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历史 > 在民国小说

在民国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军事历史

作者:祖国万岁

时间:2021-02-15

小说简介

……

《在民国》情节预览:

  沈风一愣,心想:“我靠,在打靶上我怎么可能赢这些学员?”可实在不甘心认怂,想了想,胡乱应付道:“我今天第一次用这种步枪,成绩肯定不如你们,等我练习三个月,我们再比试,谁输了谁道歉,怎么样?”心中却想:“三个月后我已经参加完八旗比武,到时候不用再来靶场练枪,你们能奈我何?”那名学员听了反对道:“不行!三个月太长,只给你一个星期,下星期四,由小野君代表我们向你挑战!”沈风心想:“一个星期挑战小野?这怎么可能!”当即摇头道:“一个星期实在太短,肯定不行!”

  接下来管家命人摆好四副碗筷,与严峻和沈风同桌用餐。不多时一名汉子过来对管家道:“回文爷,佟爷说身体不舒服,不过来用午饭了!”管家点头道:“那把饭菜端到佟爷房里去!”汉子答应一声,收起桌上剩下的碗筷,转身离去。沈风纳闷问道:“佟海他身体怎么了?”管家愣了愣,答道:“佟爷两番比武输给沈爷,心结仍然未开,让沈爷见笑了!”沈风点头道:“哦,原来这样!”随即说道:“我可没有成心跟他过不去,前晚只是碰巧遇见他,昨天也不是我主动跟他比武!”管家笑道:“这件事自然不怪沈爷!我白虎帮向来不主动与各大帮派结怨,上个月佟爷自关外来津,代替李顺参加本次八旗比武,文某看他自信心不足,因此特意安排他参与争抢地盘,原本为了激发他锐气,哪成想却败给沈爷。唉,这也是他时运不济,无福替帮主分忧罢了!”

  沈风愣了愣,连忙点头道:“哦,谢谢!”心中却纳闷:“怎么只提到打靶,却没提骑马?”接着问道:“武道馆什么时间下课?”那名学员答道:“大约下午三点半左右,到时候我去你房间叫你。”沈风点点头,回应道:“好的,知道了!”

  沈风大致看懂了意思,这才明白土肥原让自己来向宫本索要地址,是为了可以跟武道馆学员一同前去,心想:“也对,如果我们三个人贸然过去,人家肯定不让进!”当即拿起毛笔,在那张信笺上用繁体汉字写道:“谢谢!”放下毛笔,将信笺倒转给宫本看。

  沈风笑了笑,心想:“之前不是已经告诉你我的名字了么?”接过毛笔,在那张信笺上写下“沈风”两个汉字,其中“风”字是繁体。然后放下毛笔,把信笺倒转给宫本。宫本点点头,又用中文和日文夹杂写道:“前日……沈君……严君……调解失败……见谅”沈风愣了愣,连忙摆手道:“哪里哪里!”随即拿过毛笔在信笺上回复道:“宫本先生帮忙调解,在下十分感激!现下严先生与我已经和解,宫本先生不必担心!”其中“严”字照抄上面宫本所写的繁体字,其余的字他却不会繁体,只得统统写成简体。写完再次放下毛笔,倒转信笺给宫本看。

  沈风边打边答道:“八卦掌就是这样快,慢了就不是那回事了!”打完之后,问道:“你俩看清多少?”韩四苦着脸答道:“只看清不到一成。”冯六也道:“我也一样!”沈风点头道:“那我再打一遍给你俩看!”当即又打一遍,再问道:“这回看清多少?”韩四答道:“大概一成半。”冯六也道:“我也差不离。”沈风点头道:“学这套掌法不能急于一时,你俩先好好钻研心法,等有了内功基础,终有全部看清的时候!”说话间,只见两只飞鸟一同掠过湖面,其中一只的翅膀点中水面,登时泛起圈圈涟漪。沈风一怔,似有所悟,却难明究竟。他愣愣瞧着湖面,直到韩四和冯六招呼他,才回过神来。

  旁边管家见状笑道:“沈爷不必过多担心!如今我八旗虽有一些功夫高手,但却大多不会与沈爷在比武大会上相遇!”沈风抬起头,奇怪道:“这是为何?”管家愣了愣,脸上闪过无限落寞,幽幽答道:“老祖宗传下的规矩,每名旗丁只得一次机会参加比武大会。近几十年来,我八旗一直征战不休,更屡遭洋鬼子火器荼毒,原本人才已极其凋零,加上成年高手大多参加过往届比武大会,故而本届大会上,必定尽是些年轻后辈罢了!”沈风心中恍然:“怪不得要招揽我这个外人参加这次比武,原来真的是人才匮乏。这样看来,自己倒有些赢的希望!”不由得稍稍松了口气。

  旁边严峻说道:“禀十一贝勒,老奴有个请求!”金帮主道:“严公公请讲!”严峻道:“既然让他代替小顺子参赛,老奴请求传授他八卦掌,让他用小顺子的武功参加这次比武!”沈风闻听一愣,心想:“呵,老头要教我八卦掌?我没听错吧?”金帮主想了想,笑道:“严公公说得极是!”转向沈风道:“沈兄弟,严公公此前只收了李顺一个徒弟,如今不计前嫌,肯收你为徒,实在是你的造化……”严峻冷声道:“十一贝勒误会了,老奴可没打算收这小子做徒弟!”

  不多时日军打靶完毕,整队离去。接下来,学员们照例各自领取步枪和十五发子弹,纷纷进入射击位,开始打靶。

  沈风继续陪在病房里,冯六笑道:“小爷叔,您八卦掌学得嘛样?”韩四也问道:“小爷叔,那老家伙没为难您吧?”沈风笑道:“他敢!上午只学了些心法口诀,他答应明天就开始教我掌法。”韩四冯六都脸上一喜,韩四说道:“恭喜小爷叔!等小爷叔学会八卦掌,能不能也教教我俩?”沈风愣了愣,点头道:“行,到时候教你们几招!”韩四冯六登时大喜。刘玉良闻听严峻对沈风并无不利,也脸露欣慰。

  吃完午饭,独自回房,先默想了一遍上午学习的基础掌法,然后继续参悟心法。待到两点来钟,忽听得楼下传来吵嚷声,当中夹着韩四和冯六的声音。他急忙起身下楼,只见两名守门男子拦着韩四和冯六,又在互相争吵。二人看见他,登时都嚷道:“小爷叔!”

  荡了好一会,刘玉良笑道:“好了,好了,停下来吧!”两人将秋千止住。刘玉良对惠子道:“赶紧回去吧,这里太冷,哈——哈——”接连呵出两口白汽,指了一指。惠子躬身道:“嗨伊!”三人一同朝楼里走去。来到二楼,各自回房。刘玉良和沈风在房间里继续聊了一会,时钟敲响三下,沈风告辞离去。

  只听得金帮主又道:“之前金某听严公公说过,茶社肇事者与李顺的武功不相上下,又听闻昨夜有个小孩子力擒佟海,方才更亲眼瞧见沈兄弟的身手,想必昨夜擒住佟海之人就是沈兄弟吧?”沈风愣了愣,心想:“看来佟海就是那个太极拳高手。”当即答道:“昨晚是我抓了他,怎么样?”金帮主点点头,说道:“昨夜你挫了佟海锐气,如今他意志消沉足不出户,如此下去大是不利于我旗参与比武。现下金某有个不情之请,沈兄弟可否与佟海再比试一场拳脚?”沈风再次愣了愣,心想:“我靠,他打输了自己想不开,这也赖到我身上啊?”口中嚷道:“好啊,那就再打一架啊!”金帮主大喜,吩咐一名汉子去唤佟海,随即又命人扶起地上刘玉良。韩四冯六也挣扎站起。

  沈风领二人上楼,来到自己房间里。三人聊不多时,便听见楼下嘈杂人声。三人连忙出房门,刚到楼梯口,便看见小野正在上楼。小野见到三人,当即停步点头。四个人一同来到楼下,只见其他学员正在大门外纷纷登车。四个人出楼上车,随即几辆轿车驶向靶场。待来到靶场,只见仍然有一支日军小队在打靶,却不是昨日的那队日军。这回沈风已能看懂信号旗,得知这队日军的打靶成绩普遍在单发九环,满环十环的也不少,不由得既乍舌,又深深忧虑,暗暗叹道:“日本拥有如此强兵,怎能不生狼子野心!”不多时,日军打完靶,列队离去。随后众学员各自领取步枪和十五发子弹,纷纷走向射击位,开始打靶。

  沈风招呼道:“玉良哥!”刘玉良停住转身,但见气色清朗,看来身体已经完全恢复。刘玉良笑道:“呵,你这么早就来了!”沈风笑道:“今天上午要坐小渊先生的汽车去马场,可不得早来么?”随即问道:“嘿,玉良哥,要不你跟我们一块去吧?”刘玉良摇头笑道:“我今天可没空,等会儿还得给惠子讲课呢。你练完马之后也得立刻赶回来,一起上课。”沈风愣了愣,心中暗叫:“我苦!”只得答应道:“哦!”

  韩四和冯六都笑,韩四怪笑道:“还有我俩,哈哈!”沈风正纳闷间,只听得刘玉良笑道:“上午土肥原先生过来说这件事时,他俩也吵着要一同去练习骑马和射击,土肥原先生已经答应他们了!”沈风这才明白过来,笑道:“那你俩可得好好练,别在小日本面前给玉良哥和我丢脸!”冯六呵呵笑道:“小爷叔放心,四哥跟我保管不给师父和您丢脸!”韩四笑嘻嘻地问道:“小爷叔今天学了几招八卦掌?”沈风愣了愣,郁闷答道:“严老头招式演示得太快,唉,今天一招也没学会,他让我明天再去!”冯六诧异道:“啊?介不成心为难小爷叔嘛!”沈风气呼呼地说道:“可不是么?我看他就是成心拿我开涮!”几个人继续聊了一会,刘玉良照例吩咐三人一同离开。

  沈风倒在地上躲避不及,胡乱抓起一把雪,用力朝严峻面门掷去。严峻抬手一挡,却仍是被雪迷了眼睛,急忙倒跃一丈,用手擦拭双眼。这时刘玉良爬起,从身后再次抱住严峻。严峻这回却看不清是什么人抱着自己,当即挥右掌打向刘玉良。沈风大惊,急忙向前一跃,空中双拳击向严峻胸腹。严峻听声辨位挥左掌招架,却只架住沈风单拳,另一拳仍是结结实实打在他胸口。与此同时,刘玉良身上已中了严峻一掌,当即口吐鲜血瘫软在地。韩冯二人分别叫道:“师父!”旁边金帮主也叫道:“严公公手下留情!”

  过了一会,听见楼上时钟敲响八下。又过了十几分钟,楼下客房走出司机,出楼发动汽车。不多时,刘玉良、小渊、惠子和仆妇四个人下楼,沈风和韩四冯六连忙站起。众人一同出楼登车,仆妇小跑过去打开大门。惠子坐在司机旁边,刘玉良、沈风、韩四和冯六坐在后排,小渊招手目送轿车驶离。

  片刻后,四下里空中接二连三升起单色烟花,红、黄、蓝、白,颜色各异。管家见了转身对金帮主道:“禀帮主,弟兄们都赶来了!”金帮主点点头。不多时,从各处假山中不断涌出汉子,转眼间涌出百十号人,分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列成队伍。沈风暗暗吃惊:“看来这些假山有地道与外面相通!”只见四名汉子来到楼前,一同朝金帮主抱拳躬身道:“禀帮主,属下率部奉命赶到!”金帮主点头道:“嗯!”沈风见四名汉子中没有昨夜交过手的那个太极拳高手,当即朝四下里队伍中寻找,却依然没有发现。只听得金帮主接着说道:“吩咐弟兄们,若有人擅闯进府,格杀勿论!”四名汉子齐声应道:“遵令!”随即各自返回队伍布置防御。

  刘玉良拒绝道:“学校规定不许夜不归宿,我下午已经无故旷课,今晚必须赶回学校。”沈风道:“玉良哥,你伤得这么重,怎么回去?明天一早我去学校帮你请假。”韩四冯六也都劝阻。韩四道:“明早小爷叔要去白虎帮学功夫,请假的事就让我跟老六去办!”刘玉良无奈,只得答应。随后职员送宫本离去,刘玉良被送进病房。

更多

精品军事历史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