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历史 > 汉服天下小说

汉服天下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军事历史

作者:北河捞月

时间:2021-02-14

小说简介

科比球衣的特种兵刘文叔,将要重返校园读研究生,在将要与相识相恋多年的女友结婚了之际,却特殊原因再次穿越到了东汉初年,成了同名电影的少年刘秀。  当早已甘为田舍郎的刘文叔,看见倒是自己未婚妻子的阴丽华时,农耕少年已发出了“婚娶当娶阴丽华,作官当作执金吾”的心声……青年的河南孟津县白鹤镇铁谢村西的一片古园——“汉光武帝刘秀原陵”门外,刚刚退役的特种兵刘文书,执礼前来凭吊这位几乎湮没在秦皇、汉武、唐宗、宋祖中的中兴大帝,自己心目中的英雄。。……

《汉服天下》情节预览:

每一场久别重逢的背后都是蓄谋已久

  文书往柏林深处仔细看,许多柏树都是向南倾斜的,正应了传说中的这些树是刘秀的‘御林军’,刘秀本是南阳人,他的御林军也多是家乡的子弟兵,故而思乡心切,所以许多柏树都是向南倾斜的。

  从古柏高大的树冠间偶尔漏下来的阳光,斑斑点点洒在幽深的小径上,洒在沿着小径在林间穿行的文书身上,有如身着金甲的古武在检阅这军容肃穆的军阵。

  园门处迎面的古柏粗壮挺拔,文书抚摩着大将军柏和从将军古柏虬结粗糙的树干,仿佛感觉到古柏在像自己诉说着什么,那应该是光武复汉令人惊心动魄的沧桑巨变。

  还好,这次返家之前有三天空闲的时间,自己的战友又紧急出任务,所以刘文书抓紧这难得的时间,一个人从孟津县城乘车,来到邙岭北面、黄河岸边的这片陵园祭拜。

  不过刘秀虽然赢得美人心,却由于连年征战,两人天各一方,苦苦思念。此刻文书弱弱地赶脚西方的那部描写郝思嘉和白瑞德的爱情故事,就是剽窃刘、阴恋写成的。

  自己从军以来可谓是东征西讨,南征北战了,不过凭吊自己心中英雄——近在咫尺的汉光武帝陵寝,却几次因故未能成行。

  随后的文书突然惊醒,刚刚的报时铃声,可是自己设定三天后返津的时间啊!

  拿到赴家乡津大读研的入学通知书,刘文书和生死相托的战友洒泪相别。不过无论再如何依依不舍,安然无恙解甲回归校园,都是一件值得击掌相庆的事,更不用说回津后就要和丽华完婚了。

  金乌西坠中,一首《西江月》,一只硬中华,一支扁二再加上即兴吟唱的刘文书,真真是映衬了“落日西飞滚滚,大江东去滔滔。夜来今日又明朝,蓦地青春过了。千古风流人物,一时多少英豪。龙争虎斗漫劬劳,落得一场谈笑……”文书不胜感慨之余,也不管这位戎马一生的中兴之主生前烟草没有有流传到中国,径自点烟、倒酒,执弟子礼,反正是礼多人不怪。

  古柏林中吹来阵阵清凉的微风,把柏树的幽香送到文书的鼻孔中,间或一声的鸟鸣衬烘托出远古的幽远。苍松、翠柏、野花、小径,一时间刘文书不知道自己究竟在何处?又要向何处行?仿佛这古风古韵里就曾有自己的身影。

  恍惚间文书走进大门,只见园子里古径幽僻,绿阴掩映,满地稚嫩的野花青草,合抱粗的古柏苍翠蓊郁,粗犷而沧桑的古柏层层叠叠,如同披甲执戈的古武士,静立在军阵中随时等待冲锋陷阵的号角。

  “一尺深红蒙曲尘,天生旧物不如新。合欢桃核终堪恨,里许元来别有人。井底点灯深烛伊,共郎长行莫围棋。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手机定时的铃声突然响起,这是丽华自己谱的曲,听着丽华的轻唱,一时间文书的整个人都醉了,只觉得心里面柔柔软软的。

  忽然一只不知名的鸟“扑棱棱”的翩翩飞起,闪动黑白相间的翅羽瞬间消失在林中,偌大的园子比起诸多的名胜古迹来略显凄凉。

  “道德三皇五帝,功名夏后商周。五霸七雄闹春秋,秦汉兴亡过手。青史几行名姓,北邙无数荒丘。前人田地后人收,说甚龙争虎斗。“正是,一首西江月,道尽了无数英豪的身前身后事。

  从古朴雄伟的阙门里望,幽深宽阔的神道两旁,分立着两排威武不凡的石翁仲,自大汉光武皇帝陵墓的气魄和高大的石像中怎么也看不出坟的影子。

  沿着石阶前行是一通巨碑,上书“汉世祖中兴光武皇帝陵”。文书拾级而上,帝后冢上同样是古柏森森,苍翠欲滴,青石阶上遍布青苔。在陵墓西边的刘秀祠内有一株汉柏,这株空心汉柏树却是枝繁叶茂,粗大的树干需要三四个人合抱,文书暗自思谶,这株汉柏大概是刘、阴爱情的为惟一见证了。千株古柏聚于一园,拱卫着这位中兴之主,光武墓环境清幽,他一生悲欢沉浮、大起大落却最终涤荡风云,灵魂能安息在这样的地方也算“得其所哉”了吧。

  此时宽广的神道两侧静寂无声,穿过墓园大门,大门前有两棵突兀耸立,需要几个人合抱的巨柏,只有在这两棵隋唐时种植的迎客柏树下,才有三三两两的游人在拍照。

  看到原本历史上就亲民的大汉光武皇帝,如今就熟睡在眼前被当地人把叫做“刘秀坟儿”的陵寝中,谁的心里都会有一种怪怪的感觉,这样称呼皇帝的墓,过于通俗化了吧?

  历尽劫难的刘秀当上了皇帝,却没有上演帝王将相富则易妻的惯用戏码,等到重复汉室的刘秀定都洛阳之后,连夜派人把阴丽华接来,长相厮守,共度终生,百年帝后最终合葬在这块饱经劫难的土地里。

  “贾子曰:固颐正视,平肩正背,臂如抱鼓。足闲二寸,端面摄缨。端股整足,体不摇肘,曰经立;因以微磬曰共立;因以磬折曰肃立;因以垂佩曰卑立。”是为汉礼,文书正身、平视,两手相合与眉齐,双手从胸口到下腹一揖到地。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军事历史小说推荐