节预览:

  她嘿嘿笑:“没事,反正你一直多少有点,现在就是更严重了点而已!”

  我定睛一看,什么都没有。只觉得头皮麻嗖嗖,浑身僵硬,不知该怎么反应。

  我呆呆地望着新房的窗外,明亮干净,鸟语花香。

  孙丽说:“我奶奶得的癌症,去世的头一段时间不太清醒了,有时候脾气很大,逮谁骂谁,毫无道理,老是把我爸骂跑。有时候又特别有条有理。那时候我放假,常常去陪着她。有一天就我一个在病房,她突然很生气,指着窗户大骂,说‘谁家的小孩儿,怎么这么没礼貌,爬进我屋子里来干什么?!’还叫我把他们赶出去。我说哪儿有小孩儿啊,她就指窗户,说:‘喏喏,那个带着黄帽子的,还有穿红衣服的俩小孩儿!’说的有鼻子有眼睛的,吓死我了。你要知道那可是我一个人在病房里。那种气氛很吓人的。”

  我当时听了,心里觉得这个冤哪。你说这事神奇不神奇,难道是跳大神的知道这段往事?距离这么远,可能性不大吧。

  我叫:“不行!待会也不行,你不能走!”

  那人出了村去找,在回来的路上找到了村支书,他在那儿推着个车原地转圈儿呢。那人以为他迷路了,拍了拍他问他干什么,他一看是熟人就笑了,满头大汗地说这不忙着回家呢嘛,那人赶紧把他带回来,到了村口那人问他认不认识路,他说当然认识,那人有事就先走了,结果到晚上村支书还没回来。再去找,又在村口转圈呢。领回来之后就疯了。

  我刚想问她是不是鬼附身了,孙丽就说:“这些都是上一辈的,大同小异。不太吓人。我听过最吓人的鬼故事,是这么讲的:一天晚上,我回到家,电梯停电了,家里住十二楼,不敢自己上去,就打电话让妈妈下来接。不一会妈妈下来了,我就和妈妈边聊边爬楼梯,到八楼的时候,电话响了,我接起电话,里面传来妈妈的声音:‘姑娘,妈妈下来了,你在那儿呢?’”

  我一听就踊跃不已。早就想去个农家院什么的,这个是纯自然的环境,比农家院更有意思了,而且吃住都不要钱,又能和最好的这两个朋友在一起,再大的病也得好上大半吧!二娜是我的小学同学,孙丽是我的初中同学,她们俩又是高中同桌,大学同在北京,我学了中文,二娜学了艺术设计,而孙丽学了机械工程,三个人常常凑一起玩,不分彼此,是绝对的铁三角。毕业都留在高校,这几年一起玩的机会少了,这回难得同时有了时间,又有这么好的地方,真是要多愉快有多愉快!

  我拿起电话,订了第二天的长途汽车票。

  谈谈说说,休息了好几气,终于快到了。好在山间空气清冽,心情愉快,倒还不觉得太累。顺着淙淙山涧又向上爬了一会儿,忽然眼前豁然开朗,出现了一大片缓坡,上面顺着坡势零散地坐落着几座小木屋,坡下一座砖房,旁边是巨大的两个鱼池,里面游着许多虹鳟,草地上零散地几十只鸡在踱步找食。我精神大振,赶紧拉着二娜加快脚步走进砖房。

  我带着哭声声嘶力竭地:“手,手!小手!”

  下了飞机,我的头脑就清醒了不少。9月的伊春已经带着丝丝凉意。空气中有林木的味道。

  庆姐看看我的样子,赶紧掀起被子:“我去开灯!”

  不知为什么,我忽然还想继续讲下去,看看二娜是什么反应,就说:“农村这种事很多啊。我还有个真事。我妈说,姥爷是个大夫,从来不信鬼神之事。有一次半夜,我姥姥突然闹起来,说要冲西边去大骂。我姥爷以为姥姥有癔症,就让我妈她们按住她,给她针灸睡了。结果第二天早上,发现祖坟上最大的那棵上百年的老树给砍了。祖坟就在西边。我姥姥埋怨姥爷:‘我要骂你不让我骂,贼听到骂声肯定就不敢偷树了!我半夜睡得好好的,头发被人揪了一把就醒了,心里难受就想冲那边骂。’”

  大黄也一脸酒足饭饱的样子,半卧在孙丽身边,一直离得二娜远远的。我的烦恼也交代的差不多了。她们俩都认为我是脑力劳动过度,没准还有点灵媒体质。说的我背后一阵阵发冷。真别说,虽然我们都是社会主义教育下学着科学长大的,但我们多多少少都相信很多东西是科学不能解释的。

  庆姐猛然坐起来,嘴里迷糊地嚷着:“干什么?喝水还是尿尿?别掐我啊!”

  我说:“我一岁多抢救过一次,昏迷过一宿,医生说瞳孔都扩散了,后来也活了,智商还这么高。我倒是啥也没看见,就是记得在一片漆黑的甬道中,前后左右什么都没有,也没有光,觉得特别害怕,无依无靠的。后来忽然有一束白光了,也分不清是不是睁开眼睛看到的光。但我妈后来说那天我是半夜醒的,病房没开灯,也没有白光。后来看西方濒死体验,很多人都有相同的描述。我想没准这种感受和脑活动有关。你想,生病的人和健康的人对世界的感受都不一样,濒危时没准有些特殊的脑活动呢。”

  二娜说:“那我姥姥那事怎么解释?好多人都听到了,不是编的。还有些跳大神的很神奇。”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恐怖惊悚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