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惊悚 > 蔚蓝海域小说

蔚蓝海域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恐怖惊悚

作者:星空5

时间:2021-02-15

小说简介

作品详细介绍竟然要三十个字,直接去看不就好了,记住了,看了要票数。 蔚蓝海域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在中国大陆的南方,太阳正缓缓落下。通常在这个时候,我会收起手中的钓具,提起竹篓往木河下游走去,一路跟村子里认识和不认识的人打招呼,包括那些眼神空洞,穿梭于村子里所有的房子的“魂”,但今天的情况有点不一样。我坐在老爹门前的老槐树下,凝望着渐渐昏暗的地平线,手中紧紧捧着一个黑色背包。零星的雨滴敲打在潮湿的地面上,我转身走进屋里。。……

《蔚蓝海域》情节预览:

  在食堂门口,我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我一眼认出那是李旭安。

  我轻轻的推开房门,里面有一股淡淡的霉味,我走进去拉开窗帘、打开窗户,早晨的阳光一下涌进来,我把白布一张张掀开,看到了梳妆台上的全家福,那是我上高中的时候我妈硬拖着我和我爸去照的,我和我爸都不喜欢照相,他又没几天呆在家里,所以我们只留下了这一张全家福。看着照片里略显稚嫩的那张脸,右边有点局促的爸爸,左边笑颜如花的妈妈,我听到了咔的一声,脑袋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断了,突然觉得悲从中来,一股巨大的悲伤淹没了我。“爸,妈……”我捧着照片,疯了一般哭了出来,我等了一年都没有流出的眼泪,终于在此刻倾泻而出。洪窦静静站在门口,看到我没有什么太过激的举动,就说:“我去做早饭。”然后转身走进厨房。

  苍梧镇是一个只有一千多人的小村子,听老爹说这里一直都叫苍梧镇,而我们,世世代代都居住在这里。我顺着小路往村口走去,那里有大巴开往市区的地铁站,红窦打着伞走在我旁边。夜晚村子就像一个孤寂的鬼城,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远处处依稀能看见村民们房子里稀疏的灯光,在雨中显得那么不真实。但我却能看见每个窗口都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我,包括身后的老爹。他站在二楼的阳台上,手里捧着紫砂杯,一双没有眼白的黑瞳反射着阳台里的灯光,透出一种不安。

  这学校也还是什么都没变,我记得高二级是在三楼,我走上去,高二一,高二二,高二三,是这里没错。我走进去,看到了一群陌生的面孔,这是我一年多以来第一次面对这么多新面孔,居然有点恍惚。我看到靠窗的最后一个位,很好,没人。我看了一眼所有同学,奇怪,这一路上居然没有看到一个“魂”,可能是太累了吧,我带着满身疲惫走到那个位子坐下,不想理会吵闹的同学。

  终于熬过了早上的课,领了校服,充了饭卡,背着书包走去男生宿舍。宿舍号是302,竟然是原宿舍。我很满意不用再去问同学,现在只想好好的睡上一觉。我走进302,里面那三个人已经不是熟悉的面孔了。

  洪窦不解的看着我,我跟他说没事。老爹上星期说今天就会教我钓鱼的技巧,下午我兴冲冲的跑到他那里,他却把我的背包扔给了我,那是我全部的家当——身份证和银行卡。我在里面翻到了红窦的身份证,我不晓得他是怎么搞到的,但我知道这个村子肯定会发生什么我无能为力的事,我突然觉得很累很累,就闭上眼深陷在座位里。红窦笔直的坐在我后座,右手放在背包上,静静的看着窗外。

  老爹后来说他这辈子唯一做错的事就是把我送出苍梧镇。

  我们转地铁到广州,再打车到我以前住的那个小区,那里保存着我关于父母所有的回忆。雨一直下,让人感觉好像无休无止。这一带的街道还是一样熟悉,而我们也到达了目的地。慢慢的,天空亮了起来,雨终于停了。我一下车就往A栋走去,洪窦紧跟在后,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急切,脑海里只剩下501这个数字,心脏剧烈跳动,每走一步,都在压垮心里的最后一根稻草,我终于再次站在了这个门口。红窦递过背包,我从里面拿出钥匙,然后转动命运之轮。

  右边靠外的人说:“你好,我是王小新。”我说:“你好,我是洪星辰。”右边靠里的人说:“我是江南。”左边靠外的人说:“我是尚弋。”我向他们点头,走到里面左边那张床位,把校服和背包放进衣柜里,然后爬上床倒头就睡。早上已经向班主任请了一下午的假,他们看我睡觉也就没有再跟我唠嗑,我一直睡到晚饭时间,直到把我这两天的疲劳都消除了,我拿着饭卡走向食堂。

  我哭了半个小时,洗漱完吃完早饭已经七点,洪窦向我拿过车钥匙就下楼了,看来老爹真的什么都安排好了啊。我背起一年前背过的书包走到小区门口,洪窦正等在那里,我上车,他把GPS定在了我就读的高中,然后开车前往那里。我捂着有点肿起来了的眼睛一言不发的坐在后座。三十分钟后就到了学校。洪窦说:“我周五再过来接你。”我说:“恩。”然后下车走进学校,洪窦一直到我消失在他的视线才掉头回家。

  “再不走赶不上地铁了。”老爹从龙纹茶几上端起一杯茶走上二楼。我走上前问:“我什么时候能回来?”老爹说:“下一次祭祖的时候。”我向老爹鞠躬,听到了他的草鞋和瓷砖摩擦的声音响了二十五下,然后沉寂下来。我抬头扫视一圈这栋未来十年内都不能再踏进来一步的房子,感觉像是以前小时候手里紧握着的玩具被人一下夺走了一样。我对身旁的洪窦说:“结果还是要乖乖回去读书,走吧。”我背上背包,转身踏进雨夜。

  房子跟离开的时候一样,我压下自己的情绪,冷静的开始收拾起来,洪窦在一旁帮忙,不出意外的话,从今天开始我们就要一直住在这里。我决定让洪窦睡我的房间,我睡在书房,全都收拾完后,只剩下主卧室。

  在中国大陆的南方,太阳正缓缓落下。通常在这个时候,我会收起手中的钓具,提起竹篓往木河下游走去,一路跟村子里认识和不认识的人打招呼,包括那些眼神空洞,穿梭于村子里所有的房子的“魂”,但今天的情况有点不一样。我坐在老爹门前的老槐树下,凝望着渐渐昏暗的地平线,手中紧紧捧着一个黑色背包。零星的雨滴敲打在潮湿的地面上,我转身走进屋里。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恐怖惊悚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